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頹廢說一下明天的更新捎帶求一下

?嗡!
  金屬的輕鳴從對方手中長劍上發出。
  那把長劍,劍身本來黝黑沒有一絲寒芒,看起來如同是一根燒焦的木棍,但是隨著這一陣輕鳴卻泛起了綠色的光芒。
  并不是生命的翠綠。
  而是一種黯淡,好似將灰色加入其中的綠。
  讓人看到的第一眼,就覺得難受、不舒服。
  秦然也不例外。
  他看著對方手中的長劍,眉頭下意識的一皺。
  就在這一皺之間。
  呼!
  那掛著骸骨,滿是殘肢斷臂的房間中,鋪滿了鮮血的地板,突然的燃燒起來。
  不是正常的赤紅色火焰,而是……
  綠色!
  與對方手中長劍上的綠色光芒很相似。
  下一刻,這些綠色火焰,就《無》《錯》如同是乳燕歸巢般,被一股特殊的力量牽引著,紛紛向著那把長劍涌去。
  秦然心底一凜,手指就要扣動扳機。
  但馬上出現的一幕,卻出乎秦然的預料。
  啪!
  對方避之不及的把長劍扔在了面前,轉身就跳上了屋頂破開的大洞。
  “快跑!”
  并且在離開前不忘告知秦然一聲。
  秦然雖然不知道究竟為什么會發生眼前的一幕,也不會相信對手的話語,但是直覺中出現的危機感卻讓他明白該怎么做。
  【普魯斯之披甲】
  【鴉之迅捷】
  護腕幽光一閃,秦然的身體表面立刻浮現了一層防御力場,滿是黑色羽毛的斗篷微微抖動間,整個人就如同離弦之箭般向外沖去。
  當秦然沖出房屋時
  轟!
  巨大的爆炸出現了。
  一顆綠色的火球,在夜空下升騰而起,直徑超過三米,強勁的氣流夾裹著碎木、碎石和一些骨頭以堪比強弓勁弩的力道射向四面八方。
  嗖嗖嗖!
  那極速的破空聲中,直徑四、五十米的范圍內,都被波及在內。
  奮力奔跑的秦然,也被波及其中。
  不過,有著【普魯斯之披甲】帶來的強大級別防御,這樣的波及卻根本難以對秦然造成任何的損傷。
  可扭頭望去的秦然心底卻滿是驚駭。
  如果不是他已經離開了爆炸的核心范圍,哪怕是有著【普魯斯之披甲】,恐怕也是難以幸免。
  看看那被夷為平地,只剩下個近兩米深坑的爆炸點,就可以想象是多么巨大的威力了。
  要知道,那里原本是七八個房間組成的房屋。
  “陷阱!”
  “是針對那個黑影的陷阱!”
  “雙方都異常的熟悉,一方追擊,而一方布局。”
  “而我只不過是恰好進入其中,被殃及的池魚!”
  秦然回憶著之前的一幕,嘴角不由泛起了苦笑,然后,他立刻轉身去尋找被磚石淹沒的胖大身影,希望從對方嘴里獲取一些線索。
  雖然一切看起來都是恰逢其會,但是那綠色的火焰,讓秦然本能的聯想到了卡爾金和車夫尸體融化后的綠色汁液。
  而且,卡爾金之前對于暗子房間的描述,實在是太詳細了。
  不像是臨時瞎編的謊言。
  當然,也許這一切只是一個巧合。
  但如果不是呢?
  這讓秦然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返回的腳步。
  以他現在的角度,能夠清晰的看到對方被埋在磚石下面的模樣。
  當最上面的一根橫梁被搬開后,額頭紅腫的對方,出現在了秦然面前。
  “撞到了頭部,陷入昏迷,而被磚石掩埋。”
  “可也正因為磚石的掩埋,才避免了在爆炸中受到更大的波及。”
  “真是好運氣!”
