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3)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3)      第三章第三個(11-13)     

惡魔囚籠296 來者不善

“什么?”p“你說什么?”p“警察局被炸了?”p清閑了近一周的史奇,原本正以一個放松全身的姿勢半靠半躺在沙發上,但希蒙斯帶回來的消息,卻讓史奇直接從沙上蹦了起來。{[〈((({<
  “誰干的?”
  史奇問道。
  “2567!”
  希蒙斯苦笑的說道。
  “怎么可能?”
  “2567,一直在這里看書……”
  “有人誣陷2567!”
  “混蛋!”
  “肯定是塔麗.蘭奇那個.婊.子養的女人出的主意,她上次在2567這里吃了虧,現在準備找回場子了!”
  話說了一半,史奇就反應了過來,這位被停職的警長立刻破口大罵。
  就如同希蒙斯說的那樣,史奇的暴躁脾氣,讓他很容易丟掉工作。
  雖然還沒有達到那種糟糕的程度,但也讓史奇視塔麗.蘭奇為仇寇了。
  然后,不等希蒙斯再說什么,史奇就急沖沖的拿起了書房中唯一的電話,撥了出去。
  “你一點就不擔心?”
  希蒙斯看著性格略帶沖動的史奇,又看向了坐在椅子中捧著書,仿佛根本沒有聽到他講述的秦然,不由苦笑道。
  “擔心有用嗎?”
  “既然對方出招了,我們見招拆招就好。”
  秦然淡淡的說著。
  整個過程,他的雙眼都沒有離開過眼前的書籍《星座與命運的軌跡》,這是《星辰與命運》的進階版。
  在沒有看過《星辰與命運》和一眾基礎書籍時,秦然面對這本書,真的是宛如看天書一般。
  而在看過了一眾基礎書籍后,這本書雖然依舊是生澀難懂,但卻不在看不懂。
  當然,更加重要的是,秦然能夠感覺到,如果他將手中的書籍看完,應該就可以掌握基礎級別的【占星術】了。
  這本身就是他進入眼前副本世界的重要計劃之一。
  自然不會因為其它的事情分心。
  盡管有人冒充他去炸了警局,看起來不是一件小事。
  但這并沒有出乎秦然的預料。
  他很清楚自己身處在麻煩的漩渦中。
  雖然秦然無法完全認可史奇所說的,是那位新任的局長再找回場子,但秦然有幾分把握,這件事和對方脫不開干系。
  畢竟,從那天匆匆的見面來看,對方可不是什么容易放棄的人。
  啪!
  史奇重重的壓下了電話,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塔麗.蘭奇那個****剛剛簽下了對2567的拘捕令,一隊人正在向著黑街1號而來!”
  他說道。
  頓時,希蒙斯的臉色也變得不好看起來。
  剛剛從樓上跑下來的艾麗.瓊斯更是咬著雪白的小虎牙,惡狠狠的道:“我會讓那個女人明白,她犯了多大的錯誤!”
  “我一定要讓她后悔她的決定!”
  少女說著就要向外走去。
  不過,卻被秦然攔了下來。
  “艾麗,冷靜一點,那個女人說不定正在她的辦公室恭候大駕吶!”
  “不論是你,是希蒙斯,還是勞爾夫婦,她只需要等到你們其中一個,她就有了更多的籌碼。”
  “因為,她知道無法從我這里獲得她想要的。”
  “所以,她才會以這樣的方式來激怒你們——不要忘了,那天她的表現,她并不是你們以前遇到的,對神秘側毫不知情的政.府.官.員,她熟知神秘側,且能夠運用這種力量!”
  面對沖動的少女,秦然不得不放下了手中的書籍。
  “可、可是,難道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逮捕你?”
  少女激動的情緒得到了秦然的安撫,但是眼眶卻微微泛紅了。
  “放心吧!”
