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250 武器

這是一根全金屬制成的狼牙棒,入手分量頗重。p而在粗大的棒身上,更是布滿了大拇指粗細的尖刺,在陽光下,散發著非同一般的猙獰感,令看到的人心底一陣發寒。
  【名稱:粉碎之狼牙棒】
  【類型:冷兵器.重武器】
  【品質:魔法】
  【攻擊力:較強】
  【屬性:粉碎
  【特效:無】
  【需求:力量D,冷兵器.重武器(精通)】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想使用全金屬制成的它,你不僅需要技巧,更加需要力量!】
  ……
  【粉碎Lv1:能夠輕易的捏碎輕型護甲(防御力判定為較弱、一般),并對中型護甲砸成一定傷害(防御力判定為較強)】
  ……
  秦然輕松的舞動著【粉碎之狼牙棒】,雖然沒有技巧,只有蠻力,但是那呼呼的破空聲,卻讓周圍的傭兵、賞金獵人面色發白,兩股顫顫。
  不少抱著其它打算的傭兵、賞金獵人開始膽怯了。
  之前的半月形氣勁、漫天的腿影,還有眼前的狼牙棒,都讓他們非常明白,秦然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存在。
  因此,當比爾、凱斯開始真正意義上的考核這些前來應聘的傭兵,賞金獵人時,已經散去了一大半。
  這大大減輕了比爾、凱斯的工作量。
  最終,能夠通過兩人考核——以冷兵器對戰與火藥武器射擊為主的人數,也只不過是兩個。
  一個是秦然重點關注的對象之一:紅色齊耳短發,自稱為康蒂的賞金獵人。
  在與比爾的冷兵器對戰中,對方完全沒有使用武器,僅僅是依靠徒手,就將比爾壓在了下風。
  射擊更是表現出了凱斯望塵莫及的實力。
  而且,自始至終,對方都沒有放下背后碩大的箱子。
  另外一個則是自稱為洛爾的中年傭兵。
  對方之前并沒有在秦然重點關注的對象中。
  不過,只有一條胳膊的對方,在與比爾冷兵器的對戰中卻表現的極為出色,僅僅兩招就打飛了比爾手中的長劍。
  這也是對方火藥武器射擊很一般,但依舊入選的重要原因。
  秦然帶著兩個入選的護衛走進了赫伯特的居所,將兩人介紹給赫伯特。
  “康蒂,賞金獵人!”
  “洛爾,傭兵!”
  “兩位好。”
  赫伯特微笑的站了起來,與兩個新入選的護衛打著招呼。
  一旁的大家伙則是憨憨的跟在赫伯特身后,好奇的打量著兩人,不過,當看到秦然掃來的目光時,立刻懼怕的伸手抓住了赫伯特的衣襟。
  這讓秦然一挑眉。
  向著一旁走去。
  當然,目光自始至終都放在這里。
  不論是康蒂,還是洛爾,都沒有獲得他的完全信任。
  而且,在支線任務【護衛篩選】完成前,他不會放松警惕。
  另外兩個臨時護衛比爾、凱斯則是在秦然的示意下開始休息了。
  一夜的輪守,再加上半天的護衛篩選,即使兩人身體素質不錯,也是精神不濟了。
  到天黑前的這段時間,足夠兩人獲得充足的休息時間。
  因此,白天的護衛工作就是有秦然和剛剛加入的康蒂、洛爾負責。
  在簽訂了一份還算優厚的合同,并且領取了一部分定金后,兩人沒有怨言的加入到了白天的護衛任務中。
  直到太陽下山,兩人都出色的完成著各自的任務。
  在天色完全黑下來的時候,皮爾和科芬返回了,帶著數匹戰馬、一輛裝滿物資的馬車,和兩只獵犬。
  兩只獵犬牽在皮爾的手中,表現的溫順、聽話。
  但那行走間,矯健有力的四肢和時不時豎耳傾聽,以及露出的鋒銳牙齒的模樣,卻表明著它們對于主人一方來說的可靠。
  至于敵人?
  則是相當的威懾。
  而秦然看著兩只獵犬,雙眼卻是一亮。
  夜晚在野外,如果有著獵犬幫助守夜,安全方面至少會提升一個等級。
  如果不是沒有相應的技能,且花費頗大的話,秦然也不介意養上一兩只獵犬做為自己的幫手。
  但這不妨礙,秦然對兩只獵犬表現出友善。
  事實上,居所內,除去瓊娜和廚娘外,剩下的人都對兩只獵犬表現出了相當的喜愛,包括大家伙在內。
  眾人圍繞著兩只獵犬談論著。
  哈羅德則是拿出晚餐剩余的肉拋給了兩只獵犬。
  兩只獵犬表現出非常意動的模樣,但卻并沒有去吃,一直到皮爾出生后,才撲過去狼吞虎咽。
  “真是訓練有素!”
  看到這一幕的秦然贊嘆著。
  “高德納犬,傳說中尼克王朝士兵們最好的伙伴!”
  “身上帶有特殊力量的圖騰,可以與最兇猛的獅虎戰斗,以戰犬聞名于世,不過,只是傳說——雖然老師深信不疑,并且花大代價讓皮爾畜養了這兩只高德納犬,但卻沒有那樣的神奇!”
