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351 提升的難度

小鎮的大門一側,兩具新鮮的尸體如同是臘腸一般掛在一個橫桿上。p秦然在之前就看到了這兩具尸體。p他原本認為這只是眼前破落小鎮震懾強盜、土匪的手段,但是剛剛領頭騎兵的話語卻讓他明白,他并不是唯一收到斯伍特堡主人求助的人。
  而且,斯伍特堡的敵人除了留下狙擊援助的人外,還先他一步前往斯伍特堡了。
  這對秦然來說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雖然主線任務是‘在7日內找到失蹤的欽差大臣’,但是與之密切相關的卻是斯伍特堡的主人。
  如果沒有對方,秦然甚至連所謂的‘欽差大臣’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更加不用說是7日內找到對方了。
  “必須要快速前往斯伍特堡了!”
  秦然這樣的告知著自己。
  但卻沒有魯莽的出發。
  他先是踢暈了領頭的騎兵,對著剩余的騎兵一一詢問,確認了前者沒有說謊后,并從五個騎兵嘴中問出了前往斯伍特堡的路線。
  接著,一劍了結了這些騎兵。
  對于敵人,秦然從不會手下留情,尤其是在關乎到他一個副本世界的收益時。
  秦然可不想在他前往斯伍特堡的途中再發生什么意外。
  雖然眼前的這些騎兵看起來并不具備遠程通訊的能力,但沒有時間細細探究的秦然最終選擇了最為簡單的辦法。
  五具尸體上并沒有出現任何裝備。
  秦然無視著尸體猙獰的表情,早已不是初入地下游戲菜鳥的他,嫻熟的檢查著尸體上每一處可能會藏有秘密的地方。
  不過,卻同樣沒有任何發現。
  “那里或許會有所發現!”
  “可惜……”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名為‘提塔’的鎮子,以他的實力,想要進入其中搜藏,真的是不要太簡單。
  可他卻沒有時間。
  按照之前領頭騎兵所說,那位斯格耐男爵在早上就出發了。
  以提塔鎮和斯伍特堡的距離,對方在日落時分就能夠到達。
  而現在?
  日頭已經開始偏西了。
  秦然無法保證對方是會將斯伍特堡的主人抓捕、囚禁,還是干脆就地格殺。
  如果是前者的話,一切還有挽回的余地。
  可要是后者的話……
  “希望趕得上!”
  挑選了兩匹戰馬,秦然一人雙騎的向著斯伍特堡趕去。
  兩個小時后,秦然經過了俘虜口中的那一大片平整的路途,進入了林間小道,大師級的【騎術】,讓秦然與兩匹戰馬配合的親密無間,即使是這種小道也能夠保持一個不錯的速度。
  突然,秦然一拉韁繩,翻身從馬上跳了下來。
  在茂密的林間,郁郁蔥蔥中一抹鮮紅吸引了秦然的目光。
  那抹鮮紅印在一棵樹干上。
  樹干上沿著鮮紅的印記,有著一道細長的劃痕。
  根據樹干的高度,和一旁殘留的手掌印,進入【追蹤】視野的秦然,輕松的就還原了當時發生的情景
  一名騎兵騎著戰馬經過這里時,遭到了**箭的攻擊。
  強勁的力道帶著箭矢徑直的貫穿了這名騎兵的肩膀,帶著這名騎兵從戰馬上摔下,對方的另一條手臂下意識的揮舞,傷口則碰到了這棵樹干。
  秦然的目光沿著這棵樹干看向了周圍。
  地面還殘余著的腳印,在【追蹤】的視野中散發著白色的光芒。
  數量大約20人左右的腳印,并不凌亂,前后有序。
  顯然,在遭到了突然襲擊后,這支隊伍立刻就做出了最為正確的反應,讓襲擊者沒有擴大戰果。
  或者……
  襲擊者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對方成功的減慢了那支隊伍的速度!
  不然的話,以那突如其來的一箭,完全可以干掉那名騎兵。
  對方是有意射偏的。
  為的就是增加隊伍中的傷員,讓傷員拖累整支隊伍!
  要知道,照顧一個傷員在林中前行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看起來,斯伍特堡的主人對于敵人并不是一無所知!”
  “并且,想到了很好的應對政策!”
  秦然摸著下巴推斷著。
  在這條通往斯伍特堡的林間小道上出現的戰斗,雙方的身份真的是顯而易見的。
  襲擊者必然是斯伍特堡主人一側,那支騎兵隊伍自然來自所謂的斯格耐男爵。
  而之后路途上出現的一些痕跡,則越發證明秦然的猜測。
  本來不足一個小時的林間小道,秦然發現了至少五次來自斯伍特堡主人派出的襲擊。
  秦然無法推測那位斯格耐男爵花費了多少時間才走出這片叢林,但一定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多。
  這對于他來說。
  真是一個好消息。
  “駕!”
  一抖韁繩,秦然的身影迅速的消失在了林間。
  ……
  “快點!快點!”
  “我要在天黑前到達斯伍特堡,我要抓住那個.婊.子,讓她知道得罪了我會是什么下場!”
  頭發被燒焦,衣衫被劃爛數處的斯格耐男爵,一臉狼狽的吼著。
  吼聲中充斥著憤怒的殺意。
  他早已經忘記原本的計劃。
  現在的他,就只想要干掉對方!
  當然,在真正結束對方生命的時候,他不介意讓對方受一些苦。
  “是!”
  周圍的士兵高聲答應著。
  與斯格耐男爵一樣,這些士兵也被層出不窮的騷擾徹底的激怒了。
  尤其是一個身材高大,身穿金屬盔甲的男子,更是喊聲如雷。
  這個男子,體型極其壯碩,手中拎著一把雙手大劍,走在斯格耐男爵的身邊,雖然心底的怒火好似巖漿一般即將噴出,但格爾的雙眼依舊掃視著道路兩旁密密麻麻的樹叢,提防著可能出現的冷箭。
  畢竟,他是斯格耐男爵的騎士、護衛。
  “到了!”
  走在最前方的一個士兵突然指著對面懸崖上的高塔喊道。
  接著,這聲音就戛然而止了。
  一支從對面高塔上射來的**箭奪取了這個士兵的生命。
  高塔依崖而建,由一座吊橋連接兩邊。
  這個時候,足有20米長的吊橋被高高的收起,只留下一道深不見底的山澗。
  不過,斯格耐男爵卻是蔑視的看著這一切。
  他完全不去理會自己士兵的死亡。
  他只想干掉對面的人。
  “格爾!”
  男爵說著。
  “是!”
  拎著雙手大劍的男子快步的走出了隊伍。
  ps第二更~
  頹廢求月票~求訂閱~
  再次頹廢的公眾號:吃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