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360 早有準備

“你想要看那兩具吊在提塔鎮外的尸體?”p面對著瑪麗奇怪的要求,秦然再次確認道。p“是的,希望2567能夠幫我1p瑪麗點了點頭說道。
  面對這樣奇怪的要求,秦然一挑眉頭。
  不過,他卻無法拒絕。
  【發現支線任務:幫助!】
  【幫助:瑪麗提出了一個奇怪的要求,你需要在不驚動提塔鎮守衛的情況下,將那兩具尸體帶到瑪麗的面前,這會讓斯伍特堡主人對你的好感進一步加深!】
  ……
  支線任務的出現,早就注定秦然的答案。
  “好的。”
  “不過,我們需要換一個地方——這里雖然隱蔽,但卻是去斯伍特堡的必經之路,很容易被有新人發現!”
  “前往提塔鎮的主干道外側有著不少適合隱藏的地方,我們暫時選擇一個做為落腳處。”
  對于秦然的提議,瑪麗沒有反對。
  蓋爾阿特也是如此。
  雖然對于秦然的警惕并沒有減少,但是這個有著忠誠之心的老人,卻不會去否認事實。
  隊伍再次的出發了。
  這一次秦然沒有領頭,而是走在了隊伍的最后。
  他小心的清理著地面留下的痕跡。
  那個兇手被嚇破了膽,沒有出面,但這并不代表對方不會派其他人前來。
  至少,之前的遭遇戰,已經讓秦然知道,對方不是一個人。
  而這樣的前行,速度注定無法有多快。
  在加上挑選合適的落腳處,將瑪麗、蓋爾阿特安排妥當后,秦然返回提塔鎮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時分了。
  兩具尸體依舊掛在提塔鎮外的橫桿上,等待著風干的命運。
  守衛與昨天一樣,兩個守在門口,一個站在塔樓上手握長弓。
  秦然沒有馬上帶走兩具尸體。
  他小心的避開了守衛的視線,進入到了提塔鎮。
  兩米高的木柵欄,對于普通人來說,絕對是一個難題,但對于秦然來說,卻是輕而易舉的。
  甚至,不需要助跑、手撐等動作,一個縱躍就跳了過去。
  然后,他徑直的向著位于小鎮中心僅有的一棟二層建筑而去。
  在昨天,那一隊五人擔負著阻擊任務的騎兵就是從這里出現的。
  顯然,提塔鎮中最好的房屋成為了斯格耐男爵暫時的居住之所。
  盡管斯格耐男爵已經死在了他的劍下,但是秦然并沒有從對方的身上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此刻,他希望對方臨時的居所中會有一些發現。
  事實上,如果不是時間緊急,他昨天就會來這里一探究竟。
  房屋的門并沒有上鎖。
  為了自己的功績,那五人騎兵是匆匆離開的,而小鎮上的人對這里卻是避而遠之——站在陰影中的秦然親眼看到兩個孩童好奇的靠近這里幾步后,就被各自的母親拽回了家,接著就是一陣伴隨著脆響的大哭。
  無疑,斯格耐男爵在這里并不受歡迎。
  帶來的也只是平民的恐懼。
  但這對秦然來說卻是一個好消息。
  至少,保證了房間內在五人騎兵離去后,并沒有進入。
  握住門把手,微微輕提,讓門軸和門框的摩擦減少到最小后,秦然緩緩用力。
  帶著細微卻不足以驚動他人的聲音,門被推開了。
  秦然閃身而入。
  接著,門再次關上。
  秦然轉身打量著屋內。
  他所站的地方是門廊處,直接連接著客廳與通往二樓的階梯。
  除去客廳外,一樓還有著一間廚房和一間本該是會客室,卻被各種毯子所占滿的房間。
  秦然推開房門后,一股濃郁的汗臭味就撲面而來,讓他一捂鼻子。
  在這個貴族才享有浴室、注意儀表、服飾的副本世界中,你無法渴求一群大頭兵有多干凈。
  細致的檢查了一遍,確認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線索后,秦然快步的離開,向著二樓走去。
  二樓的房間分為主臥室和側臥室。
  原本應該是這棟房屋的主人和孩子休息的地方。
  但隨著那位男爵的到來,這里主臥室的功用沒變,但是側臥室卻被當成了書房。
  不過,這卻省下了秦然不少工夫。
  他在那張充當著書桌的柜子上輕易的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一些東西。
  兩件皮甲、長劍和背囊。
  上面還沾染著血跡。
  毫無疑問,這東西是來自鎮子外懸掛著的尸體。
  檢查了皮甲、長劍,確認只是普通精良的裝備,沒有任何值得在意的后,秦然的目光看向了背囊。
  將食物、水等掏出,秦然找到了兩封信。
  親愛的哈威
  我知道這封信會讓你有所困惑,但我希望你能夠幫幫我!
  我遇到了大麻煩,需要你的幫助!
  你的摯友:艾蓮
  ……
  兩封信的內容大致相同。
  一封是給哈威,一封是給普爾。
  時間日期也是一樣。
  顯然是在同時寄出的。
  “那么,寄給我那位‘老師’的信也是類似的!”
  秦然進入副本世界后,并沒有出現這樣的信件。
  按照蓋爾阿特的只言片語來推斷,信件應該是在他那位素未謀面,且已經離開人世的老師手中。
  對比著手中的兩封信。
  瑪麗的母親,沒有在信上透露任何的消息。
  但從哈威、普爾和‘他’這個安迪的弟子出現在里來看,四人的關系并不一般。
  雖然其中有一個家伙是別有所圖。
  “哈威?普爾?”
  “是誰呢?”
  秦然的目光在兩個名字間游移,心底暗暗猜測著。
  然后,他將信裝入了口袋,向著主臥室走去。
  最先印入眼簾的就是一張大床和衣柜。
  似乎除此之外,并沒有什么值得在意的東西了。
  但是,秦然的目光卻被一件物品所吸引。
  那是一個放在大床旁、等人身高的支架。
  主體由一根木頭制成,在接近頂端的時候,突出一根筆直的橫桿,有成年男子兩指粗細,大約四十公分長。
  而一根大拇指粗細的鎖鏈出現在兩者之間。
  一頭釘死在主體上,一頭卻由一個皮扣,掛在橫桿上。
  “這是……”
  秦然雙眼一瞇。
  ps第一更~
  頹廢這停電了……
  筆記本只剩下最后一點電了,實在不行只能是出門找電源了……
  估計第二更會晚一點,抱歉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