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3)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3)      第三章第三個(11-13)     

惡魔囚籠358 忽略的一點

兇手圖謀的是什么?p書桌上的東西!p之前在刺殺瑪麗母親那晚,被兇手拿走的,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假的!p一件偽裝到極致,令人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分辨真假。
  只有這樣,兇手才會相隔一段時間后,再次返回斯伍特堡,并且好似泄恨一般的放火。
  因為,對方即使翻遍了斯伍特堡,也根本找不到想要的東西。
  秦然無法得知瑪麗母親是怎么做到以假亂真的。
  但是,對于瑪麗母親的安排卻有了自己的猜測。
  或許兇手成功的刺殺了瑪麗的母親。
  但忽略了瑪麗母親真正關注的事物的兇手,卻同樣踏入了瑪麗母親的布局中。
  從始至終,當瑪麗母親感覺到不對時,這位母親關注的只有一點:瑪麗的安全。
  這位母親不論是做出什么樣的安排,都是以瑪麗的安全為中心。
  而像這樣的爭取時間,可不單單是為了讓瑪麗離開斯伍特堡。
  以瑪麗母親的聰明,不可能不知道兇手的強大是自己女兒、隨從無法抵擋的。
  所以,必然會有一位足夠抵擋兇手的‘意外之人’!
  不過,這個人,不可能是他!
  瑪麗的母親,雖然聰明、心思縝密,但是,并不能夠如同妮凱蕾一般未卜先知。
  不然的話,也不會遭遇到這樣的必死之局了。
  因此,除去他這個‘意料之中’的援助者外,應該還有一位瑪麗母親特意邀請而來,不被人所知的‘意料之外’的援助者。
  可這位援助者需要更長的時間趕來。
  因此,瑪麗的母親才會故布疑陣。
  對此,那個兇手應該是事后有所察覺,才跟著做出了一些應對。
  例如:找他來背黑鍋。
  以及……
  提前行動。
  “原來如此!”
  秦然心底嘆息著。
  同時,越發的警惕起來,那個兇手既然察覺了瑪麗母親的安排,必然不會放過這最后的機會。
  按照正常的思維,既然斯伍特堡內沒有,在原本斯伍特堡主人死去的前提下,最有可能知道那件東西下落的人會是誰?
  很自然的,所有人都會會想到瑪麗。
  做為原本斯伍特堡主人的女兒,可以說是最為親密的人了。
  如果有什么秘密的話,告知女兒也就成為了人之常情。
  秦然沒有看透人心的雙眼,他無法得知瑪麗是否知道這個秘密。
  但他卻知道,那個在斯伍特堡一無所獲的兇手,一定會追蹤他們留下的痕跡而來。
  在沒有刻意的遮掩下,戰馬留下的痕跡實在是太容易發現了。
  秦然可沒有指望,對方好似瞎子一般的視而不見。
  事實上,對方追蹤的速度要比秦然想象中的快多了。
  人數也有些出乎預料的多。
  嗖、嗖、嗖……
  衣襟的破空聲中,五個人就出現在了秦然的面前。
  黑色的長袍遮擋著身形,碩大的帽兜和面罩,完全遮擋了面容。
  僅露出的雙眼,帶著冰冷的殺意。
  就好似是冷血捕食者的目光。
  五個人都一般無二。
  可秦然的目光卻越過了這五個人,看向了遠處的黑暗,在他的感知中,那里還隱藏著一個人。
  一起隨著眼前五人到來,卻在最后一刻躲入陰影中。
  他的雙眼雖然無法真正意義上的是黑暗如同白晝,但在c+級別的感知下,卻依舊能夠大致分辨出對方的輪廓。
  與眼前五人一樣的黑色帽兜長袍。
  但在腰間……
  卻有著兩把武器。
  兩把完全不同的武器。
  秦然第一時間想到了瑪麗母親被拿走的佩劍。
  “兇手嗎?”
  秦然這樣的猜測著。
  希望查看的更清楚一些,秦然小心的挪動著腳步,他盡量的讓自己不打草驚蛇。
  不過,那個躲藏起來的人,卻有著遠超想象的警覺。
  在秦然剛挪動了一丁點距離的時候,對方嘴里就響起了一陣哨子聲。
  頓時,隨著對方一起來的五人,就向著秦然撲去。
  兩人直沖向前,兩把長劍直刺秦然的咽喉與.胸.口。
  兩人斜走繞后,兩把長劍分別刺向秦然的肋下。
  還有一人則從背后掏出了一把十字弓,遙遙對準了秦然。
  呼吸間,五人就完成了對秦然的包圍,并且幾乎同時發動了進攻。
  五人表現出的默契,足以說明,這樣的配合并不是第一次了。
  但秦然的注意力卻不在眼前的五人身上。
  即使是有著一把遙遙對準他的十字弓在,秦然的注意力也都被那個躲藏起來的人所吸引著。
  從那里傳來的危機感,要遠遠超過眼前五人數倍。
  秦然雙眼直盯著遠處躲藏的人,手中的盒子一揮——
  嗚!
  裝有【狂妄之語】的盒子,在秦然的手中,如同是大錘一般橫掃而過。
  巨大的盒子,猶如盾牌,雖然無法完整的讓秦然使用出超凡級別的【盾牌掌握】,更加無法特效的加持,但卻讓秦然輕易擋開了刺來的四劍,連帶著握劍的人,也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撞擊。
  砰砰砰!
  悶響聲中,夾雜著骨斷筋折的脆響。
  四道身影以比之前沖來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去。
  嗖!
  一支箭矢穿過四道身影,****到秦然的面前。
  但……
  下一刻,就被秦然抓在了手中。
  接著,甩手扔回。
  雖然沒有了瑞秋的幫忙,秦然扔回的箭矢依舊十分好運的扎入到了敵人的胸口,巨大的力量更是讓箭矢貫.胸.而過。
  胸膛上前后通透的傷口,令手持十字弓的黑影抽搐倒地,顯然是活不了了。
  鏘!
  一點寒芒出現在秦然絲毫沒有因為戰斗,而偏移的視線中。
  那一直躲藏的人出手了。
  一柄寒光四射的細劍在陰影中綻放出金屬的鋒銳,食指粗細的劍尖如同是流星一般迅捷,帶著對方跨越了兩人間并不短的距離,徑直的出現在了秦然面前。
  就仿佛是那晚對方對瑪麗母親的一劍。
  不過,秦然早有準備。
  ps第一更~
  頹廢昨天晚上找到一家超棒的烤羊腿!
  不僅味道好,肉正宗,而且便宜實惠,尤其是老板在和頹廢喝了兩瓶白酒后,更是給頹廢打了個大折扣!
  所以,今天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