  “當然,誰也無法否認它們是最好的獵犬和護衛犬!”
  科芬在一旁解釋道。
  “能夠這樣興致勃勃的給我講述,你一定帶來了好消息!”
  秦然笑了起來。
  “您又怎么知道,這不是在向您表示歉意呢?”
  科芬苦笑道。
  “沒有發現線索?”
  秦然一怔。
  這有些出乎他的預料了。
  大家伙的體型,注定了對方走在哪里都會是焦點,雖然有著一些辦法隱藏,但也只能夠隱藏一時,絕對不能夠隱藏一世。
  除非對方讓大家伙完全的不露面。
  可這又是不可能的。
  立刻,秦然想到了什么。
  “發生了什么意外?”
  他問道。
  “在我打聽到大家伙的下落時,皮爾先生接到了伯爾市政府的公函——希望老師即刻、馬上出發,不要再耽擱下去,為此伯爾市政府直接替老師準備了武器、足夠的物資、戰馬。”
  科芬特意加重了‘即刻、馬上’的發音。
  “同理,如果老師不馬上開始伊索古城之行的話,市政府將會撤銷一切資助,并且將會去下議院起訴老師。”
  “大家伙和伯爾市政府有什么關系?”
  年輕人不解的看著秦然。
  “大家伙和伯爾市政府沒關系!”
  “只是和一些怪物有關系!”
  說著,秦然的目光看向了赫伯特、皮爾。
  恰好,兩人也抬頭看向這里。
  下一刻,三人同時站了起來,向著一旁走去。
  “夜種真的存在?”
  皮爾這位學者的管家、仆人、保鏢,這個時候還有些發懵。
  “當然!”
  “而且,它們遠比我們想象中的勢力龐大!”
  “在之前三個家伙,趁你前往市政府拿取捐款時恰巧出現在這里,我就有過一些懷疑,現在更是毋庸置疑了。”
  “夜種至少在伯爾市政府中占有一席之地!”
  “現在,他們迫不及待的要讓赫伯特離開,也足以證明那個將大家伙當做誘餌的家伙,就是夜種怪物之一!”
  “也因此,他們擔心我們順藤摸瓜,找到更多的夜種怪物!”
  秦然點了點頭說道。
  “也就是說,我們必須要離開了?”
  皮爾皺起了眉頭。
  顯得有些不甘心。
  “從眼前看來是必然的!”
  “除非你能夠分辨出誰是人,誰是夜種怪物——雖然這并不困難,但是不要忘記你要分辨的人的身份,他們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如果他們真的是夜種怪物,那么一切好說,我們有著絕對的立場!”
  “可一旦搞錯了,我們必然會陷入到一種極為尷尬的境地,到時候真正的夜種怪物完全可以利用手中的權勢,給我們冠上‘刺殺政要’等名頭,將我們通緝!”
  “即使普通的警察,奈何不了我們,但軍隊呢?”
  秦然說著一聳肩。
  幾支遂發槍,秦然不在乎。
  就算是幾十支,秦然也無所謂。
  但是,火炮呢?
  幾門、十幾門火炮齊射,就算是有【普魯斯之披甲】也沒用,而當這個數量再次激增的時候,除去粉身碎骨,秦然就想不到其它的可能了。
  “2567,你曾說過伊索古城內可能藏有隊伍夜種的‘武器’吧?”
  赫伯特突然開口了。
  “嗯。”
  “不過,那只是一個猜測!”
  秦然強調著。
  “即使只是猜測,也足以讓我們行動起來了!”
  “出發吧!”
  “我們沒有更多的選擇!”
  “而且,我們需要做好準備——我有預感,那些‘夜種’不會讓我們安全抵達伊索古城的!”
  赫伯特轉身走了回去。
  秦然、皮爾緊緊的跟了上去。
  大約半個小時后,一個小型的車隊連夜出發了。
  車隊中的每個人都佩戴武器,面色凝重的盯著四周。
  即使那位廚娘都不例外。
  雖然赫伯特并沒有詳細的說明,但是匆匆的連夜出發就已經說明了事情有了變化,且是不好的變化。
  因此,每個人的內心都滿是緊張。
  秦然也不例外。
  不過,數個副本世界的歷練,讓他早已經習習慣了這種緊張。
  所以,秦然主動提出走在車隊最前方充當偵騎。
  沒有相應技能的秦然,并沒有選擇騎馬,而是步行前進。
  他和身后的車隊保持在二十米左右。
  一個發生意外,既能夠預警,又能夠支援的距離。
  漆黑的夜色,讓人感到壓抑。
  尤其是當月亮被一朵烏云遮住時,周圍立刻變得伸手不見五指起來。
  正在前行的秦然,突然腳步一頓。
  因為,他耳中屬于車隊的聲音突然消失了。
  不論是馬兒的踩踏聲。
  還是車輪的碾壓聲。
  都消失不見了。
  PS第一更~
  頹廢求月票~求訂閱~
  再次推薦頹廢的公眾號:吃貨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