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38 煙斗與獵鹿帽

【背景:大商人亨特的女兒失蹤了,你身為本市最好的偵探被雇傭尋找那位千金小姐,現在你將前往大商人亨特的莊園去一探究竟……】【主線任務:一個月內找到阿爾蒂莉.亨特或者她的尸體】
  【獲得臨時語言,離開副本時,自動消失】
  【衣物、背包、武器、物品屬性不變,外貌臨時改變,離開副本時,自動恢復】
  【檢測槍械、手雷年代不符,威力下降50%,手槍上彈速度+1秒,狙擊槍上彈速度+30秒】
  (提示1:這是你的第一個正式副本,主線任務可以失敗,但你需要付出100積分的贖金,且最高屬性下降1級,當積分不足時,扣除裝備,當所扣除裝備無法彌補懲罰積分時,判定玩家游戲失敗!)
  (提示2:正式副本中將開啟稱號任務——稱號任務與支線任務全部隱藏,需要自行挖掘)
  ……
  眼前的強光消失后,秦然的耳邊就傳來了一陣馬蹄、車輪碾過石板間積水的脆響,而他的身體則是有規律的起伏著。
  昨天的大雨,讓路面有著頗多的積水,即使有人在清理著,也僅僅是將大范圍的積水掃除了。
  而石板間這樣細小的范圍,再努力的清潔工也是做不到的。
  “馬車?!”
  秦然驚訝的看著眼前。
  不大的車廂,只能夠容納3-4人,座位分為前后對應的兩側,秦然此刻坐在后面一側,面對著前方,能夠清晰透過一旁的窗戶看到外面不斷后退的景物。
  應該是一條富有中世紀感覺的街道。
  不過,偶爾閃過一輛古董的汽車,則告知之秦然大致的年代。
  街上的人們西服襯衫,長裙陽傘,相互間脫帽問候。
  而他自己也換上了一身黑色的風衣,打量著被臨時改變外貌的風衣,尤其是手中突兀出現的煙斗與獵鹿帽,在看著背景中‘你身為本市最好的偵探’的介紹,秦然眉頭不由一挑。
  COS福爾摩斯你得給我個華生啊!
  女版的那個!
  “找人?槍械威力下降?”
  秦然認真查看著剩余的介紹,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槍械威力的下降,上彈時間的增加,無疑對秦然非常不利,戰斗力至少下降了三成還多。
  “這就是‘無法無天’所說的限制嗎?”
  秦然忍不住的自語著。
  之前,在經過了三個小時的等待后,秦然如愿的和對方進行了交談,并且,對方很慷慨的告知了秦然諸多信息。
  當然,這是建立在了對方大有收獲的基礎上——即使只是文字交談,秦然也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喜悅。
  而這些信息可以大致分為四條。
  首先,資深玩家們在游戲中建立了秘密集市,每個月都會定期開放,任何玩家只需要花費10積分就可以進入,里面有著遠超玩家論壇水準的裝備物品。
  其次,副本會因為環境、年代的不同,而對玩家產生不同的限制,有好的,也有壞的,后者占據多數。
  第三,玩家所經歷的副本,并不會因為玩家的實力增強而變強,而是因為所經歷的副本‘次數’,隨著‘次數’的增加,副本難度會越來越高——多人副本則是選取所有玩家經歷副本‘次數’的平均數。
  最后,副本允許失敗,但會付出代價,而且隨著副本‘次數’的增多,懲罰會越來越重!
  ‘這是你的第一個正式副本,主線任務可以失敗,但你需要付出100積分的贖金,且最高屬性下降1級!’
  秦然看著這一條提示,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了‘無法無天’善意的告誡。
  ‘如果不想以后死的太難看,主線任務一定要完成,即使完不成也得挽回損失!’
  對此,秦然表示非常認同。
  100積分對于秦然來說不算什么,但是最高屬性下降1級,這樣的損失,秦然是承受不起的。
  要知道,那可是代表著技能【追蹤】提升到精通級別的花費。
  足足3000積分和2個技能點!
  雖然這樣計算,有些籠統,但是并不過分。
  而且,秦然完全可以想象一旦一個副本的主線任務沒有完成,被判定失敗的話,將會是怎么樣的下場!
  那將會是一個讓人泥足深陷的死循環!
  你沒有完成第一個副本的主線任務,扣除了積分、屬性,讓你面對第二個副本的主線任務時,能力不足,再次的失敗,又是扣除。
  如此反復數次之后,其結果不言而喻。
  一個身體各項指標都弱于普通人的玩家,去面對猙獰的怪獸,真的是死得不要太慘!
  “不僅要完成主線任務,而且,盡可能的超額完成支線、稱號任務——只有這樣才能夠在將來的副本中獲得更多的優勢!”
