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55 期待已久

秦然眼前的房間十分的整齊。p甚至,完全可以說是,除了地面上的血跡外,根本沒有任何兇殺現場的感覺。p“這么整齊?”p“周圍的鄰居沒有沒有任何一個人聽到慘叫、打斗聲!”
  “這里可能不是第一現場!”
  秦然檢查著周圍,瞬間得出了這樣的猜測。
  然后,他的目光開始尋找更多支撐他的證據。
  “門特身上的刀傷遍布了全身,想要造成這樣的傷口,必然需要持刀者圍繞著門特走動!”
  “而門特肯定不會只是挨刀,而不懂得躲閃!”
  “以這里的房間布局……做不到這一點!”
  秦然打量著眼前一室一廳的布局,越發肯定了之前的猜測。
  眼前的房屋,居住一人的話,自然是不顯擁擠。
  兩人或者再多一人也可以將就。
  但想要在房屋內進行一場生死搏斗的話,明顯是不夠的。
  踏、踏!
  擺脫了記者的史奇推門走了進來。
  “怎么樣?”
  史奇迫不及待的問道。
  “這里不是第一案發xiàn場!”
  秦然回答道。
  “不是第一案發xiàn場?”
  “可是根據鑒證科的現場勘探,羅克應該是躲在門后,給予了門特致命一擊!”
  史奇一皺眉。
  并且,當場演示起來。
  秦然看著史奇走到門后,假裝門開了,然后出刀命中門特的模樣,不由搖了搖頭。
  “即使被一擊斃命,但又不是割斷了喉嚨,門特至少應該發出一聲慘叫!”
  “而且,如果這里是第一現場的話……實在是太干凈了!”
  “當然,你會說羅克打掃了現場!”
  “可如果是打掃了現場。羅克又怎么會留下指紋?”
  秦然問道。
  而面對秦然的問話,史奇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他無法回答。
  但心中的疑問卻是有著不少。
  “既然這里不是第一現場,那第一現場在哪?”
  “而且,羅克為什么要將門特搬回對方的家中?”
  “這實在是說不通!”
  史奇不解的看向了秦然,期望得到答案。
  “我們做一個假設,如果當年就是門特綁架了羅克,將他囚禁在了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囚禁了十年!”
  “羅克一旦脫困,會干什么?”
  秦然做出了一個假設。
  “報仇!”
  史奇想也不想的說道。
  “接著呢?”
  秦然繼xù問道。
  “回家!”
  史奇繼xù的說道。
  而在話語一出口的瞬間,史奇一怔。
  “你是說羅克干掉了門特。但卻不愿意將門特留在那不為人知的地方!”
  “因為,他對那里充滿了厭惡與恐懼!”
  “所以,他將門特帶了回來……”
  “不對、不對!”
  史奇下意識的說著,然后,立kè搖了搖頭。
  “如果我是羅克,我一定會讓門特好好的承shòu一下我曾經承shòu過的痛苦才對!”
  “就算是門特死了,我也要讓他在那片泥土里腐爛!”
  史奇徑直說道。
  “這可不是一位警長該說出的話語!”
  “同樣的,也不會是一個孩子該有的想法!”
  “羅克失蹤時只有十五歲,他的想法中遠沒有成人這樣的‘成熟’!”
  深吸了口氣。秦然緩緩的說道。
  “或許,他是叛逆的!”
  “但也一定是涉世未深的、善良的!”
  “甚至,干掉門特時,都有可能是是出于一時的激動。當清醒過來時,他已經完全的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
  “他當時的想法,只想要彌補門特!”
  “而對于羅克來說,回家是最大的愿望。所以,他認為回家對門特來說,就是最大的彌補!”
  “因此。門特的尸體才能夠回到家中!”
  秦然一邊說著自己的猜測,目光一邊看向了那些血跡。
  神情中有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對于家,身為孤兒的秦然,有著更加不一樣的看法。
  但又能怎么樣?
  他本來就沒有家。
  即使他渴望、奢求。
  事實卻是從不改變。
  總是如同鋒銳的刀鋒一般,顯示著自己的殘酷。
  讓任何的觸碰者,都疼痛不已,且鮮血橫流。
  “那他為什么又故布疑陣?”
  史奇沒有注意到秦然神情中的不同,只是追問著。
  “犯了錯,誰也會害pà!”
  “我是如此!”
  “你也是如此!”
  “羅克當然不例外,只不過,他沒有任何的經驗,留下了太多的破綻!”
  秦然迅速收斂了那絲不一樣的神情,然后,向著門外走去。
  “你可能懷疑我說的!”
  “而我也在一開始時說了,這就是個假設,但是,想要證明的話,也很容易!”
  “去羅克的家看看!”
  走到門口的秦然,提醒著史奇。
  立kè,史奇就快步跟了上去。
  ……
  羅克的家,距離錫蘭街只不過相隔一個街區。
  當史奇按響了門鈴,看到一對面容蒼老的夫婦出現在他面前時,史奇就知dào秦然的假設是正確的。
  眼前面容蒼老的夫婦是羅克的父母。
  因為,羅克的失蹤,兩人早已經耗盡了心力,面容比實jì年齡看起來大得多。
  但此刻,他們的雙眼、神情中,卻有著欣喜。
  或者說是……希望!
  而能夠出現這樣情況的,只有一點:羅克回來了!
  如果是在平時,能夠抓到一個犯人,對于史奇來說是一件讓他高興愉快的事情的話,此刻他卻不知dào該怎么開口了。
  下意識的,史奇扭過頭,看向了站在車旁的秦然。
  他希望尋求一些幫zhù。
  不過,秦然則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與史奇一樣。
  秦然也不知dào該如何開口。
  與其他這個外行指手畫腳,還不如交給史奇這樣的專業人員。
  “晚、晚上好,兩位!”
  “我知dào這樣說有些不近人情,但是我可以保證我是站在你們的這一邊,當然,也包括羅克……我會盡量的向法官和陪審員求情!”
  “他們一定會寬恕洛克!”
  史奇結結巴巴的以問候開始表明這次來意。
  秦然原本想要欣賞一下,史奇這樣別扭的神情。
  但是,遠處突然出現的黑影,則讓秦然轉移了原本的注意力。
  這道黑影是步行而來。
  在大約距離,秦然三十米左右的位置停下了腳步。
  整個人一路行來,都特意的隱藏了面容,而在停下腳步之后,更是將整張臉都藏在了電線桿后,只是平伸出了手掌,向著秦然招手。
  秦然眉頭一挑。
  對方雖然隱藏的很好,但是那股惡意卻實在是太明顯了。
  是赫.奇.邪.教?
  還是夜魔結社?
  秦然心底猜測著。
  腳步卻是沒有停留,徑直向著對方走去。
  因為,不論是哪一方,這一次的會面,都是秦然期待已久的。
  PS第二更~
  今天下午,頹廢實在是無奈了!
  被朋友拉出去辦事……
  比預計晚了很多才回來,所以,這章更新的晚了!
  頹廢向大家說聲抱歉啊!
  求訂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