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4 混入

夜,越發的深沉了。第六大道。
  原本繁榮的街市,早在戰亂中,被摧毀殆盡了,剩下的就只是一片狼藉。
  不過,一些建筑因為體積巨大,構架堅固,在炮火中卻是還算完整的存留了下來。
  當然,這樣的完整,那是和其它完全成為廢墟的建筑相比較而言。
  例如:第六大道的百貨商場!
  做為整個城市最大的百貨商場,它早已經沒有了光鮮靚麗的外表,甚至,整個屋頂都坍塌了一大半,從天空上看去,就如同是一個破爛的靴子倒扣在了地面上——鞋底是漏了的那種。
  但即使如此,它也能夠成為戰亂中人們最佳的避風港。
  唯一可惜的是……
  此刻,它被一群持槍的暴徒所占據。
  在商場外,兩個持槍暴徒半依靠在陰影中,眼睛掃視著四周。
  不過,神情中的散漫,足以說明他們是在敷衍了事。
  這并不怪他們!
  整個第六大道的幸存者、暴徒們誰不知道這里是‘禿鷲’的地盤,在最初的反抗者被吊在前邊不遠處的地方燒死后,這里早已經不會被外人踏足。
  更何況,在他們的頭頂,那坍塌了大半的商場頂上,還有一個家伙。
  那才是巢穴入口真正的守衛。
  不僅站得更高,看得更遠,武器也遠遠不是他們手中的【M1905】能夠相比的,而是口徑更大,射程更遠、更精準的狙擊步槍。
  在兩個持槍暴徒看來,那個家伙才是真正的死神,任何靠近這里的陌生人,都被那個家伙打破了腦袋。
  “我想要抽支煙!”
  一個持槍暴徒對著另外一個說道。
  “走吧,一起去!”
  另外一個非但沒有呵斥,相反立刻贊同道。
  從陰影中走出來的兩個持槍暴徒,徑直的向著商場內走去。
  抽煙,也需要一個避風的地方才行。
  而商場外可沒有這樣的好地方。
  兩個持槍暴徒自然不會走商場的正門,事實上,商場周圍的墻壁上,四處都是被炮彈打出的坑洞,走這些坑洞,要遠遠省事的多。
  最先提議的持槍暴徒迫不及待的鉆過了坑洞,而后面的持槍暴徒剛準備彎腰的時候,一只手猛地從他的身后伸出,捂住了他的嘴。
  在他下意識要呼呼的時候,脖頸間一陣劇痛,接著,持槍暴徒徹底的陷入到了死亡的黑暗。
  【刺擊:要害攻擊,造成對手100生命傷害(50冷兵器(匕首)(基礎)X2),對手死亡……】
  “快點!”
  率先走進商場內部的持槍暴徒,根本沒有發現什么不對,還在催促著同伴。
  并且,很是悠然自得的點燃了一支香煙。
  而就在這個持槍暴徒點燃香煙的時候,一道身影猛地從坑洞中撲了進來,一把將對方撲倒在地,匕首掠過了對方的脖頸。
  持槍暴徒根本來不及反應,就一命嗚呼。
  【刺擊:要害攻擊,造成對手100生命傷害(50冷兵器(匕首)(基礎)X2),對手死亡……】
  呼!
  接連干掉了兩個持槍暴徒的秦然,站起來長長的出了口氣。
  在半個小時前,他就來到了附近,靜靜的等待著如同眼前一樣的機會。
  擁有著技能【潛行】,想要溜進眼前的商場,對于秦然來說并不困難!
  難的是如何在不驚動兩個守在地面和一個守在屋頂的持槍暴徒的前提下,進入地下倉庫——倉庫的大門被‘禿鷲’派人刻意的破壞,每次開啟都會發出刺耳的噪音聲。
  秦然很難繞過外面的守衛,直接開啟倉庫的大門。
  尤其是守在屋頂的那個持槍暴徒,根據他審問的結果,守在屋頂的那個持槍暴徒,可是有著一把狙擊步槍,這也是秦然堅決不讓柯琳同行的緣故。
  即使柯琳反復的要求。
  因為,秦然有把握隱藏自己,但是柯琳可不行。
  一旦帶上了柯琳,不但會暴露他自己,柯琳也是難逃一死。
  畢竟,按照俘虜所說,屋頂上的那個狙擊手,槍法是相當不錯的。
  當然了,這樣的相當不錯,也僅僅是對這些持槍暴徒而言。
  對于真正的槍手來說,還是不夠格。
  不然的話,對方也不會被秦然這樣的摸進來了。
  而秦然并沒有因為這樣,就小覷對方。
  在簡單的搜索了兩個持槍暴徒的尸體,沒有什么發現的秦然,就小心翼翼的向著屋頂摸去了。
  至于尸體上的槍械?
