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3)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3)      第三章第三個(11-13)     

惡魔囚籠128 詭刺

大喊中的m
  .
  ig沖著遠處怒目而視。
  順著m
  .
  ig的目光,秦然看去。
  在爆炸的廢墟中,一個衣著干練的中年人正微笑的看著m
  .
  ig。
  斯芬迪克的秘書:特朗博。
  看到對方的瞬間,秦然就辨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雖然秦然沒有見過對方,但卻從m
  .
  ig給予的有關斯芬迪克財團的資料中記住了對方的名字、長相和職位。
  尤其是后者,在諸多值得秦然關注的人中,對方是名列前茅,甚至超過了數名安全顧問組成的‘劊子手’凱魯亞克。
  自然的,對方也是被秦然列為m
  .
  ig‘眼線’的重要懷疑對象之一。
  即使m
  .
  ig對這個‘眼線’一直絕口不提。
  但對秦然來說,懷疑的范圍并不大。
  畢竟,能夠得到斯芬迪克財團機密的人,實在是有限。
  而眼前的局面,更是證明對方就是m
  .
  ig的‘眼線’。
  只不過
  對方很明顯的背叛了m
  .
  ig。
  至于為什么?
  因為,自始至終,對方都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投靠過m
  .
  ig。
  也沒有為斯芬迪克服務。
  對方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自己的某種目標而接近斯芬迪克或者m
  .
  ig,接著,悄無聲息的將斯芬迪克和m
  .
  ig兩位這座城市的白天與夜晚的掌管者全部的玩.弄.股掌之上。
  而且,想想保羅對大爆炸時間掌握。
  對方應該有著另外一個身份。
  保羅孤兒院的院長。
  以及教導保羅的老師。
  如果說秦然在前一刻還不能夠確定,但是隨著對方走了出來,斯芬迪克與斯芬迪克的安全顧問、安保隊伍卻都沒有出現時,秦然立刻就確定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對方搞的鬼。
  從利用斯芬迪克治播心切開始,到‘猛獸食人’事件。再到眼前的大爆炸。
  如果剛剛的大爆炸是斯芬迪克安排的話。
  這個時候,斯芬迪克一定會帶著自己的手下來接受勝利的果實。
  而不是讓自己的秘書出現。
  除非
  斯芬迪克已經死了。
  想到這,秦然不由深吸了口氣。
  一直圍繞在他腦海中的謎團差不多全部的解開。
  只剩下兩個。
  第一,保羅的那條放在現場的手臂是為了什么。
  第二,普通玩家,即使按照正常的流程來完成主線任務。也一定會遇到對方。
  那么,面對著這樣明顯超出了第三次正式副本難度的局面。
  普通玩家該怎么做?
  秦然實在是想不出什么解決的辦法。
  他能夠想到的每一條,面對著對方,似乎都是死路一條。
  或者還有什么是他沒有發現的?
  下意識的,秦然掃視著周圍。
  然后,他的眉頭猛地皺起。
  不過,同一時刻,特朗博的目光也看向了秦然。
  “意外的人,你”
  特朗博的話語還沒有說完⊥被槍聲打斷了。
  砰砰砰!
  一把銀色的左輪出現在m
  .
  ig的手中,面容猙獰的m
  .
  ig連連扣動扳機。
  損失一些人手,m
  .
  ig自然是不在乎的。
  但是,全軍覆滅,尤其還是因為別人的背叛而全軍覆滅,對于m
  .
  ig來說,就是完全無法忍受的事情。
  憤怒,讓m
  .
  ig失去了原本的理智。
  他掏出為了以防萬一。而為秦然‘特別準備’的武器,對準了特朗博。發動了攻擊。
  m
  .
  ig想要將特朗博打碎。
  對于手中特制的左輪和特制的子彈,m
  .
  ig是信心十足的。
  可惜的是,信心無法改變事實。
  特制的子彈頭雖然以遠超普通槍械的速度射向了特朗博,但最終卻懸崗特朗博的面前,不得存進。
  就宛如是m
  .
  ig試探秦然時的翻版。
  不過,這一次不同的是。秦然站在了m
  .
  ig的一邊。
  轟dd!
  就在m
  .
  ig攻擊無效的前一刻,秦然手中連揮,三顆手雷就準準的落在了特朗博的腳下。
  當然,子彈不得存進的時候,連續的爆炸發生了。
  火藥激發下。手雷彈片瞬間將特朗博籠罩其中。
  “干掉那個家伙了嗎?”
  m
  .
  ig詢問道。
  但秦然根本沒有理會m
  .
  ig的詢問,手中又是兩顆手雷出現,但卻并不是向著特朗博投擲。
  即使秦然知道對方并沒有死。
  甚至,更加準確一點說是,毫發無損。
  爆炸:你造成對手300點傷害,對手擁有強大級別力長盾,免疫300點傷害,實際造成對手傷害0點
  爆炸:你造成對手300點傷害,對手擁有強大級別力長盾,免疫300點傷害,實際造成對手傷害0點
  一連三條相同的提示。
  秦然驚訝于特朗普能夠擁有堪比普魯斯之披甲般的防御力,但秦然更加清楚他此刻應該怎么做。
  不是所謂的乘勝追擊。
  而是破壞轉換魔法陣!
  沒錯,就是轉換魔法陣!
  從發現逆五芒星構成的基揣法陣后,秦然就一直猜測轉換魔法陣在哪里。
  最初,秦然是猜測在斯芬迪克的總部大廈那層只能夠斯芬迪克與保羅才能夠出入的樓層。
  但是,隨著之前一場爆炸。
  這樣的猜測完全的落空了。
  秦然認為自己猜錯了方向。
  可之前因為心中疑惑而下意識的查看時,秦然卻又發現了不一般的東西——
  那些爆炸痕跡!
  以斯芬迪克總部大廈為圓心的爆炸痕跡,竟然十分有序的排列著,即使不從高空俯瞰。
  秦然也能夠管中窺豹,看到一角。
  正是這一角,讓秦然驚覺,對方竟然是以爆炸這種方式形成了一個極為特殊的轉換法陣。
  秦然不確定對方是如何精確的做到這一點的。
  但有一點秦然卻是知道的。
  絕對不能夠讓這個魔法陣成型。
  一個覆蓋城市的魔法陣,只需要想一想,就能夠知道其可怕的威力。
  提防對方可能會阻攔的秦然,將兩顆手雷巧妙的拋擲向兩處爆炸痕跡上,整個人更是緊盯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只要對方一有動作,秦然必然會阻攔對方。
  但出乎秦然預料的是,對方竟然就這樣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著他。
  立刻,一股不好的預感從秦然心底升起。
  轟!
  兩顆手雷同時炸響。
  在兩聲彷如一聲的爆炸中,卻夾雜著特朗普的笑聲。
  充斥著惡意的嘲笑。
  “意外的人,你認為我現在的防御力量是來自哪里?”
  “太遲了啊!”
  “當我出現在你們眼前的時候”
  “魔法陣就已經完成了!”
  特朗普一邊說著一邊向著秦然、m
  .
  ig走來。
  然后
  一柄短劍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特朗普的身后,徑直的刺穿了特朗普的胸膛。
  噗!
  劍尖從特朗普的胸前穿出。
  鮮血緩緩滴落。
  染紅一片。
  ps第三更!
  頹廢求訂閱s月票!
  另外再說一下啊,本書的正版是在,有能力的朋友請來支持一下頹廢啊!
  推薦以下熱門小說:
  [記住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