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252 出乎預料

秦然所站的位置,加上遠超常人的感知,讓他能夠清晰的看到車隊內的一切情況。p所以,當他看到那位平日里總是一副和善模樣的廚娘將槍口對準了皮爾時,秦然整個人都是一愣。
  他從沒有想到對方會是別有用心的人。
  而且,不單單是廚娘。
  比爾,這位哈德羅的車夫、保鏢,微微的后退了一步,看似是重新裝彈,但他的手中卻摸出了一把匕,對著瓊娜的車夫、保鏢凱斯。
  “真是無孔不入!”
  秦然深吸了口氣,舉起了【mI-o2】和【蟒蛇-2】。
  ……
  砰砰砰!
  啪啪啪!
  槍彈擊打在馬車上,木屑飛濺,夾雜著火藥氣味的硝煙讓皮爾全身顫栗。
  不是害怕。
  更不是恐懼。
  而是興奮!
  雖然已經成為了赫伯特的管家,并且兼任著仆人、保鏢、廚師等角色,但是這并不代表皮爾忘卻了自己曾經的身份:戰士。
  一個身經百戰,參加過無數次戰斗的戰士。
  或許,他已經退役。
  享受著難得的和平時光。
  但安逸并沒有讓他有所遲鈍。
  相反,經過修養的身軀,越的強壯、敏捷。
  直覺更是越的敏銳。
  所以,面對這些突如其來的夜種怪物時,他第一時間做出了最正確的安排,并且,給予那些怪物最有力的還擊。
  他全神貫注的射擊著。
  似乎絲毫沒有注意到身后的危機。
  一柄細小的飛刀出現在了他的左手中。
  下一刻,手中的飛刀就要射出。
  可一顆子彈,卻更快。
  砰!砰!
  夾雜在眾多槍聲中的兩聲,是無比的不起眼。
  可帶來的結果卻是讓人吃驚的。
  廚娘和比爾的額頭中彈,副本世界的限制讓【mI-o2】【蟒蛇-2】的威力大減,可兩人的頭顱依舊被打穿了。
  綠色的血液,迅融化的身軀,讓瓊娜出了一聲尖叫。
  做為廚娘、比爾雇主的哈羅德更是茫然不知所措。
  至于另外一個年輕人科芬?
  相較于兩個好友,這位同樣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的年輕人,也是傻愣愣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身為老師的赫伯特則要鎮靜多了。
  看著已經融化成綠色汁液的尸體,老學者看向了自己的管家。
  “是2567嗎?”
  他問道。
  “嗯!”
  “邀請2567先生,真是赫伯特你最近十年來最明智的決定!”
  皮爾向著遠處一指。
  兩槍擊斃廚娘和比爾的秦然,早已經從藏身之處沖了出來,如同是出欄猛虎般,沖進了夜種怪物的隊列內,手中的【步兵長槍】上下翻飛,仿佛化作了一條黑色巨蟒,夜種怪物是碰著就死,磕著就亡。
  三個呼吸不到,夜種怪物的隊列就被打散了。
  除去死亡的,就只剩下哀嚎不已的。
  對于秦然來說,面對一群人數二十左右,實力之比普通人略強的敵人,如果是手持更加現代化的自動武器,他或許還需要考慮一二。
  但面對只是拿著一支支遂槍的對方,他完全不需要考慮。
  開啟了【普魯斯之披甲】后,就無所顧忌的大殺四方。
  當然,之前夜種怪物的自爆,可是讓秦然記憶猶新的。
  所以,他并沒有停留,度極快的穿過了這片還夾雜著未死亡夜種怪物的土地。
  轟!
  爆炸出現了。
  綠色的火焰又一次的開始了肆虐。
  秦然站在火焰范圍外,當火焰熄滅后,立刻細細的查看起來。
  有過一次錯失魔法級別物品的經歷,秦然自然不想錯過第二次。
  不過,可惜的是,這一次并沒有出現任何值得注意的物品。
  但這并不妨礙秦然查看之前的收獲。
  【名稱:漆黑之戒】
  【類型:飾品】
  【品質:魔法】
  【攻擊力:無】
  【防御力:無】
  【屬性:無聲黑暗】
  【特效:無】
  【需求:無】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這是一件偉大物品的仿造物】
  ……
  【無聲黑暗:在自身半徑百米內制造一片直徑十米的自然黑暗,阻擋光線與吸收聲音,但沒有任何的攻擊力,2次日】
  ……
  對于和【潛行】凡選擇【陰影斗篷】有些重疊的【無聲黑暗】,秦然的目光只是一掃而過。
  但在看到備注時,秦然卻是一怔。
  “一件偉大物品的仿造物?”
  “至少是傳說級別!”
  秦然非常肯定的猜測著。
  能夠被稱之為偉大,且仿造物都達到了魔法級別,這件物品的級別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這件物品也在夜種怪物的手中嗎?”
