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求個~

“酷愛私刑的劊子手?”p“原來人們是這樣評價我的……”p“很不錯,我很喜歡1p威爾克發出了陣陣輕笑,似乎是真的喜歡這樣的評價一般,但是看著靠近的對方,秦然卻是如臨大敵。
  秦然不知道對方是真笑還是假笑。
  但是,從對方身上出現的威壓卻是越來越劇烈了。
  【震懾】的提示一直在他的視網膜上刷新著。
  噗通!
  一旁的希蒙斯在對方的氣勢威壓下徑直坐倒在了地上,整個人臉色蒼白,汗水如雨下般的滴落。
  “嘖嘖!”
  “希蒙斯你這個自作聰明的家伙!”
  “你難道忘記了你的老師是怎么死的嗎?”
  “一個小小的密道,竟然就指望騙過我?”
  “夜魔結社可是曾經最古老的刺客組織!”
  “自作聰明的人,會有什么下場?”
  威爾克整理了一下自己紅色襯衣的袖口,將袖口擼到了肘關節以上,整個過程,都是慢條斯理的。
  就如同他的話語一樣。
  但話語如刀,深深的刺痛了希蒙斯。
  希蒙斯蒼白的臉色一瞬間變得通紅。
  因為,憤怒!
  “威爾克……噗!”
  希蒙斯想要掙扎的站起來,可更大的壓力出現在了他的身上,令希蒙斯完全沒有抵抗的噴出了口鮮血,委頓在地,整個人都幾近昏迷。
  秦然則是同樣完全無法抵御這股氣勢,身形連連后退。
  【震懾】的提示越發的頻繁了。
  秦然很清楚,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對方什么都不用做,僅僅依靠氣勢就能夠瓦解他的戰斗力。
  一旦陷入了【震懾】的狀態,他就真成了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了。
  【使用黃金屬性點……】
  【精神e→e+】
  沒有猶豫的,秦然動用了一張底牌:黃金屬性點。
  積攢的2個黃金屬性點,立刻被消耗了一個。
  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
  原本好似狂風驟雨般的壓力,頓時變成了微風細雨。
  雖然還殘余著不適感,但是對秦然的行動卻沒有了阻礙。
  然后,秦然搶先發動了攻擊!
  眼前的局勢已經不是逃避可以解決的了。
  既然逃避不行,那就只剩下了搏命。
  如果連命都不搏的話,那就真的是一點機會都沒了。
  而且,盡管對手強大無比,但他并不是一點機會都沒有。
  想著對方夜魔結社的身份和夜魔結社對阿爾卡特島的覬覦,再加上他這個知情人的身份。
  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了秦然急速轉動的大腦中。
  呼!
  秦然右腿卻如同長矛般直刺而出,烈焰包裹的靴子帶起了一片高溫。
  “咦?”
  威爾克對于秦然能夠在自身威壓下還能夠發動攻擊表示了驚訝。
  但也就是如此了。
  有過和秦然短暫交手經歷的威爾克并不認為,秦然的攻擊能夠對他造成什么傷害,即使此刻秦然右足上的烈焰環繞,看起來聲勢驚人。
  因為,秦然的力量相差他太多了。
  至于烈焰?
  面對秦然右腳上出現的烈焰,或者說是,這種程度的烈焰,威爾克越發的輕蔑了。
  以一種漫不經心的態度,威爾克抬起了右手,無視著秦然右腳上的烈焰,抬手抓取。
  他要抓住秦然的右腳,然后將其扭斷。
  當然,這只是一個開始。
  為了詢問出他想要的信息,威爾克不介意更加徹底的折磨秦然。
  可就在威爾克的右手碰到秦然右腳的時候,臉色卻是一變。
  秦然右腳上的力量遠遠超出了他的估計。
  那是一股僅比他遜色一籌的力量。
  之前的無力掙脫是假象!
  為的就是此刻引我上當!
  我被戲弄了!
  這樣的想法瞬間出現在了威爾克的腦海中。
  羞怒感從威爾克的心底升起,頓時讓對方的眼神變得兇惡起來。
  砰!
  手足相碰撞。
  烈焰與凍氣糾纏爆裂,一大片的水霧隨之而出。
  秦然向后退了一步,威爾克卻是如影隨形,手掌中蘊含的凍氣,迅速的拉低了整條密道的溫度。
  呼吸間已經可以清晰的看到白霧哈氣。
  剛剛浮現的水霧,紛紛化作冰晶飄落。
  威爾克覆蓋著凍氣的手掌直插秦然的小腹。
  后退中的秦然卻順勢踢出左腿,以比之前更快一分的速度,腳尖不差分毫的點在了威爾克的手掌上。
  啪!
  脆響中,威爾克的手掌被踢的一歪,即使凍氣隨著秦然的腳尖開始向著小腿處漫延,但威爾克的臉色依舊變得鐵青。
  速度!
  秦然表現出的速度,竟然和他不相上下,甚至可以說是略勝一籌。
  連連失算,心底瘋涌而起的殺意,讓威爾克抬起宛如堅冰手掌抓向了秦然的咽喉。
  但很快的,威爾克就將這份殺意壓抑了下去。
  秦然是必須死的!
  可那是以完成了組織交給他的任務為前提。
  因此,下一刻,抓向秦然咽喉的手掌,就變成了抓向.胸.口。
  啪!
  咔咔!
  當威爾克的手掌接觸到秦然的.胸.口時,凍結的聲音連綿不絕的響了起來。
  呼吸間,冰霜就將秦然的身體覆蓋了小半,連帶著被凍結的左腿,秦然還能夠活動的地方只剩下了右腿、雙手和脖子以上。
  砰!
  秦然被威爾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并且,隨著冰霜的漫延,秦然能夠活動的部位越來越少。
  不過,秦然卻是心中一定。
  哪怕生命值減少的提示不斷出現,【重傷狀態】已經出現。
  因為,眼前的局面和他預計的一樣。
  對方沒有給他致命一擊!
  對方需要從他的嘴中得到更多屬于阿爾卡特島的信息。
  這就是他的機會!
  看似躺倒在地,毫無反抗之力的秦然耐心的等待著。
  而他的手不著痕跡的摸向了后.腰。
  “2567,你很讓我意外!”
  “但請你相信,這絕對不是什么好消息,在之前后到你死亡的時間里,我會讓你后悔這份意外!”
  威爾克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意圖。
  因為,他有把握,在他的酷刑下,秦然會為了迫不及待的死去,而告知他所有他想要知道的一切信息。
  “我們從什么地方開始呢?”
  “是從你的牙齒?”
  “還是你的手指?”
  “其實我更加愿意從你的舌頭開始,但是我希望從你的嘴中得到我想要的信息,所以,我不得不挑選其它不喜歡的位置!”
  威爾克揪著秦然的頭發,一把將秦然從地上拽起。
  嘴中威脅的話語連連不斷。
  他希望看到秦然神情中的恐懼。
  但令他失望的是,秦然臉上竟然一片平靜。
  威爾克一皺眉,心底突然升起了一股危機感,讓他下意識就要甩手將秦然扔出去。
  可秦然卻要比他搶先一步!
  以還能夠行動的雙臂,秦然猛地將威爾克牢牢抱住。
  而在秦然的左右手中,則各握著一枚手雷。
  拉了環的手雷。
  “意外總是驚喜!”
  秦然低聲在威爾克耳邊說道。
  轟!
  ps第一更~
  昨天頹廢求了一下,大家對頹廢的支持,頹廢收到了~
  所以,今天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