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308 宣告

沒有等秦然開口詢問,一陣腳步聲就出現在了他的耳中。p那熟悉的腳步聲,令秦然一皺眉。p“請您原諒我的自私,塔麗畢竟是我的孫女,也是我看好的繼承人!”
  羅斯德.蘭奇以近乎哀求的聲音說著。
  房門,則在這樣的哀求中被推開了。
  一位與塔麗.蘭奇面容相似,但卻更加年輕、漂亮的女子走了進來,看著對方高挑的身形,秦然皺起的眉頭越發的緊了。
  之前的腳步聲,已經讓他確認是塔麗.蘭奇了。
  只是,眼前最多不會超過20歲的女子和他記憶中的中年女人實在是有著太大的差距。
  “塔麗為了擔任這次任務,不得不對容貌做出了一些改變,并不是故意欺騙您!”
  羅斯德.蘭奇解釋著。
  “2567閣下,請原諒我之前的無禮,這是有關牧亡人的一切……”
  眼前的女子輕聲說道,將厚厚一摞資料放在了秦然面前。
  少了那份上位者的威嚴后,聲音越發的悅耳動聽,再加上那美麗到嬌媚的容顏,實在是動人心魄。
  只是,秦然皺起的眉頭并沒有松開。
  “我們的協議中,包括塔麗.蘭奇回到蘭奇家族一條。”
  秦然緩緩的說道。
  “是、是的!”
  羅斯德.蘭奇額頭微微冒汗了。
  “你記得就好!”
  秦然拿起桌子上的資料,帶著屬于自己的物品離開了。
  ……
  “可惡!”
  當秦然離開片刻后,恢復了本來面容的塔麗.蘭奇這才氣憤的說道。
  “2567閣下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意志堅定……”
  “原本的計劃不能用了!”
  “塔麗,你暫時先回家族吧!”
  羅斯德.蘭奇徑直的說道。
  “可是……”
  “沒有什么可是,我已經嘗試過一次了,眼前的局面不允許我嘗試第二次,除非,我們想要失去眼前的大好形式!”
  羅斯德.蘭奇打斷了自己孫女的反駁。
  他說得斬釘截鐵。
  “好的。”
  塔麗.蘭奇心有不甘的點了點頭。
  ……
  “想要試探我的底線嗎?”
  坐在一輛出租車上的秦然,心底默默想道。
  或許之前的一幕,就如同羅斯德.蘭奇所說的那樣,塔麗.蘭奇是對方的孫女,對方不想要讓自己孫女的前途真正的毀于一旦。
  但是,其中秦然還能夠感知到其它的東西。
  那是一種不著痕跡的試探。
  如果他退讓了的話,對方必然會得寸進尺,并且還會以塔麗.蘭奇為核心——雖然無法確定塔麗.蘭奇如何在之前讓自己看起來像是一個中年女人,但秦然可是看得出,剛剛的塔麗.蘭奇可是精心打扮的。
  看向他的神情中,還夾雜著一股令他不舒服的眼神。
  好似母豹子看到了獵物一般。
  秦然不會把自己擺到獵物的位置上。
  就如同他不會面對羅斯德.蘭奇退讓一般。
  因為,對方在他的心底,還達不到那樣的程度。
  出租車一路暢通無阻的行駛到了黑街1號。
  付了車錢,拿著東西走下車的秦然看著大廳內還亮著的燈,不由嘴角上翹。
  利益合作的情誼。
  與真實的情誼區別在哪?
