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30 感同身受

秦然不知道軍營防衛的布置是誰。有可能是薩魯卡,也有可能是其他人。
  不過,不論是誰,對方都不是一個虛有其表的人,哨塔、機槍火力網,還有巡邏隊,都足以說明一切。
  哪怕是守衛的叛軍士兵因為人員銳減,而不得不減少了一些人員分配。
  但是,該有防衛的地方,卻總有人把守。
  除了眼前這片空地。
  秦然不相信一個將整個營地的防衛都做到滴水不漏的人,會在這一個地方出差錯。
  唯一的解釋:這里有陷阱!
  而地雷無疑是最完美的選擇。
  既能夠造成大的殺傷,又能夠提醒軍營中的士兵。
  完全是一舉兩得。
  “希望有用!”
  查看著眼前空地的秦然這樣的想道。
  下一刻,他開啟了技能【追蹤】。
  瞬間,秦然眼中的世界就變得不同了。
  白紅黑三色交織,然后,一排排白色的腳印出現在秦然的眼中。
  這些白色的腳印,顏色很淺,似乎就是一層灰燼,隨時要隨風而去般。
  秦然知道這是時間太久的緣故。
  時間,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可以不知不覺,將任何深刻的東西變得平淡無奇,接著就是遺忘、消失。
  幸運的是,秦然來的還算是時候。
  如果再過個幾天,恐怕什么都不會發現了。
  而更幸運的是,秦然順著留下的腳印,找到了一條安全的通路。
  小心翼翼的,秦然踩著這些腳印前行。
  當他來到墻壁下方的時候,整個人的額頭上已經布滿了汗水。
  走在一片雷區中,承受著對爆炸的恐懼,這對秦然的心理無疑是一個考研。
  而更多的是技能【追蹤】的體力消耗。
  短短的,十幾米的路途,讓秦然隨著屬性體質增加,已經達到150的體力值,下降了一半還多。
  “主動技能真消耗體力!”
  掃視著自己的體力值,秦然輕聲喘息著。
  當體力值再次恢復滿的時候,秦然雙腿彎曲,然后猛地向上一蹦,雙手就攀在了墻頭,接著兩臂用力,秦然整個人就上了墻壁。
  迅速、小心的從墻壁上躍下的秦然,一個翻滾就再次的融入到了陰影之中。
  一系列的動作,秦然完成的一氣呵成。
  除去最后融入陰影中是依靠技能【潛行】之外,剩余的都是秦然依靠著強化過的身體素質。
  雖然只是從F→F+的一小級,但其中的變化,秦然卻是心知肚明的。
  他的力量更大了,速度更快了,體力更是顯而易見的變好了。
  如果像初入游戲時,秦然依舊能夠完成這樣的動作,但是想要做到一氣呵成,那完全是想也不用想。
  能夠較為利索的做完,秦然就該欣喜不已了。
  “僅僅只是F+,如果是更高級呢?”
  秦然猜測著,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股激動。
  只要繼續下去,他很快就能夠提升到更高級的屬性。
  不過,秦然很快的就反應過來,自己身處的環境,強迫著自己冷靜下來。
  站在陰影中的秦然,一直到自己完全冷靜下來后,這才按照既定的路線向著原本應該是學校的教學樓,而此刻成為了軍營辦公室與倉庫的三層建筑摸去。
  探照燈打出的光影,在操場上來回巡游著。
  尤其是那些墻角、隱隱之地,更是被連連關照。
  這讓秦然前進的速度并不快。
  每走幾步,就不得不停下來等待新的時機。
  同時,秦然又一次的慶幸自己選擇了這樣一個守衛空虛的時候出現。
  原本巡游的三盞探照燈,只有兩盞正常運作著。
  不然的話,他根本沒有時間等待新的時機,就會被另外一盞探照燈所發現。
  當然,還有那些巡邏的叛軍士兵。
  盡管人數減少了,但是作用卻沒有絲毫的降低。
  甚至,在秦然的眼中,這些巡邏的叛軍士兵,才是他最需要提防的。
  因為,人不僅有著眼睛,還有著耳朵與鼻子。
  或許陰影遮蔽了他的身形。
  但是聲音卻無法遮蔽,所以,秦然每一步都是努力的做到輕微無聲。
  這樣一來,秦然的速度自然快不到哪里去。
  足足十分鐘的時間,秦然才從墻壁處,來到了由兩個叛軍士兵守衛著門口的三層建筑前。
  沒有驚動兩個守衛的士兵,秦然早已經選好了進入的地方——
  二層的一扇窗戶。
  選擇這里的原因,除去距離秦然較近,不用通過兩個叛軍士兵的視野外,則是因為這扇窗戶的玻璃早已經被打碎,能夠讓秦然安然通過。
  如同之前的兔起鶻落般,秦然一踮腳躍上了一樓的窗臺,接著縱身攀上了二樓與一樓間的房檐,手腳并用間,就從那扇窗戶中鉆了進去。
  與經過的一樓一樣,這里同樣沒人。
  除去一塊黑板外,就是一堆凌亂的桌椅。
  秦然無法確認,最初的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但地面上即使不用【追蹤】都能夠辨別的干涸血跡,讓秦然有著一些猜測。
  那些血跡在最初一定是極為厚重的。
  要不然,也不會形成這么大的面積。
  而這意味著,絕對不是一個人的鮮血!