  秦然下意識的想道。
  心地不自覺的升起了一絲火熱。
  當然,理智并沒有喪失。
  他很清楚,即使夜種怪物的手里有著這么一件傳說級別的物品,他想要拿到也是難上加難。
  先不說那件傳說物品究竟在誰的手中。
  單單是能夠擁有那件傳說物品的夜種怪物,就肯定不是他現在所面對的這些‘廢柴’。
  所以,秦然很快就冷靜下來。
  僅僅是將這件事記在心底后,就向著車隊走去。
  赫伯特安慰著自己的學生。
  康蒂和洛爾負責著警戒,皮爾則是迎了上了。
  “雖然已經聽你和赫伯特說過,但第一次看到這種怪物,我還是嚇了一跳!”
  “真是一種麻煩的怪物!”
  皮爾面帶苦笑的感嘆著。
  雖然他提前現了危險,但也就是在對方出手的那一剎那,感知到了那股殺氣而已,在此之前,他是一點都沒有現的。
  面對這種極善偽裝的怪物,即使是自認為勇敢的皮爾也是心中沒底。
  “所以,為了安全考慮,我們需要再做一次檢測了!”
  “我們無法辨別其他人!”
  “但在身邊的人,卻是需要確認清楚的!”
  秦然說道。
  有了廚娘和比爾的例子,秦然可不想在遇到類似的情況。
  雖然他有把握其他人不會是夜種怪物,但這樣的把握遠不如實際檢測來的穩妥。
  而皮爾馬上就明白了秦然的意思,立刻轉身走向了赫伯特。
  他同樣不想要在面對外部敵人的時候,還擔心著身后。
  之后,在車隊又一次出前,由赫伯特帶頭完成了這次檢測——以匕戳破手指。
  并且,赫伯特很詳細的向剩余所有人講述了夜種怪物的特點。
  除去比普通人力量大、度快和無視一般刀劍外,最主要的說明了夜種怪物在疼痛之下是無法保持人類模樣的和夜種怪物的血液是綠色的兩點。
  有著赫伯特帶頭且說明,這樣的檢測很快就完成了。
  就如同秦然猜測的那樣,剩余的人中,沒有一個人是夜種怪物。
  同時,秦然的支線任務【護衛篩選】出現了完成的字樣。
  “將比爾也計算其中嗎?”
  秦然一皺眉,不過,馬上就舒展開了。
  或許支線任務的介紹字陷阱,但比爾充當護衛卻是不爭的事實。
  “太大意了!”
  再次掃視了一眼支線任務【護衛篩選】后,秦然心底又一次的警告著自己。
  他明白,這一次他現比爾真的是運氣好。
  對方以哈羅德的車夫、保鏢身份出現,一直處于他的視線盲區。
  因為,秦然選擇相信赫伯特,并且將這份信任延伸到了哈羅德身上,由此比爾也獲得了他的信任。
  加上比爾一直以來的表現,他從沒有懷疑過對方。
  更加不用說那位廚娘了。
  他記得他還稱贊過對方。
  “如果能夠提前現那位廚娘的話,應該又是一條支線任務吧?”
  秦然心底浮現一絲懊悔。
  但隨著車隊的再次出,這一絲懊悔,瞬間被秦然拋開了。
  他不允許自己因為過去的懊悔,影響到之后的計劃。
  依舊是秦然充當偵騎,車隊隨后而行。
  一直到天亮為止,他們都沒有再遇到襲擊。
  甚至,一周后,當他們即將到達伊索古城時,一路都是平平安安安。
  仿佛那一夜的襲擊就是幻覺般。
  可所有人都是面色沉重。
  哪怕是瓊娜都現了一點不對勁。
  秦然更是眉頭緊鎖。
  對方不可能就這樣放棄!
  路途上不在出手,只有一個可能……
  “它們將選擇在伊索古城動手!”
  頓時,秦然雙眼一瞇。
  隊伍中,不止秦然一個人想到了這個可能。
  赫伯特、皮爾也都想到了。
  剩余的兩個護衛也不例外。
  那位自稱為康蒂的賞金獵人更是直接提了出來。
  “我們不能夠在這樣走下去了!”
  “這只會讓我們一頭扎進對方的埋伏圈中!”
  對方這樣的說道。
  “你有什么好建議嗎?”
  秦然問道。
  目光則是沉吟的看向了這位一路上沉默寡言的護衛。
  與另外一位擅長言談的護衛洛爾相比,康蒂真的是可以稱之為沉默寡言的典范。
  對方可以一天都不說一句話。
  即使需要說話的時候,也是盡可能的用點頭和搖頭表示。
  這次提議可以說是對方加入到隊伍中第一次說出了這么多話語。
  而這樣的反常,讓秦然心底不自覺的提高了警惕。
  ps第一更~
  頹廢求月票~求訂閱~
  再次推薦頹廢的公眾號:吃貨龍
  里面有大家意想不到的好東西喲~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