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410 紕漏

羅杜知道赫伯特的下落,并沒有讓秦然意外。p事實上,這本身就在秦然的預料之中。p不需要更多的推斷、猜測,只需要最簡單的一條:他現在只是在經歷一次難度為四的特殊副本。
  因此,找到赫伯特會有一點困難,但卻不是在整個副本世界內大海撈針。
  如果真是后者,那難度至少是十幾次之后的副本世界才有可能出現。
  所以,秦然有把握赫伯特即使不在伯爾市內,也應該在伯爾市周圍。
  只是,讓秦然沒有想到的是,赫伯特竟然在監獄中。
  “我是因為意外赫伯特閣下的下落,原本是想在更加恰當的時候說出來,但我認為與閣下的友情相比,這些都不重要了!”
  秦然不置可否的一點頭。
  ‘恰當’?是‘恰當’?
  無非就是更好的價錢罷了。
  但現在對方卻更加看重他表現出的實力罷了。
  秦然對此心知肚明。
  “我想我們會擁有你想要的友情的!”
  秦然強調的說道。
  他算是接受了對方的一個人情,并給與了一個保證。
  “謝謝!”
  羅杜笑瞇瞇的說道。
  秦然眼前傳來了支線任務【蹤跡】完成的提示,就如同備注說的那樣,一切都變得明朗了起來。
  對于秦然來說,只有將赫伯特牢牢的保護好,他才有心思挖掘其它的支線任務、事件。
  不然的話,再多都無法彌補主線任務失敗的懲罰。
  馬車繼續前進,在伯爾市郊區停了下來。
  有著羅杜的帶路,秦然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關押赫伯特的監牢前。
  并不是那種關押重犯的需要密封和嚴加看管的囚室。
  而是一個個能夠看到走廊的小單間。
  每個單間內住著兩個人,赫伯特所在的卻只有他一人。
  對了,赫伯特化名為吉翁。
  至于罪名?
  則是偽造名畫。
  一個不輕不重,既不會太引起人們的注意,又不會被徹底無視,還能夠用金錢梳理關系的,只要被騙者不追究,一切就可以平安無事的罪名。
  顯然,赫伯特在選擇進入監獄時,也是做足了準備。
  為了安全,這位學者從獄卒到獄友,考慮了個遍。
  因此,他過得很不錯。
  腦海中浮現著羅杜告知的信息,秦然站在走廊上,打量著許久不見的赫伯特,不由暗自點頭。
  沒有想象中的蓬頭垢面、瘦骨嶙嶙。
  反而是須發整潔,面色紅潤,很有精神。
  甚至,在赫伯特的手中還有一本書籍。
  這可不是一般人的待遇。
  “如果每個人坐牢都有你這樣的自在,我想這里會成為人人的向往之地!”
  面對著全身心看書的赫伯特,秦然先開口了。
  隔著囚室的鐵柵欄,赫伯特驚訝的抬起了頭。
  當看到出現在他面前的秦然時,整個就激動的站了起來。
  “2567,你沒事?”
  “真是太好了!”
  赫伯特欣喜的說道。
  “當然沒事!”
  秦然微笑的說道,一旁的羅杜已經從心懷忐忑的牢頭手里接過了鑰匙,打開了牢門,要親自將赫伯特扶了出來。
  不過,老學者顯然不需要這些。
  他一把甩開羅杜,緊走兩步來到秦然的面前,細細的打量著秦然,并以一些列的手段確認秦然的身份,秦然也是如此。
  當兩人確定對方都不是某些怪物假冒的時候,老學者一手握著秦然的手,一手輕輕拍打著秦然的肩膀。
  “好久不見!”
  老學者道。
  “好久不見!”
  秦然微笑的回應著。
  ……
  馬車再次啟動了。
  秦然、碩大的背包在一面,赫伯特和羅杜坐在對面。
  “竟然發生了這么多事情!”
  赫伯特聽完秦然的講述后,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然后,不著痕跡的向著秦然打了個手勢。
  這是在伊索古城遺跡時,幾人為了避免夜種的‘竊聽’而定下的幾個手勢之一,大意是:身邊安全嗎?
  或者說,羅杜可靠嗎?
  “嗯,恍如隔日!”
  “赫伯特你可以好好休息了,剩下的交給我吧!”
  秦然點了點頭說道。
  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話語,足以讓老學者明白是回事。
  羅杜不可靠。
  即使新任警長有著一些令秦然欣賞的地方,但是卻無法達到信任的地步。
  對于秦然這樣多疑的人來說,沒有與生死證明的信任,都是脆弱不堪的。
  羅杜似乎毫無所覺。
  保持著微笑的新任警長,目光在秦然和赫伯特身上掃視片刻,最終停留在了秦然的身上。
  “2567閣下,雖然出現了一些偏差,但我們的初次合作還算是圓滿!”
  “所以,我希望您能夠與我再次合作一次!”
  “我想要乘勝追擊,將伯爾市內的怪物們全都清理一遍……”
  “不行!”
  老學者沒有等到新任警長說完,就打斷了對方的話語。
  “你遠遠不,你面對的而是樣的怪物!”
  “之前你所看到的只是這些怪物的冰山一角,它們的可怕遠不是羅杜你能夠想到的——如果你現在有一支全副武裝的萬人軍隊的話,我可以接受你的提議,如果沒有的話,我認為羅杜你需要的是謹慎!”
  赫伯特面容認真的看著羅杜,后者的神情中滿是不可思議。
  盡管沒有與赫伯特接觸過,但是羅杜還是聽過赫伯特的名聲,他深知對方治學嚴謹和實事求是,可是對方所說的實在是讓他難以置信。
  “恕我冒犯,您是說一支全副武裝的萬人軍隊?”
  忍不住的,羅杜帶著強調的口吻,又一次的問道。
  “沒錯!”
  “而且,必須是重火力的炮兵!”
  赫伯特點了點頭,很肯定的說道。
  這一次,羅杜沉默了。
  他是新上任的警長不假,但并不是一位手握實權的將軍,會有一萬擁有重火力的軍隊?
  他的手下加起來也不過幾十人,之前還損失慘重,僅剩余七八人了。
  七八人發揮出萬人的戰斗力,那是想也不用想的事情了。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距離伯爾市最近的軍營內也沒有萬人數量的士兵,至多也就是兩千人左右。
  秦然也沉默了。
  他赫伯特不會無的放矢,既然說出這些需要,那么就一定是有用的著的地方。
  “那些怪物有這么多?”
  “還是某個強大到了那種程度?”
  秦然心底猜測著。
  沉默一直持續到了拉特的府邸。
  當進入秦然暫居的客房,無關人員都先離去后,沒有等秦然開口,赫伯特就先開口了。
  “之前,我們在伊索古城犯下了大錯!”
  老學者一臉愧疚、自責的說道。
  PS第二更~
  頹廢求月票~求訂閱~
  再次推薦頹廢的公眾號:吃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