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62 手

出租車停在了圣者花園前。p秦然結算了車費后,邁步下車,打量著眼前的花店。p沒錯,圣者花園就是一間花店。p一間不是很大,卻極為精致的花店。
  左右兩個不大的櫥窗前,一面擺放著多彩的花卉,姹紫嫣紅,一面則是單純的綠意蔥蔥,顯得生機勃勃。
  那扇僅能夠單開,通過一人的門,就在兩個櫥窗的中間位置。
  任何走進這扇門的人,都會仿佛置身在森林、草原。
  鼻尖甚至能夠出現泥土的芬芳。
  站在門前的秦然揉了揉鼻子。
  他確認這不是幻覺,而是真的!
  下意識的,秦然掃視了一眼位于兩邊的花卉與綠色盆栽。
  “魔法陣?”
  秦然看著兩邊以特殊方式排列的花卉與綠色盆栽,有些不太確定。
  精通級別的【神秘知識】讓他能夠暢通無阻的閱讀大部分的特殊知識,但是想要精確的辨別一個魔法陣的話,還是力有未逮的。
  最終,沒有得出確切結論的秦然,看向了眼前關閉著的門。
  門的上側有著被框架一分為二的玻璃窗戶。
  不過,并不是那種清晰可見的類型,而是帶著花紋、凸起的毛玻璃,比浴室內常用的那種,還要厚重一些。
  即使秦然的感知達到c-級別,但有著這樣的玻璃阻擋,也只是能夠隱隱約約看到店鋪內有著人影的走動而已。
  想要真實的看到店鋪內?
  除非能夠透視。
  而到了這時,秦然才猛地覺,兩邊櫥窗花卉、盆栽的擺放,也恰到好處的阻擋了外邊人們的視線。
  很符合特殊人士的‘隱蔽’需求。
  秦然心底評價著,然后,推開了面前的門。
  叮叮!
  掛在門后的鈴鐺,隨著門扉的開啟,而響了起來。
  “歡迎!”
  拿著噴壺,正在給面前花花草草澆水的男子沖著走進花店的秦然打著招呼。
  對方一身暗紅色的西裝,左邊胸前的口袋中放著一塊白色的手帕,微微露出一角,黑棕色的半長全部整齊的梳到了腦后,嘴角上翹,好似帶著一抹笑意,但雙眼卻是平靜無波。
  可以說,除去對方手中的噴壺外,一塵不染的對方和整個花店都是格格不入的。
  顯然,對方不可能是圣者花園原本的老板:希蒙斯。
  “你可以稱呼我為卡爾羅斯,代表暗星結社而來!”
  “我以為我會等待更多的時間!”
  “但2567,你比想象中的還要果斷一些!”
  “而我喜歡這樣的性格,所以,我認為我們可以有著一次較為愉快的交談!”
  對方做著自我介紹。
  然后,自稱為卡爾羅斯的男子向著秦然微微欠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雖然僅僅是一個很簡單的動作,但卻給秦然一種熟悉的感覺。
  斯坦貝克!
  秦然瞬間想到了那位膽小的含羞草。
  眼前的卡爾羅斯有著和含羞草類似的氣質。
  但本質上的強大,卻是足以讓后者望塵莫及的。
  哪怕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表現出來,但秦然面對對方時,卻時刻的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力。
  這讓秦然感到很不舒服。
  不過,早已經預想過會生什么的秦然,并沒有因此而變得膽怯。
  看了對方一眼,秦然緩步向內走去。
  再經過了一扇玻璃門后,秦然進入到了一個較為現代化裝飾的房間內,一位個頭不高,體型略胖,穿著格子襯衫,擠著圍裙的中年男子正在房間中,急躁的踱著步子。
  看到突然走進來的秦然,對方一愣。
  “希蒙斯?”
  秦然掃了一眼對方袖口、褲腳上的泥土,猜測的問道。
  同時,目光警惕的看向房間一側的房門。
  雖然有著房門的阻擋,視線無法看到其中惡情況,但秦然可以肯定,那里有人。
  呼吸聲實在是太明顯了。
  “是我!”
  “你一定是2567!”
  “太好了!妮凱蕾呢?”
  對方欣喜的說著,就向著秦然身后看去,但看到的卻是緩步而入的卡爾羅斯。
  立刻,希蒙斯的面容就是一變。
  “妮凱蕾沒有來,你很失望吧?”
  卡爾羅斯似笑非笑的看著希蒙斯。
  “當然!”
  “如果妮凱蕾在這里的話,我很期待你還能夠笑的出來!”
  希蒙斯冷哼了一聲。
  “我當然能夠笑的出來!”
  “畢竟,我們不是敵人!”
  “不論是對妮凱蕾,還是對你,或者是2567,我們暗星結社都沒有任何的敵意——我出現在這里的原因,只是想要詢問2567一些事情而已!”
  卡爾羅斯保持著那種笑容,聲音清晰的說道。
  而在話語聲落下后,卡爾羅斯就打了個響指。
  啪!
