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411 下落

?“賢者之碑?”
  秦然下意識的說道。
  “嗯,賢者之碑!”
  赫伯特點了點頭,嘆息的說道。
  “它上面究竟有什么?”
  秦然又一次的問道。
  在最初赫伯特讓秦然炸掉賢者之碑后,秦然就曾向赫伯特詢問過賢者之碑上的內容,但是赫伯特卻是沉默不言。
  那個時候,秦然就對賢者之碑有了好奇。
  而隨著眼前副本世界的開始,夜種和另外一些怪物對賢者之碑的‘執著’,讓秦然這份好奇迅速的轉變為諸多的猜測。
  畢竟,一塊普通的石碑是無法讓那些怪物如此上心的。
  赫伯特看著尋求答案的秦然,嘴角出現了一抹苦笑。
  只不過,這一次赫伯特沒有繼續的隱瞞。
  “賢者之碑上分為兩個部分,分別由兩個人篆刻上去——一部分為警告,另外一部分則是提示。”
  “寫下警告的人是伊索古城某位守護者之一,而寫下提示的人,同樣則是建立伊索古城之人!”
  “警告者詳細的記錄了尼克王朝那位皇帝陛下為了自己長生不老和統治世界所做出的一切:他讓帝國最優秀的煉金、魔藥師研究其它魔法種、長生種的奧秘,并且將至移植到人的身上——夜種、猴怪都是一些不起眼的產物,它們認真的說起來,都只是失敗品!真正可怕的是……那些成功品!”
  “這些成功品不僅成為了那位皇帝陛下最終實驗的寶貴經驗,還是那位皇帝陛下最為忠心的侍衛,讓那位皇帝陛下對整個世界的統治越發的牢不可破,任何的反抗者都只有死路一條!”
  “而提示?”
  “則是那位皇帝陛下被封印的位置與咒語!”
  赫伯特詳細的說著。
  “封印?”
  秦然一愣,本能的想到了一些猜測。
  “并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位皇帝并沒有被其他人打敗,事實上,在尼克王朝存在的那個年代里,沒有任何人能夠打敗那位皇帝陛下,除了……”
  “他自己!”
  赫伯特搖了搖頭,否定了秦然的猜測。
  “那位皇帝陛下想要的是長生不死、永恒不變,但即使是長生、魔法種也無法達到那位皇帝陛下真正想要的程度,所以,他開始了更加危險的實驗,而在這個實驗出現了意外,讓那位皇帝陛下不得不自我封印起來,陷入沉睡!并留下了忠心耿耿的護衛在約定的時間內,將他喚醒!”
  說到這,赫伯特再次嘆了口氣。
  “你不要告訴我,這個時間恰好是一千五百年前的現在?”
  秦然問道。
  赫伯特沒有回答,但臉上的神情卻早已經說明了一切。
  “這么巧合?”
  秦然眉頭一挑。
  多疑的性格,讓秦然謹慎,也讓秦然不愿意相信巧合。
  他總認為巧合就是一種提前的布局。
  而布局的人,大都不懷好意。
  “命運的安排!”
  “命運讓那位皇帝陛下留下的守衛后代:伊索古城的守護者們發生了分歧,而分歧的源頭則來自于他最初最為珍視之物:凱美瑞斯之眼!”
  “這個為那位皇帝陛下帶來了無窮力量,并讓那位皇帝陛下堅信自己可以獲得永恒的寶物!”
  赫伯特又一次的嘆息,神情中滿是無奈。
  “凱美瑞斯之眼?”
  “那究竟是什么?”
  秦然追問起來。
  關乎到【融合之心】的秘密,秦然自然是不會放過的。
  可惜的是,老學者對于這件特殊的物品也知道的不多。
  “按照石碑上的記錄,凱美瑞斯之眼是那位皇帝陛下年輕時從一位女巫那里得來的饋贈,但具體真相是什么,卻無法得知了!”
  “你不相信這樣的記錄?”
  赫伯特的語氣,讓秦然明顯發現了一絲嘲諷。
  “我可不是食古不化的老家伙,雖然年齡上差不多了,但是心里卻是知道: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
  “那位皇帝陛下可不是一個受人愛戴的人,他或許強大無比,但更多的卻是暴虐,兩者形成的恐懼,讓人敬畏不已!而他獲得物品的手段,也不需要饋贈——威逼利.誘,強搶豪奪之類的手段,才更讓人信服!”
  赫伯特非常客觀的說道。
  秦然雖然沒有像赫伯特一般對尼克王朝有著研究,但是他卻愿意相信赫伯特所說。
  一個追求長生不死的帝王或許還沒有什么。
  當權利、財富達到一個極致的時候,這樣的想法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其中夾雜上凱美瑞斯之眼的話,那就完全不同了。
  親身體驗過欲.望之獸可怕的秦然很清楚,在那種無孔不入的侵蝕下,尼克王朝的那位皇帝陛下,將變成什么?
  恐怕,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將不惜一切代價。
  不要說是什么威逼利.誘,強搶豪奪之類的手段了,哪怕是屠戮天下所有人,只要目的能夠達到,那位皇帝陛下都不會眨一下眼。
  而現在?
  他們則需要面對一群要將對方放出的怪物。
  那些有別于夜種的怪物是否要解開封印,將那位皇帝陛下放出還不得而知。
  但是夜種們想要做什么,卻是可以確定了。
  ‘當軍團降臨的時候,就是你們的死期,我們夜種將會這個世界的真正主宰者……’
  那個被俘虜的夜種喊出的這句話,秦然在此刻有了更深的體會。
  “軍團?”
  “那位皇帝陛下的衛隊?”
  “夜種有自信繞開那位皇帝陛下控制對方的衛隊?”
  “還是有著連那位皇帝陛下一起控制的手段?”
  秦然暗自思考著。
  做為那位皇帝陛下留下的守衛者后代,伊索古城的守護者無疑是對那位皇帝陛下最為了解的。
  哪怕其中的一部分變為了夜種,也是一樣。
  所以,有什么特異的手段,秦然并不感到奇怪。
  最簡單的,如果發生了留下的守衛無法阻擋的事情。
  例如:極為強大的敵人入侵,該怎么辦?
  因此,秦然猜測那位皇帝陛下必然留下了一些后手,以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當然了,以那位皇帝陛下的做法,所留下的后手自然會有著限制。
  可經歷了一千五百年,誰又能夠保證那些部分轉化為夜種的伊索古城的守護者,沒有突破了那些限制呢?
  就如同他們摒棄了先祖的誓言一般。
  “沒有了絕對的控制,人心……”
  “就是最不可靠的。”
  秦然輕聲感嘆著。
  接著,他抬起頭,看向了赫伯特。
  “你準備怎么辦?”
  “別告訴我,你在監獄中,就真的是為了躲藏!”
  秦然問。
  “當然不會!”
  “既然我犯下了錯誤,自然是需要彌補的!”
  “不過,我還需要一些時間!”
  “在這段時間內,我希望能夠繼續雇傭你保證我的研究不受打擾!”
  赫伯特很鄭重的說道。
  “樂意效勞!”
  秦然同樣鄭重的回答著。
  而就在這個時候——
  踏踏踏!
  急促的腳步聲中,抱著一堆東西的拉特沖了進來。
  在看清楚那些東西時,赫伯特臉色瞬間蒼白起來,秦然的眉頭也皺到了一起。
  PS第一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