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第3章技能

在秦然蓄力一擊之下,匕首扎在追擊者的背部,沒入小半。鮮血一瞬間就沿著傷口流出。
  “啊!”
  追擊者發出了一聲慘叫,身軀本能的向前。
  秦然則是緊緊的跟了上去,而且左手按在了握著匕首的右手上,用力的向下壓去,不過,匕首卻是沒有前進分毫。
  “不好,卡在骨頭上了!”
  秦然心底一稟,下意識的抽出了匕首。
  噗!
  灼熱的鮮血噴了出來,淋在了秦然的臉上,遮擋著他的雙目。
  雙眼暫時失去了視物能力的秦然心底越發的慌亂起來,只能是發瘋狂的舞動著手中的匕首。
  此刻,在秦然的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不能夠給對方任何喘息的機會,不然死的人就是他!
  在這樣的念頭支撐下,秦然手中匕首揮舞的速度飛快!
  嗤!嗤!嗤!
  隨即一陣金屬刺破血肉的聲音響起。
  而在數次的舞動匕首后,秦然愕然的發現自己很清楚該如何使用手中的匕首了。
  不應該是這種盲目的、僅僅是劃破對方皮膚的舞動!
  而應該是刺!
  避開堅硬的骨骼,尋找對方柔軟的肌肉刺出!
  秦然的身軀近乎本能的這樣做著。
  下一刻,略微恢復了視力的秦然反握匕首,肘部用力,匕首就如同是裝上了彈簧般刺出。
  嗤!
  匕首插在了追擊者的胸口,連根沒入。
  握著一柄廚刀正準備反擊的追擊者,不可置信的低下頭看著插在胸口的匕首,然后,就直直的倒地。
  到死,這位追擊者都沒有明白,一個前一刻還毫無危險的家伙,怎么會一下子變得這樣致命。
  秦然同樣的驚訝,他看著倒地死去的追擊者,刺鼻的血腥味提醒著秦然,他究竟干了什么。
  嘔!
  面對著完全真實的尸體,鮮紅的血液刺激著秦然的視線,一想到對方命喪自己的手中,秦然腹中一陣翻滾,忍不住的嘔吐起來。
  隨著嘔吐,秦然全身無力的跪倒在了地上。
  涕淚橫流間,顯得無比的狼狽。
  “吐夠了嗎?”
  沙啞的聲音在秦然耳邊響起,令秦然下意識的抬起了頭。
  他看到了一張被灰塵、污跡所遮掩的臉,而本該閃亮的灰色眸子也帶著一種漠然和警惕。
  “我……”
  “戰利品是你的,我不會和你搶!”
  秦然想要說些什么,但是對方卻徑直打斷了秦然的話語,同時,整個人貼著墻壁,雙眼注視著秦然,一步一步沿著墻壁,向外挪去。
  對方不相信他!
  而且,充滿著警惕!
  看著對方的動作,秦然心底升起明悟。
  而這份明悟,讓秦然沒有再說什么,或者做出更多的動作——他擔心對方會誤會,然后,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以他此刻全身無力的狀態,秦然不認為自己能夠應付這樣的麻煩。
  因此,秦然安靜的目送著對方離開。
  直到對方的身影徹底的消失,秦然這才在心底松了口氣,用手撐地的站了起來。
  “雖然冷淡,但還算是善良的人!”
  秦然這樣的感嘆著。
  在失去了秩序后,還能夠不趁人之危,即使對人冷淡、警惕,也完全算得上是善良。
  至少,比那些暴徒強了數倍!
  感嘆后,秦然看著系統的提示。
  【領悟技能:冷兵器(匕首)(基礎)】
  正是這個技能,讓他之前從一個匕首使用的門外漢,變得對匕首熟悉無比,將對手一擊斃命。
  而好奇與技能的出現,讓秦然翻動著戰斗記錄。
  【刺擊:造成對手15生命傷害……】
  【揮砍:造成對手3生命傷害……】
  【揮砍:造成對手2生命傷害,對手進入輕傷狀態……】
  ……
  【有效攻擊三次,領悟技能:冷兵器(匕首)(基礎)】
  【刺擊:要害攻擊,造成對手80生命傷害(40冷兵器(匕首)(基礎)X2),對手死亡……】
  (標注:要害攻擊=實際傷害X2)
  “有效攻擊三次?”
  秦然自語著,然后,很快的翻到了技能欄。
  原本空無一物的技能欄第一格,出現了一個名為【冷兵器(匕首)(基礎)】的技能。
  隨著秦然目光的注視,【冷兵器(匕首)(基礎)】的注釋迅速的出現在只有秦然能夠看到的屏幕上。
  【名稱:冷兵器(匕首)(基礎)】
  【屬性相關:力量、敏捷、體質】
  【技能類別:攻擊】
  【效果:你知道使用匕首的方法,提升10%破壞力】
  【消耗:體力】
  【學習條件:力量F-、敏捷F、體質F】
  【備注:你只是剛剛獲得基礎,不要妄想切金斷玉!】
  “提升10%的破壞力?”