  清脆的響聲后,一側的房門打開了,一隊捧著各種不同物件的人走了出來。
  在秦然的注視中,一張四方的桌子出現在了房間中,上面鋪著白色的桌布,銀色帶著蓋子的餐碟極為有序的擺放在了桌布上,在柔和的燈光下,散著明亮的光澤,但與之蓋子下散出的香味相比較,這樣的明亮卻又顯得黯然失色了。
  “不介意的話,我們邊吃邊談?”
  卡爾羅斯看似詢問,卻早已坐在了手下搬來的椅子中。
  希蒙斯冷笑了一聲,也坐了下來。
  秦然則是坐到了希蒙斯的一邊。
  “牡蠣奶油湯,蜜汁火腿和果木小牛排是我的最愛!”
  “千層面和提拉米蘇希望你們能夠喜歡!”
  卡爾羅斯猶如一位主人般,向著客人介紹著午餐的食物。
  周圍的手下則充當著侍者,每當卡爾羅斯介紹一道食物時,就會打開蓋子,本就從蓋子與餐盤縫隙間散出的香味,一下子就濃郁了起來。
  牡蠣奶油湯的鮮美、蜜汁火腿的甜美和果木小牛排的清香一瞬間就融合到了一起,開始沖擊著秦然的嗅覺。
  而當千層面中的奶酪熱氣與提拉米蘇的冷氣碰撞后,一股有別于之前的甜味出現了。
  那是一種滑膩卻又不讓人厭煩的甜,令秦然食指大動。
  不過,理智卻告訴著秦然現在應該怎么做。
  他略帶遺憾的掃視了一眼面前的食物后,目光看向了卡爾羅斯。
  希蒙斯的目光更是從始至終都沒有離開卡爾羅斯。
  但在兩人目光的注視下,卡爾羅斯卻絲毫沒有任何不適,他拿著湯勺,將牡蠣奶油湯澆在了蜜汁火腿上,充分的與火腿的油脂攪拌后,這才拿著餐刀沾了一絲混合后的汁液,涂抹在了果木小牛排上。
  之后,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吃。
  “我很喜歡這種混合的味道!”
  “你們也可以試一試!”
  卡爾羅斯邊吃邊說。
  “說明你的來意,不要再這樣裝腔作勢下去了!”
  希蒙斯語氣不好的說道。
  “真是不懂得食物之美!”
  “2567你呢?”
  卡爾羅斯的目光看向了秦然。
  “如果與不合適的人同桌,那么,再美味的食物,也會變得無味,強迫自己吃下去的話,就會如同嚼蠟般!”
  秦然回答道。
  “很不錯的說法!”
  “難怪我一直喜歡的味道,今天有些變味了!”
  卡爾羅斯扔下了刀叉。
  鐺!
  金屬的刀叉與瓷盤子生了碰撞。
  清脆的撞擊聲中,卡爾羅斯抽出了盤子下的餐巾,擦了擦嘴。
  他的目光在秦然、希蒙斯間掃視著。
  就如同是一頭還未吃飽的野獸,正在挑選下一個獵物般。
  在秦然的視網膜上【震懾】的提示不斷的升起。
  不過,卻都檢定通過,并沒有出現異常狀態。
  就這樣沉默了數秒鐘后,卡爾羅斯卻是再次的笑了起來。
  “開個玩笑!”
  對方這樣的說道。
  但秦然能夠辨別的出,對方的眼神,絕對不是想要開玩笑的意思,如果他或者希蒙斯陷入到了【震懾】的狀態,絕對會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一個不太好也不太壞的組織,有著自己的規則,并且按照規則行事!’
  對于妮凱蕾給暗星結社的評價。
  秦然深表懷疑。
  畢竟,眼前的卡爾羅斯,全身上下都充斥著戲耍他人、裝腔作勢的感覺,怎么看都不像是有著自己規則的人。
  或者卡爾羅斯是個例外?
  秦然這樣的想道。
  “我的目的,2567你應該是有所猜測的!”
  “我希望知道你和你的同伴在登上了阿爾卡特島后生的一切!”
  “同時,我希望這樣的事情,你不會再向他人提前!”
  “當然,妮凱蕾并不在這個范疇!”
  卡爾羅斯一邊說著一邊向著希蒙斯做了個請的手勢。
  希蒙斯帶著怒氣瞪視了卡爾羅斯一眼,然后,又看了秦然一眼后,就在卡爾羅斯手下的‘押送’下,向著一側的房間走去。
  整個過程,希蒙斯都沒有反抗。
  也沒有給秦然更多的提示。
  因為,他很清楚,面對卡爾羅斯,除非是妮凱蕾親自來了,不然任何的手段,都是沒有用的。
  秦然同樣也清楚這一點。
  所以,在目送希蒙斯離開后,秦然就準備開口了。
  他準備將曾經告知妮凱蕾的話語,再轉述一遍。
  “我……”
  但就在秦然才說出一個字時,話語聲就戛然而止了。
  一只手掌,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肩膀上。
  刺骨的寒意,由那只手掌漫延到全身,仿佛要將他凍僵般。
  誰?!
  秦然心底一震。
  ps第一更~
  求訂閱~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