  那是需要幾十個人的鮮血才能夠形成的!
  “該死的叛軍!”
  秦然的雙眼中浮現著憤怒。
  戰爭,會讓你如同一條狗般死去。
  秦然不會否認這樣的話語。
  但同樣的,秦然也不會否認自己此刻的憤怒。
  看著那只有正常桌椅三分之二大小的桌椅,秦然無法想象,一群單純的孩子們面對著如狼似虎的叛軍時的模樣:無助、恐懼。
  耳畔似乎聽到了曾經響徹這里的槍聲。
  眼前似乎也看到了稚嫩生命的逝去。
  那些孩子,就如同他一般,對生命有著太多的期望、幻想。
  但與他不同的是,那些孩子還沒來得及去實現、觸摸那最美好的東西,就被撕扯的支離破碎。
  連一絲的機會都沒有留下。
  這樣的感覺……
  讓秦然的胸口發悶。
  讓他的呼吸不暢。
  讓秦然體會到了許久不曾有過的憤怒。
  一個平時冷靜的人,一旦真的升起了怒火,就不是那么容易被平息的。
  秦然想做一些什么去發泄、去平息。
  而且,恰好的,他似乎真的能夠做些什么!
  過早的謀生,讓秦然無法相信單純的善良、仁慈。
  但也不會去變得邪惡、殘暴。
  因為,他曾被幫助過。
  這讓他有了堅持的底線。
  所以,他愿意在能力范圍內,幫助一個無辜的人。
  僅僅……只是在能力范圍內!
  再次掃視了一眼那黑色的、干涸的血跡,秦然轉身離開了這間教室,他從打開的房門中走了出去,迅速的確認了自己的目的地。
  有著一個叛軍士兵守衛著的地方,實在是太好辨認了。
  要知道,除去門口的兩個守衛外,整個建筑物內,秦然只看到了這個叛軍士兵。
  對方守衛的自然是重中之重!
  摸出匕首,秦然輕手輕腳的靠近著對方。
  走廊有些狹窄,而且,整個樓層只亮著一盞昏暗的小燈。
  但這絲毫沒有影響秦然的發揮。
  相反,【潛行】+【冷兵器.匕首】,讓秦然在這樣的環境下,如魚得水。
  如同是捕食的獵豹,秦然一把撲倒了守衛的叛軍士兵,在對方反應過來之前,有力的手掌蓋在了對方的嘴上,而手中的匕首一揮,就割斷了對方的喉嚨
  【刺擊:要害攻擊,造成對手100生命傷害(50冷兵器(匕首)(基礎)X2),對手死亡……】
  確認著對方的死亡,秦然掃了一眼上鎖的房門,當即就在對方的身上搜索起來。
  下一秒,秦然就有了收獲。
  一串鑰匙被秦然從對方的腰帶上拽了下來。
  【名稱:倉庫鑰匙】
  【類型:鑰匙】
  【品質:一般】
  【屬性:無】
  【特效:無】
  【是否可以帶出該副本:否】
  【備注:如果你會開鎖的話,完全不需要它!】
  喀吧!
  碩大的鎖頭,在鑰匙的扭動中,徑直的打開了。
  秦然推開房門,立刻一個個的箱子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迫不及待的,秦然走到一個箱子前,一匕首砸掉了上面的鎖子,一把掀開了箱子的蓋子。
  借著走廊一絲昏暗的燈光,秦然看到了箱子中的物品。
  火箭筒!
  【名稱:鐵拳-Ⅱ】
  【類型:火箭筒】
  【品質:嶄新】
  【攻擊力:強大】
  【彈容量:1發】
  【屬性:無】
  【特效:無】
  【需求:火藥武器.重型武器(基礎)】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根據火箭彈可以激發爆炸、破甲等不同效果,前提是你能夠擁有這樣的火箭彈】
  ……
  抬手觸摸,物品的信息就出現在了秦然的眼前。
  不過,可惜的是,秦然沒有技能【火藥武器.重型武器(基礎)】。
  雖然也能夠使用眼前攻擊力為強大的武器,但是卻無法做到如同輕型槍械般的操控自如。
  目光再次停留了片刻,秦然轉身砸開了另外一個鎖子,打開了下一個箱子。
  【名稱:HK-20】
  【類型:槍械】
  【品質:嶄新】
  【攻擊力:較強】
  【彈夾容量:100發】
  【屬性:無】
  【特效:無】
  【需求:火藥武器.輕型武器(基礎)】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使用它,你需要大量的5.56毫米子彈】
  ……
  秦然眼前一亮,這是他完全可以自如使用的武器,
  不過,這并不能夠讓秦然停下砸鎖子,開箱子的動作。
  這不夠!
  他還需要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