  秦然看著注釋,下意識的對比著之前的系統的戰斗記錄。
  接著,他快速的走向了追擊者的尸體,從對方的胸口猛地拔出了連根沒入的匕首。
  當手掌握住匕首時,那種熟悉感瞬間從秦然的心底再次的升起,下意識的秦然又一次的將手中的匕首向前刺出。
  仿佛是演練了千次、萬次般。
  嗖!
  鋒銳金屬的破空聲立刻響起。
  速度飛快,手掌沒有絲毫的顫抖,準準的命中了秦然假想中、面前敵人的胸口。
  整個過程,與之前一擊斃命的追擊者,沒有絲毫的差別。
  完全稱得上快、準、狠!
  “這只是10%?而且,三次有效攻擊就能夠達到?”
  秦然不可置信的呢喃著。
  他很難想象10%的提升竟然有著這樣的差距。
  因為,這樣的10%提升,在秦然看來已經完全是力量、速度與經驗的配合,沒有經年累月的訓練,是根本不可能達到的。
  而他僅僅是三次有效攻擊就完成了別人需要經年累月才能夠完成的訓練。
  先不說,秦然不認為自己有著超越別人的天賦,可以被稱之為天才。
  眼前的情況,哪怕是真正的天才都無法做到吧?
  秦然默默的想著。
  然后,腦海中突然的靈光一閃。
  “提示?!”
  秦然想到了進入時的游戲提示。
  立刻的,他翻閱起了系統的記錄——
  【主線任務:生存七天,07】
  【支線任務(可選):救助更多的平民到戰爭結束,每救助一個平民可提高通關評價】
  (提示:新手副本,對于每個玩家來說,都是機會難得的!)
  在主線、支線任務下方,游戲的提示清晰可見。
  秦然的視線在‘機會難得’四個字上停留了片刻,最終,長長的出了口氣。
  “地下游戲,雖然無比的真實,但是一些游戲規則卻是沒有改變的,絕對不會將一個‘新人’放在極度危險的情況中,而是一種循序漸進!只要能夠把握機會,就會逐步的獲得應對危機的力量!”
  秦然想道。
  不過,很快的,秦然就是一皺眉。
  他想到,如果之前他不是仔細檢查了那具尸體,獲得了武器的話,那么他會是什么模樣?
  一想到可能出現的結果,秦然心中就升起了濃濃的后怕。
  “不愧是在內測只存活了十分之一玩家的‘地下游戲’!恐怕那些玩家中,有不少都是因為這樣的大意、不適應而丟掉小命的吧?”
  秦然一邊想著,一邊低下頭檢查著眼前的尸體。
  以極為認真的態度!
  在之前翻看戰斗記錄時,直到對方死亡,秦然都沒有發現XP、經驗值之類的存在,但是卻又有技能,而且,還被標注了‘基礎’一詞。
  顯然是可以提升等級的!
  再加上,游戲很直接的說明了,他進入的是一個副本。
  以秦然曾經的游戲經驗來看,他并不會獲得直接的XP值、經驗值之類的,而是在將眼前的副本‘通關’后,才會獲得一個評價。
  而這個評價的好壞,將直接的影響到他的收獲。
  至于如何提高評價?
  除去游戲直接給予的支線任務外,自然是依靠游戲中的表現了。
  而按照秦然的理解,游戲中的表現不外乎是殺怪物、獲得的裝備、金幣等。
  對于支線任務,秦然暫時沒有更多的想法。
  但是對于殺怪物、獲得的裝備、金幣等,秦然卻是極為熟悉的。
  畢竟,他前不久才搜索了一具尸體,而眼前還有一具。
  更何況,后者還是他殺死的!
  刺鼻的血腥味,依舊的刺鼻。
  即使經歷了殺戮,秦然依舊對這種味道感到厭惡,不過,卻是適應了一點。
  至少,秦然沒有再嘔吐。
  心底也沒有了更多的恐懼。
  第一件被秦然拿起的物品,自然是追擊者手中的廚刀。
  【名稱:廚刀】
  【類型:刀類武器】
  【品質:受損】
  【攻擊力:較弱】
  【屬性:無】
  【特效:無】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平時是用來切菜的,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剁人。】
  在秦然拿起廚刀的瞬間,物品詳情出現在了秦然的眼前。
  打量了一番后,秦然將廚刀放在背包中,繼續的搜索著。
  很快的,秦然就又有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