  秦然在知道副本的難度是根據‘次數’增加而改變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
  而且,他已經獲得了一步先機。
  新手副本的收獲,足以讓他遠超其他新手玩家。
  而此刻,在第一個正式副本中,秦然不介意將這樣的優勢再次的擴大。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秦然開始迅速檢查、準備起來。
  他首先看向了自己原本的戰術背包,這個時候已經完全變了樣。
  一個大約1.5米長,寬不過45公分的長條木質的盒子,就這樣的放在秦然手邊的位置,純黑色的底漆,由兩把銀白色的扣鎖保護,一根牛皮帶反復穿插后,形成了一條背帶,在背帶上則掛著兩把鑰匙,一把大,一把小。
  當秦然的手指觸碰到那把大的鑰匙時,腦海中浮現了一些簡單的記憶——包括但不限于這個年代的基本常識,他這個身份熟識的幾個人,還有他的住所等等。
  略微的整理后,秦然拿起了小的鑰匙。
  喀吧!
  秦然用這把鑰匙,輕松的打開了盒子。
  包括狙擊槍【毒蛇-M1】、手槍【M1905】、匕首、5顆【U-Ⅱ】手雷和罐頭X3,瓶裝水X3在內,一件不少的都在其中。
  連帶著彈匣,都擺放的整整齊齊。
  當然這些裝備、物品的外貌也有了一些變化,更加符合這個時代的認知,不過使用的方法還是一樣的。
  這讓秦然松了口氣。
  如果因為年代的緣故,槍械的使用方法都改了,那對秦然來說,才是噩耗。
  雖然【火藥武器.輕型槍械】達到了精通級別,但里面可沒有真正意義上火槍的使用方法——那應該是【火藥武器.特殊槍械】的范疇。
  秦然將匕首與手槍【M1905】取出,分別別在了腰際兩側,以風衣遮擋。
  然后,思考了一下,又將兩顆【U-Ⅱ】手雷取出,放入了風衣的外側的口袋。
  雖然主線任務只是找人,但秦然可不會真的天真到,以為只找人就可以。
  必然會出現一些,他不得不戰斗的事件。
  或者說‘戰斗與探索交織’才是地下游戲副本的主題!
  如果不是因為狙擊槍【毒蛇-M1】太扎眼,風衣完全無法遮擋的話,秦然并不介意將其背上,而不是放在盒子里。
  畢竟,他現在是本市‘最好’的偵探,而不是火槍手之類的。
  剛進入正式副本,秦然可不想做出什么和副本設定不符的行為,而招惹麻煩。
  更何況,就算是火槍手,恐怕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帶著狙擊槍【毒蛇-M1】。
  這里可不是如同新手副本一般的戰亂城市了。
  而是一個十分安全、和平,且略顯富足的城市。
  至少,表面上看,就是這樣。
  ……
  “閣下,我們馬上就要到了!”
  車夫通過與車廂上的隔窗告知著秦然,大約兩分鐘后,馬車完全的停了下來,車夫打開了車廂的門。
  秦然背著箱子走了下來,打量四周。
  就如同背景介紹中所說的,這里是一座莊園。
  有著草坪、噴泉和圍墻。
  眼前占地面積頗大的五層建筑,自然是莊園的中心。
  秦然站在美人魚噴泉雕像旁,看著這棟擁有白色與藍色外墻的建筑,下意識的想到了海浪、波濤。
  尤其是栩栩如生的美人魚雕像屹立在前,真的是讓人仿佛置身在大海中一般,
  “亨特家族在百年前出過一位海上將軍!”
  “秦然閣下,您好,我是亨特家族的管家!”
  帶著略微的介紹,一位面容和善的老者立刻迎了上來,向著秦然欠身施禮。
  而這個時候,車夫則是在幾個年輕人的幫助下,將馬牽進了牲口棚,將馬車拉向了牲口棚的一側。
  秦然目光掃過那幾個年輕人。
  每一個都身材健壯,手腳靈活,顯然是經過一些格斗訓練的。
  “莊園需要人防衛,單單依靠警察是不行的!”
  和善的老管家解釋著,然后,轉入了正題:“老爺正在等您,閣下請跟我來!”
  做了個請的手勢,和善的老管家走在前邊帶路。
  秦然點了點頭,跟在對方的身后,走上了臺階,進入了眼前的建筑。
  一條寬闊的走廊,鋪著紅色天鵝絨的地毯,兩邊的墻上有著燭臺。
  通過走廊后,眼前豁然開朗。
  一個格調別致的大廳出現在秦然的眼前,水晶燈的吊飾,折射著陽光,讓整個大廳都顯得晶瑩透亮起來。
  不過,大廳中的主人卻是愁眉不展。
  那是一個皮膚白皙,個頭不高,身材有些發福的中年男子。
  在他的身后,則是一位面帶哀愁的中年女子。
  通過大廳正中央的油畫,秦然能夠猜測到,這位就是他的‘雇主’亨特與對方的妻子。
  雖然那副油畫應該是十年前的了,但是兩人的變化都不太大,可以清晰的辨認。
  “偵探先生,請幫幫我!”
  男主人看著走進來的秦然,立刻起身來到秦然的面前,開口哀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