  秦然一把將那胖大的身軀抗在肩上,飛快的向著一側的黑暗中跑去。
  而在他的身后,后知后覺的巡警們又一次的出現了。
  與之前一樣。
  同樣沒有發現秦然的蹤影。
  ……
  當秦然回到赫伯特的居所時,已經是凌晨三點左右了。
  除去赫伯特本人還在書寫著什么外,只剩下兩個輪流守夜的車夫了,瓊娜和廚娘已經在帳篷內陷入了熟睡。
  哈羅德則是抱著一柄長劍,坐在篝火旁,微微打著鼾。
  年輕人執意要加入守夜的隊伍中,不過,看起來效果不是很好。
  “收獲不錯?”
  赫伯特看著肩膀上扛著人的秦然,放下了手中的鉛筆,一邊揉著手腕,一邊打趣道。
  “真的不錯!”
  秦然將肩膀上的大家伙放了下來。
  對方的體重就如同對方所看到的胖大身形一樣沉重。
  甚至,更重一分。
  如果不是扛著對方的話,秦然絕對能夠更早一點回來。
  “除了這個大家伙外,還有一些事情!”
  秦然并沒有隱瞞卡爾金和對方車夫的事情。
  他希望從赫伯特這里獲得一些幫助。
  畢竟,對方是知識淵博的‘學者’,很有可能會知道卡爾金和對方車夫身上發生了什么事情。
  而且,即使他不說,旁邊昏迷的大家伙,一旦醒來的話,也會說出一些事情。
  與其那樣,還不如主動說明,尋求幫助。
  “面容好似被烈焰燒毀一般的腐爛?”
  “卻又能夠保持神智的清晰?”
  “憑借皮膚肌肉可以不懼一般的刀劍?”
  “這是什么樣的生物?”
  “似乎和某個傳說中的怪物類似!”
  “不、不,有些不同,那些怪物更加高大!”
  “那是……”
  赫伯特喃喃自語著。
  整個人都陷入到了之前秦然見到過的沉浸狀態中。
  頓時,秦然一聳肩。
  之前的經歷告訴著秦然,一旦赫伯特陷入到這種狀態,他能夠做的就是靜靜的等待。
  不過,對于這樣的等待,秦然這次卻滿是期待。
  因為,他從赫伯特的喃喃自語中,可以確認,赫伯特對于卡爾金和對方車夫的變化是有著一些線索的。
  “漫長的一夜!”
  秦然向著篝火中加入了兩塊干柴,看著濺起的火星子和越發旺盛的火苗,不由長長的吐了口氣。
  接著,秦然瞇起了雙眼,假寐著。
  他很清楚,當天亮后,會有更多的事情等著他。
  當然,該有的警惕還是會有。
  要知道,那個胖大的家伙就在身邊,一旦醒來后,秦然并不認為兩個車夫能夠對付得了對方,即使他們手持武器也是一樣。
  連續撞破、撞塌房門、墻壁的對方,雖然最后被房梁砸暈,但頭部除了一些紅腫外,基本上就是沒事。
  其它部位,更是連皮都沒擦破一點。
  檢查過對方身體的秦然,可以很肯定的得出這樣的結論。
  對方表現出了非凡的防御力。
  這樣的防御力,足以讓秦然多出一些猜測。
  “對方是否和卡爾金、車夫也進行了類似的‘異變’?”
  秦然一邊想著,一邊放松著身體。
  除去篝火內木柴的輕微爆裂聲外,整個居所附近,就沒有了任何聲響。
  當兩個車夫又進行了一次交接后,朝陽驅散了天空中的最后一絲黑暗。
  嶄新的一天開始了。
  而剛剛從帳篷內爬出的瓊娜則發出了一聲驚呼。
  少女的目光看向了遠處。
  在那里,六七個全副武裝的人正向著這里走來。
  而且,在更遠的地方,少女視線所及之處,還有著更多的人,向著這里走來。
  PS第一更~
  醫院排隊比頹廢想象中的還要困難……
  一個早上+上午什么都沒干,就排隊了,接著是治療,頹廢回到家已經快五點了,要知道頹廢可是早上八點就出門的!
  唉!
  這是今天的第一章!
  第二章,頹廢正在努力碼!
  再次,向大家說聲抱歉。
  第二十章殃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