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82 我選擇強大因為我別無選擇

系統提示的文字,一行行的顯現——
  【發現已知‘黎明’力量碎片,判定可以融合,自行融合中……】
  【稱號:‘黎明之劍’提升!】
  璀璨的星辰,再次出現。
  懸浮在秦然頭頂,淡淡顆粒狀的光芒被它吸收。
  它變得更加明亮了。
  【名稱:黎明之劍】
  【類型:稱號】
  【品質:唯一】
  【屬性:1,劍類提升Ⅱ;2,劍技提升Ⅱ;3,黎明增幅Ⅱ;4,黎明劍幕;5,黎明之刺】
  【特效:1,黎明呼喚;2,黎明降臨】
  【需求:僅限于玩家本人】
  【備注:劍鋒所指,所向無敵。】
  ……
  【劍類提升Ⅱ:使用劍類武器時,武器攻擊等級+1,武器堅韌程度+1】
  【劍技提升Ⅱ:制定任意帶有‘劍’字技能,技能等級+1(不限于超凡),3次日】
  【黎明增幅Ⅱ:在黎明時分,你不僅將獲得一次全屬性+3的特效,還可以指定某項屬性額外獲得+2的效果】
  【黎明劍幕:在黎明時分,你可以開啟這項技能,它不受任何限制,對你手中的劍類武器進行一次復制,復制出的武器擁有本體所有屬性、特效,且會以你所擁有的劍類技能進行攻擊、防御,被復制武器可以進行額外累計,當你在黎明時分沒有開啟技能時,當天的復制數量會累計到下一次,最多累計三次;1次日】
  【黎明之刺:在黎明時分,你可以射出一枚完全由‘黎明之光’構成的短劍,短劍將自動所定你視野范圍內的敵人,并且擁有Ⅲ階的攻擊級別,以及Ⅳ階的速度。】
  ……
  【黎明呼喚:在黎明時分,以你的意志為主,召喚那些燃燒黎明的士兵,他們將相應你的呼喚,為你而戰;1次周】
  【黎明降臨:你利用你的力量人為制造一片半徑不超過15米的‘黎明’;1次周】
  ……
  秦然看著【劍類提升】、【劍技提升】、【黎明增幅】的小幅提升,嘴角不由一翹。
  【黎明之劍】做為他的唯一稱號,任何一次提升,都算是一次核心的提升,哪怕幅度不大,也足以讓人欣喜。
  特別是出現了【黎明降臨】這樣的特效后,秦然嘴角的笑容在不住的擴大著。
  時間一直是對【黎明之劍】最大的限制。
  而有了【黎明降臨】后,這樣的限制將不再是最大限制。
  而【黎明之刺】?
  也將成為他的殺手锏之一。
  “Ⅳ階的速度,出其不意的話,一定會有意外的收獲。”
  秦然在心底默默的想著【黎明之刺】的用途。
  而他的目光則看向了那抹暗金色的光輝。
  這是一柄連鞘長劍。
  不需要拔出這柄劍,秦然就知道它是什么了。
  ‘極夜’!
  夜脛使用的、依賴的,攻防一體的武器。
  【名稱:極夜(破損)】
  【類型:長劍類武器】
  【品質:Ⅱ】
  【攻擊力:Ⅱ】
  【屬性:1,夜幕;2,夜斬】
  【特效:夜之庇護】
  【需求:擊殺夜脛】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做為夜脛偶然得到并隨之征戰的長劍,它的強大毋庸置疑,但是在與你的交手中,它受到了損傷,不僅讓它的品質下降,更讓它的威力減弱了許多,盡管它還能夠使用,但使用它時,你需要小心翼翼,或者你應該找一位鑄劍大師,將它修復】
  ……
  【夜幕:‘極夜’化為一片黑色流光,為你防御攻擊不超過Ⅱ階的攻擊,持續30秒,2次日】
  【夜斬:斬出一道攻擊級別為Ⅱ階黑色流光,攻擊半徑100米的單一敵人,2次日】
  ……
  【夜之庇護:在夜晚、黑暗中,‘夜幕’持續時間+15秒,‘夜斬’攻擊半徑+50米】
  ……
  “破損的武器。”
  秦然看著【極夜】的介紹,眉頭一皺。
  在看到是【極夜】的時候,秦然就有所猜測,【極夜】會與他見過的【極夜】有所不同。
  當然了,就算是破損,【極夜】也有著符合Ⅱ階道具的地位,但是對于見識過完整【極夜】的秦然來說,卻差了太多。
  修復它!
  必須要要修復它!
  秦然抽出了【極夜】,面對著通體黝黑,滿是碎痕的劍刃,心底不由自主的浮現了這樣的渴望。
  他想要看一看完整的【極夜】是什么模樣。
  “鑄劍師嗎?”
  秦然低聲自語中,手指掠過劍鋒,然后,輕輕的將【極夜】歸鞘后,就這么的掛在了腰帶上。
  或許這樣的鑄劍師對于眼前的副本世界來說很困難。
  畢竟,那些知識都是被一群匠妖所掌握著。
  但秦然接觸的世界,可不單單是這一個世界。
  更何況,在巨大城市內,誰知道有沒有將鍛造、修補練到了極致的玩家。
  呼!
  秦然深吸了口氣,調整著思緒,目光看向了身后的大殿。
  大沼的虛影一直隱藏其中。
  當秦然的目光掃來時,大沼的虛影主動的出現了。
  他用一種驚喜、復雜的目光看著秦然。
  驚喜,秦然能夠干掉夜脛。
  復雜,秦然能夠干掉夜脛。
  “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強大。”
  “特別是在黎明時分——”
  “過了今天之后,你的名字將會被各方的大人物所知曉,你將會成為新的‘暗夜隱匿者’,新的‘黎明殺戮’。”
  大沼緩緩的說道。
  “‘暗夜隱匿者’?‘黎明殺戮’?”
  秦然搖了搖頭,道:“這樣的稱號并不適合我,我更加喜歡的是‘黎明之劍’,或者‘燃燒黎明’。”
  “是因為你使用劍?和烈焰?”
  大沼好奇的問道。
  “算是。”
  秦然不置可否的一聳肩。
  他不會告訴大沼,這兩個詞的含義。
  就如同大沼不會告訴他大殿內究竟隱藏了什么一樣。
  秘密,有的時候,就是這樣。
  它不被人所知。
  但卻吸引著人。
  能夠拒絕它.誘.惑的方式不多,但卻足夠重要。
  尊重。
  或者,理解。
  大沼看著面色淡然的秦然,輕聲嘆息起來。
  “但有的事情不會因為你的意志,而改變的。”
  這樣的嘆息,自然是有感而發。
  顯得無比真實。
  “所以,我們才需要更加的強大。”
  “我的強大,守護著我的本心,讓我在面對任何事情的時候,都能夠做出遵循本心的選擇。”
  “所以,我選擇強大!”
  “因為,我別無選擇!”
  秦然的話語也是真誠的。
  因為,這也是秦然的體會。
  真誠,能夠打動人心。
  能夠引起共鳴。
  “也許,我可以試試?”
  大沼的虛影自語著。
  “當然可以。”
  秦然說著,眼前再次出現了系統提升——
  【特殊事件,幕后黑手(完成)】
  【特殊主線任務,血脈之限(完成)】
  【特殊主線任務完成,十秒鐘后離開副本……】
  【請攜帶自身能夠攜帶的物品,做為帶出物品!】
  (標注:超出自身攜帶上限的物品,將會被自動辨認為不可帶出副本物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