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275 意外

“被消滅了?”p秦然一怔。p“嗯1p“被詛言社連根拔起1p“這也是詛言社進入西海岸的首戰,當時的情景真的是讓人側目不已,詛言五人眾的施法能力更是嚇壞了不少神秘側的人,不過他們卻都被你干掉了!”
  史奇點了點頭,臉上神情帶著怪異。
  更是用眼角余光打量著秦然。
  似乎是在想秦然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線索斷了!”
  “還有,你不是一個花季少女,請不要用這種惡心的目光看著我,會讓我想到變.態.大.叔之類的人!”
  秦然低聲咒罵了一句后,就挑起眉頭看著史奇。
  “你的意思是我應該換一個風衣嗎?”
  史奇卻是開起了玩笑。
  這讓秦然沒好氣的翻起了白眼。
  “我會去開一間專教女子防身術的武館,絕招就是撩陰腿!”
  他說道。
  “我相信那里一定會人滿為患的!”
  “畢竟,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告死鳥開的武館!”
  史奇笑著說道。
  告死鳥?
  之前瓊斯也提到過類似烏鴉不祥之鳥告死鳥讓秦然感到疑惑不解的名詞。
  原本秦然以為是斗篷暗之鴉羽的緣故。
  但現在,史奇的話語卻讓他意識到,并不是這樣的。
  “告死鳥是什么意思?”
  秦然徑直的問道。
  “你不知道?”
  “蕾在失蹤前做了一個關于你的預言我的助手,猶如烏鴉,帶來不詳,名為告死,身帶混沌,心有光明,猶如王者,君臨大地。”
  史奇驚訝的看著秦然。
  在他想來,除非秦然是待在與世隔絕的地方,不然的話,怎么會沒有聽到過這個已經傳遍了整個西海岸的預言。
  而且,史奇可是在兩年間斷斷續續的聽到不少秦然的傳聞。
  什么刺殺一位國王,掀起了一場政.變。
  護送一位學者前往遺跡考察,與怪物戰斗。
  完全可以成為傳奇小說的主人公了。
  吱!
  又是一次急剎。
  幸運的是,有過一次糟糕經歷的史奇,提前抬手拽住了車窗上側的把手。
  “2567,不是一個開車的新手,不需要再次表明自己的身份。”
  史奇不滿的看著秦然。
  在史奇不滿的注視下,秦然臉上浮現了一絲尷尬。
  并不是因為這次急剎,而是因為蕾的預言。
  太羞恥了!
  這樣的預言,真的是太過羞恥了!
  秦然整個人全身雞皮疙瘩都豎立而起,尷尬癌都快犯了。
  他有七八分的把握,蕾是故意的。
  對方很了解他的性格。
  “蕾一定是餐前酒喝多了,才會做出這樣的預言,實在是”
  “胡鬧!”
  秦然思索片刻才找到了這樣一個詞匯形容。
  “胡鬧?”
  “不、不,你用事實證明了你就是蕾預言中的烏鴉不祥之鳥告死鳥!我已經能夠想象到神秘日報上明天會登出什么樣的標題了帶來死亡的不祥之鳥黑色的告死鳥如約帶回了死亡還有王者君臨大地!”
  “相信我,以蕾和神秘日報的關系,他們一定不會吝嗇對你的夸獎!”
  史奇搖了搖頭,很是不相信秦然的說法,他以激動的口吻說著。
  甚至,整個人都眉飛色舞起來。
  “停!”
  “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是拿回我的戰利品,然后,前往郊區的療養院一探究竟!”
  秦然阻止著還要在這個令他感到尷尬話題上討論的史奇,飛速的發動著車子,向著烈焰犬的據點而去。
  但在行駛途中,一個疑惑卻在秦然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蕾已經看到我歸來的事情嗎?
  秦然承認,被尊稱為西海岸最強通靈者的蕾是強大的。
  可如果蕾能夠預知到現在所發生的事情,這種強大的程度也太過夸張了吧?
  蕾應該是世界最強通靈者,要不是發生了某些事情的話!