  恐怕就是心間的溫暖吧。
  秦然這樣的告知自己,然后,他按響了門鈴。
  接著,遠處建筑的門開了。
  艾麗.瓊斯第一個沖了出來,看著安然無恙站在那里的秦然,立刻眼眶發紅,抬手捂住嘴,背過了身。
  希蒙斯、史奇、勞爾夫婦落后一步。
  希蒙斯笑著。
  勞爾夫婦則被急沖沖的史奇超過。
  史奇一把勾住秦然的肩膀,用力的拍打著。
  最后,走出來的羅克,木然的神情上浮現著不解。
  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原樣。
  夜色越發的深邃。
  歡笑聲卻越發的響亮。
  當陽光再次灑遍西海岸的時候,‘不祥之鳥’‘告死鳥’橫掃東海岸神秘側來襲者的消息通過《神秘日報》傳遍了整個城市的各個隱秘角落,然后,以飛快的速度,向著周邊傳播著。
  ‘烈焰惡魔’正式的加入了秦然的稱號范疇。
  并且,被廣泛的認可著。
  驚嘆。
  無法置信。
  種種神情出現在了那些神秘側人員的臉上。
  唯獨質疑,正在減少。
  在那三十具東海岸神秘側尸體的面前,質疑變得不復存在。
  尤其是當其中幾個赫赫有名的人物被認出來后,人們更是發出了一陣陣抽氣聲。
  他們震驚了。
  或者說……被嚇到了。
  立刻,一封封邀請函如同雪片一般,當天就出現在了黑街1號。
  每一封都大同小異。
  表明拜訪來意的同時,表示自己或者自己的組織沒有惡意。
  一開始艾麗.瓊斯還每一封都細細的查看。
  到了后來,則是直接倒入垃圾桶。
  畢竟,秦然都不在乎,她操什么心?
  一想到秦然天亮時分的告別,即使是有理有據的,艾麗.瓊斯也感到了不開心。
  因為,秦然竟然同意史奇同行,卻不同意她同行。
  “他的腦袋里裝得是鋸末嗎?”
  少女氣哼哼的扭著衣角,就好似那是秦然的臉一般。
  “唉!”
  遠處正在為博伊爾調配著新藥劑的希蒙斯看到這一幕則是下意識的嘆了口氣。
  作為過來人的他很清楚,少女的任重道遠。
  同樣的,他希望秦然一行一路順風。
  “古代煉金術……”
  “不可能、不可能!”
  “那個東西早已經被我們親手毀掉了才對!”
  魔藥師低聲自語著,然后,快速的搖了搖頭。
  接著,想到了什么的魔藥師猛地一拍額頭。
  “希望趕得及!”
  一邊說著,魔藥師一邊沖進了書房,拿起了電話。
  ……
  依然是希蒙斯的那輛皮卡。
  史奇開車,秦然副駕駛,勞爾夫婦后排。
  “不知道露琪怎么樣了?”
  勞爾沙啞的聲音中滿是擔憂。
  “放心吧,露琪一定不會有什么事的!”
  “出身神秘家庭的她聰明,且有著諸多的防身手段……”
  西德尼低聲安慰著。
  不過,不論是史奇,還是秦然都能夠聽出其中的不自信。
  但兩人卻誰也不會多說什么。
  史奇更是錯開了話題。
  “2567,你為什么這么著急離開?”
  “昨天你才取得一場大勝利,應該趁勢將西海岸的那些神秘側勢力,還有‘牧亡人’之類的全部掃平、收編才對!”
  史奇不解的問道。
  秦然笑著一聳肩。
  他無法向史奇解釋他這是為了拖延主線任務的完成時間,好完成更多的支線任務。
  幸運的是,史奇早已經習慣了這種故作神秘。
  “不知道弗洛德鎮會是什么樣子?”
  “勞爾,你……”
  史奇詢問著。
  可話語還沒說完就被秦然打斷了。
  “小心!”
  秦然低喝一聲,猛地一拉方向盤。
  嗖!
  一支黑色的長矛擦著車身而過,狠狠的扎入地面。
  噠踏、噠踏。
  響亮的馬蹄聲,帶著一個個黑色騎士的身影出現了。
  ps第四更~
  這是答應大家的第四章
  頹廢碼這章的時候,真的是無奈了。
  狂風、暴雨、冰雹、停電,轉戰咖啡館、kfc和快捷酒店……
  真心的累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