  “我只是去去就回。”
  秦然微笑的對著艾麗.瓊斯,和在場所有的人說道。
  而就如同秦然說的那樣,在那隊全副武裝,面帶懼色的警察出現在黑街1號時,非常配合的走上了警車。
  甚至,沒有帶上他碩大背包和裝有【狂妄之語】的盒子。
  僅僅只是帶了一本書。
  這讓熟知秦然習慣的人一愣。
  不過,他們并沒有多說什么。
  因為,他們知道秦然的另一個習慣:不會無的放矢。
  既然秦然這么做了,必然就有著他的用意。
  “我也去!”
  史奇拉開車門,將一個同僚拉出來后,徑直的坐了進去。
  那位被拉下來的警察,如釋重負般的向著另外一輛警車跑去,坐在前排的一位副警長,則是面帶苦笑。
  “2567閣下,請您不要記恨我們,這不是我們的意思,是局長大人的吩咐!”
  這位曾和史奇搭檔過一段時間,知道一些神秘側事件的副警長,看著坐在車后座的秦然,整個人從心底都在涼。
  如果不是為了那筆還算豐厚的養老金,他誓在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就一定會辭職不甘。
  逮捕‘不祥之鳥’‘告死鳥’?
  當聽到這個命令的時候,他真的十分想掏出腰間的配槍,質問一下那個女人,她從哪里來的膽子。
  難道不知道,那個如同烏鴉一般的男人,走到哪里都會帶來災禍嗎?
  還逮捕?
  自己想找死,但也不能夠拉上警局的人陪葬啊!
  至于秦然炸警局?
  別逗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
  以‘告死鳥’的實力,制造一場爆炸,竟然沒死一個人,這可真是世紀大玩笑。
  所以,副警長完全出于本能將自己摘了出來。
  看著面帶苦笑與驚懼,卻依舊不忘解釋的副警長,秦然心底不由嘆了口氣。
  他真的是沒有想到蕾的預言會這么的深入人心。
  雖然他承認,一些事情卻是有些巧合,但是……
  “果然,未知與死亡的結合,才是恐懼的根源嗎?”
  秦然心底默默自語著。
  然后,低下頭,翻看起了《星座與命運的軌跡》。
  他沒有興趣和一個因為恐懼而失去應有判斷的人談話。
  幸運的是,史奇跟了上來。
  “開車吧!”
  史奇說道。
  三輛警車開走了。
  艾麗.瓊斯看著漸行漸遠的警車,整個人都有著一種失魂落魄的感覺,她轉過頭問著希蒙斯。
  “老師如果在的話,他還會遭受這樣的情況嗎?”
  “蕾?”
  “如果她在的話,一切都會風平浪靜,要知道……她可是西海岸的最強通靈者啊!”
  魔藥師輕聲嘆息著。
  “是這樣嗎?”
  少女點了點頭,轉身返回了黑街1號。
  一直注視著少女的希蒙斯,看著少女的背影,突然覺得眼前一花,他似乎看到了許多年前的妮凱蕾,那個說出‘天上的神靈早已隕落,但地上卻還有我一個!’的妮凱蕾。
  不過,希蒙斯立刻一笑。
  “怎么可能?”
  希蒙斯笑著轉身返回了黑街1號。
  盡管有著秦然的解釋,他做為神秘側傳統的堅守派,魔藥師依舊感到了不舒服,他認為他要想想辦法了。
  不然,妮凱蕾回來之后,得知這樣的事情,一定會氣炸的。
  同樣不舒服的還有勞爾夫婦,和強制被留下的羅克。
  尤其是后者,隨著秦然的離去,木然的情緒被焦躁所代替。
  因此,當感受到那種不懷好意的窺視時,羅克沒有任何猶豫的拔刀了。
  鏘!
  ps第二更~
  第三更頹廢吃了飯,回來碼~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節請到【神-馬】【小說-網】閱讀,地址:www.shenma
  ook.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