  莫名的,這句希蒙斯曾經說過的話,伴隨著疑惑從秦然心底升起了。
  “世界最強通靈者嗎?”
  “那么”
  “蕾要對付的那個是有多強大?”
  “需要她召集五大結社的人合作才有把握!”
  秦然在心底默念著,對于那個越發的好奇起來。
  那個究竟是什么?
  帶著這樣的想法,秦然開車直直的駛入了烈焰犬的據點,一個有著院子的兩層建筑前。
  沒有再次被人捷足先登。
  烈焰犬的留守者在看到秦然后,馬上就沖了出來。
  然后,被秦然輕而易舉的制服。
  只是一些訓練有素的普通人,對秦然來說,真的是輕而易舉。
  之后,就是史奇的掃尾和秦然的搬運了。
  不同于詛言社的書籍、施法材料為主,烈焰犬這里完全是貨幣和金銀珠寶為主,只有寥寥的兩本和神秘學掛鉤的書籍,施法材料更是幾種基礎。
  “完全以魔法物品躋身到神秘側嗎?”
  秦然回憶著之前戰斗中使用魔法武器的人。
  以蕾的描述,這樣的人并不算是真正神秘側的人士。
  不過,這并不妨礙秦然以神秘側的規矩,搬走自己的戰利品。
  畢竟,烈焰犬在其他人眼中就是一個神秘側的組織。
  在姆樂結社也是一樣的情況。
  甚至比烈焰犬結社更直接,完全就是貨幣和金銀珠寶,當秦然搬著一個需要兩個壯漢才能夠抬動的箱子放到皮卡后槽,帶動著車身都發出了一陣搖晃時,一旁的史奇忍不住的感嘆著。
  “這些家伙的斂財手段真是可怕!”
  史奇可是很清楚,秦然搬著的箱子內裝著的是什么。
  其中幾件物品,就是他一輩子都掙不到的金錢。
  “你應該說市場需求真大,才對!”
  秦然糾正著史奇的話語。
  看向史奇的目光則閃過了一絲敬佩。
  他能夠看得出史奇沒有任何的羨慕、嫉妒之類的情緒,只是單純的感嘆。
  世界上從不缺乏純粹的人。
  這樣的人,才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不是嗎?
  所以,當看到史奇又開始咒罵那些做為幫兇的大人物時,秦然不由笑了。
  “走了。”
  “目標:郊區療養院。”
  “唉,我的晚餐,我敢保證希蒙斯一定替我準備了晚餐!”
  秦然嘆著氣發動了皮卡。
  “要是不介意的話,我請你吃快餐吧!”
  “有一間店,炸薯條和漢堡的味道很不錯。”
  面對著史奇的請客,秦然很干脆的用兩個字來表明自己的態度。
  “指路!”
  快餐的味道,自然是讓人無法做更多評價的。
  它的名字已經足以說明一切。
  除去方便快捷,不耽誤事之外,沒有其它讓人稱道的地方。
  可秦然還是吃得津津有味。
  對于秦然這種,如果石頭能夠消化,撒點鹽也算是可口的人來說,基本上所有能夠入嘴的食物,都能夠吃得讓其他人懷疑人生。
  至少史奇也被影響到了。
  “難道我吃東西的方法是錯誤的?”
  看著秦然一口半個漢堡,第二口完全干掉漢堡的模樣,史奇下意識的學習起來。
  后果就是被噎住了。
  在灌了半瓶水才感覺自己活過來的史奇就想要說些什么,但當他看到秦然嚴肅的神情時,卻是很識趣的閉上了嘴。
  他順著秦然的目光看去。
  頓時,張大了嘴。
  他看到了什么?
  一座被淡淡霧氣所籠罩的建筑群。
  那種霧氣讓他想到了夜晚的墓地。
  可現在,太陽還殘余著一絲余輝。
  他們也不是站在墓地前。
  而是,郊區療養院。
  第二更
  頹廢求月票求訂閱
  今天又下雨了啊,是去涮羊肉,還是去吃驢肉鍋吶
  選擇,果真讓人如臨大敵!
  再次推薦頹廢的公眾號:吃貨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