  在本身就帶了一把【M1905】和足夠彈夾的秦然來看,撿取更多的槍械,只會影響自身的靈活。
  通往屋頂的道路,早已經不是原本的樓梯了,而是那從屋頂直接坍塌下來的半邊屋頂。
  鋼筋、混泥土的屋頂順著商場的一邊墻壁傾倒下來,但卻與連接墻壁的一邊沒有完全的脫離,再加上商場的高度遠沒有占地半徑大。
  因此,一個另類的天然樓梯就出現了。
  秦然沿著這樓梯,悄然無聲的來到了屋頂的上面。
  剛剛一踏上屋頂,秦然就看到了那個讓他十分在意的狙擊手。
  對方正端著狙擊槍,以半蹲半跪的姿態,視線巡視著商場周圍。
  無疑,對方的態度和其他持槍暴徒相比較,是極為認真的。
  但是,能力還有待商權。
  秦然輕手輕腳的靠近著對方,手中的匕首微微的抬起,左手同樣的太高,緊著雙手同時而動。
  就好似是千百次的演練一般,左手準準的捂在了對方的嘴巴上,猛地向后一拉,讓對方的下巴遠離了槍托,漏出更大的脖頸面積,右手中的匕首則是迅速掠過。
  噗!
  鮮血猛地噴出,將整支跌落在地的狙擊槍都染紅了。
  對方的身體連連顫抖,四肢如同觸電般的抽搐著,但是卻被秦然的左手堵住了嘴巴,牢牢的壓在懷中。
  直到對方徹底的停下,也沒有喊出一聲來。
  只是讓原本的脖頸間的傷口越發的撕裂,變得猙獰不堪。
  【刺擊:要害攻擊,造成對手100生命傷害(50冷兵器(匕首)(基礎)X2),對手死亡……】
  戰斗信息的出現,確認對方已經死亡后,秦然這才松手。
  秦然將沒有氣息的尸體放下,一把拿起了那把狙擊槍。
  “咦!”
  秦然驚訝出聲。
  因為,直到此刻,秦然才發現,所謂的‘狙擊槍’,竟然是拼裝而成的,由一把步槍和一個額外的看起來極為別扭的瞄準鏡。
  顯然,兩者顯然不是一套。
  【名稱:M12】
  【類型:槍械】
  【品質:一般】
  【攻擊力:一般】
  【彈夾容量:20發】
  【屬性:無】
  【特效:無】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這是一支經過保養的7.62mm口徑步槍,值得信賴。】
  ……
  【名稱:工蜂瞄準鏡】
  【類型:槍械外掛】
  【品質:受損】
  【屬性:4-8倍放大】
  【特效:無】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它本不應該放在步槍上。】
  看著系統給予的備注,秦然又打量了一番眼前怪模怪樣的狙擊槍,最終放在了一側。
  哪怕是真正意義上的狙擊槍,秦然也不會帶。
  除去之前的原因,他需要較輕的負重,來讓自己變得更加敏捷外,實在是因為狙擊槍太眨眼了,對秦然接下來的計劃有著致命的影響。
  要知道,秦然再除去了‘禿鷲’巢穴外的守衛后,可是打算混入‘禿鷲’的巢穴的。
  從最初與‘禿鷲’的手下交戰開始,秦然就有著這樣的想法。
  即使被柯琳毫不留情的否定了,秦然也沒有放棄。
  而當了解到‘禿鷲’剩余的手下人數是二十一個,而不是十一個的時候,更是堅定了秦然這一計劃。
  因為秦然很清楚,即使有著游戲賦予的技能,他也無法真正意義的做到1VS21。
  將狙擊手所在的屋頂檢查了一遍,確認沒有遺漏后,秦然走下了屋頂,向著地下倉庫而去。
  秦然經過了滿目狼藉的商場,很快就看到了通往地下倉庫的斜坡。
  在走下這段斜坡后,秦然一眼就看到了倉庫的入口。
  那里實在是太顯眼了——
  地下倉庫的門并沒有完全的關死,而是開著一小半。
  從縫隙中,倉庫內的燈光很耀眼,借著燈光,秦然能夠輕易的看到倉庫內的情況。
  一條足以通行叉車的走廊,以及分列兩旁的房間。
  據秦然所了解,這個地下倉庫并不是混裝的大倉庫,而是利用水泥隔斷分成了一個個的小房間,供原本商場的商戶租憑。
  而現在則成為了持槍暴徒門的房間。
  秦然緩步的靠近。
  耀眼的燈光,從倉庫門縫隙照射而出,在地上形成了一片刺眼的光影,
  不同于其他幸存者、暴徒的艱難,‘禿鷲’一群人過得相當的有滋有味,與叛軍的交易,不僅讓這群暴徒換來了足夠的生活物資,而且還換來了柴油發電機。
  不過,這更加證明了對方的該死!
  因為,‘禿鷲’一群人過得越好,說明對方與叛軍的交易就越多。
  那么,落入叛軍手中的無辜女人們就越多。
  心中涌起的殺意,讓秦然全身都散發著冷冽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