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416 翠柏

那道身影看向了站立著的秦然,深藍色的眸子中閃過了一絲不悅。p呼!p一股寒風憑空而起,吹向了秦然。p寒風未到,秦然就已經感受到了其中的威脅,身體本能的向著一旁躲閃而去。
  嘎吱吱!
  秦然躲開的地面上被寒風吹到,立刻,一層冰霜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蔓延開來。
  這一層冰霜可不再是之前冰霜小徑上一指厚的程度了,而是接近十公分的程度,并且,還散發著令人顫栗的寒氣。
  而那風,并沒有停止!
  相反,是以更加冷冽、強大的姿態吹來。
  呼!
  寒風咆哮,它仿佛化作了一條無形的冰雪之蛇,蜿蜒的身軀急速的盤起,蛇頭高高昂起,嘶鳴震天。
  距離足有五米之遠的秦然,已經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口鼻中出現的白色哈氣。
  這些哈氣在剛剛離開口鼻后,就化為了冰晶。
  他完全能夠猜到如果真的被這道寒氣擊中的話,會是什么下場。
  所以,他絕對不會讓這道寒氣靠近。
  “aio!”
  單手伸出,五指伸開,掌心沖外,一道錐形烈焰勃然而出。
  轟!
  精通級別的【燃燒之手】在【融合之心】的特效【烈焰硫磺】下,火焰威力瞬間達到了強大級別。
  眼前3.5米的60°夾角瞬間被烈焰所覆蓋。
  包括……那道寒風!
  寒風肆虐,無形的冰雪之蛇昂首嘶鳴。
  烈焰升騰,化為無盡火海燒蝕萬物。
  冰火相擊。
  萬物失色。
  截然相反、勢均力敵的能量碰撞,引發了最為激烈的反應:爆炸!
  轟!
  一道無形的勁氣橫掃而過。
  頓時,寒風四濺,烈焰****。
  飽受牽連的街道地面,就好似是壓垮了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般,開始大規模的龜裂,寬大的裂紋,足以吞沒人們的小腿。
  而街道開裂,則讓地基受損的房屋,紛紛倒塌。
  一間間、一座座。
  仿佛是多米諾骨牌。
  最終,查理街上的房屋,開始成片的倒塌。
  轟隆隆!
  激蕩而起的煙塵沖天而起。
  周圍的異種駭然失色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哪怕是那翠柏樹人也都下意識的后退著,它想要離那爆炸中心遠一點。
  可惜的是,龐大的身軀在這個時候是那樣的笨拙。
  它成為了被波及最嚴重的那個。
  堅韌的能夠抵擋刀斧、遂發槍的樹皮變得坑坑洼洼,滿是被冰霜附著、烈焰燒灼的痕跡。
  尤其是那粗壯有力的枝干,更是不知道折斷了多少。
  它畢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樹人。
  即使它有著極為相似的外形,但真正的實力卻和那種傳說生物相差不知凡幾。
  吼!
  疼痛讓翠柏樹人仰天大吼。
  龐大的身軀更是不停的扭動,帶起的狂風瞬間吹散了周圍的灰塵,顯露出了面對面站立,絲毫沒有被爆炸影響的雙方。
  雙方四目相對,截然相反的氣勢不停的攀升。
  一方好似要冰凍大地。
  一方則好似烈焰滔天。
  氣溫在驟然降下后,又驟然攀升。
  高低急速變化的氣溫,讓一道旋風在秦然與對方面前形成,并且,迅速的增大到了一個讓常人無法忽視的高度。
  呼呼呼!
  龍卷帶著疾風,牽扯著大地上的雜物,迅速的壯大著自身。
  就連稍重的磚石、瓦礫都開始蠢蠢欲動了。
  任何稍有預見的人都能夠看出,這將是一次天災的形成。
  異種們開始向后奔去。
  翠柏樹人更是恨不得‘手腳并用’,好讓自己跑得快一點。
  可是,一道身影卻是反其道而行。
  它小心翼翼的靠近著對峙的雙方,等待著那最為恰當的出手時機。
  事實上,它從沒有想過秦然的實力竟然會如此的強大。
  但這對于它來說,實在是一個再好不過的好消息。
  “打吧!打吧!”
  “最好拼到兩敗俱傷!”
  “到了那個時候……”
  它心底泛起了陣陣野望,手中則出現了一枚戒指,它雙眼眨也不眨的注視著那越來越大的龍卷風。
  緊接著——
  龍卷風轟然崩裂。
  在又一次冰與火的碰撞下。
  又是一次爆炸。
  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聲音傳出。
  一抹黑色突然的出現在了場中,將崩裂的龍卷風、寒冰、烈焰全都籠罩了進去,自然也包括秦然與對戰的異種。
  “哈哈哈!”
  “賓斯!2567!”
  “你們沒有想到吧?”
  狂妄的笑聲從一旁傳來,一個夜種從陰影中走了出來,即使是宛如燒毀的容貌上,也帶著難以掩飾的得意。
  它自然有著得意的理由。
  它竟然抓住了異種的統領賓斯,這簡直是天大的功勞。
  它已經完全可以想象的到,首領對它的獎賞了。
  所以,當看到一柄冰劍憑空出現的時候,眼前的夜種是完全無法置信的,尤其是巨大的、暗紅色劍鋒更快一步掠過它身體后。
  眼前的夜種到死都不明白,明明被‘漆黑之墓’所埋在的雙方為什么都安然無恙?
  這實在是不可能的事情!
  秦然掃視了一眼尸體融化的夜種和那件橙色裝備后,目光就再次放在了自己的對手身上。
  相較于,這好似小丑一般的家伙,眼前的異種才是真正讓秦然在意的。
  事實上,對于夜種的出現,秦然完全是心知肚明的。
  在證明了異種的強大后,他就一直有個疑問。
  為什么在處于絕對優勢的前提下,還要布局這么多,而不是在發現赫伯特的第一時間就找上門去。
  要知道以他之前表現出的實力,盡管詭異,但對方完全可以以力壓人!
  甚至,對方出現是,都沒有遮掩雙眼的行為,就足以說明對方并不在意他所表現出的能力。
  不在意他,那么還布置這么多看似無用的東西,是為了什么?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夜種!
  那個名為艾加的夜種!
  強敵在側,秦然就算是交戰中,也留了一個心眼。
  所以,在之前夜種出現的時候,秦然就已經發現了對方。
  秦然發現了對方。
  布置下了種種局面,名為賓斯的異種自然不會沒有發現。
  因此,那夜種的行為就變得好似小丑一般了。
  “不錯!”
  賓斯這樣的說道。
  似乎秦然值得夸贊一般,但是異種周圍的氣溫卻又一次開始了下降,仿佛連空氣都要凍結了一般。
  秦然心底一凜,他很清楚對方在沒有等到想等的目標后,準備要結束這次戰斗了。
  簡單的說,對方要認真,甚至是動用底牌了。
  呼!
  秦然心底深吸了口氣,沒有猶豫的,也準備動用自身的底牌了。
  異類的硫磺氣息開始顯現。
  接著,濃郁。
  蠻橫、混沌的威勢如山一般壓下。
  ps第二更~
  抱歉,又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