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80 主場

秦然一腿踢出,就由一化十,幾乎是瞬間帶起了漫天腿影,仿佛是大海中的浪潮一般,將夜脛淹沒了。
  不同于武器戰斗,當秦然使用雙腿時,完全就是依靠自身的力量、敏捷與體質。
  此刻秦然的力量和敏捷達到了SS+,體質則是ZZZ-,幾乎是強Ⅰ的程度。
  而在超凡級別【徒手格斗.超凡雙腿】力量屬性、敏捷屬性等級+4的加持下,力量、敏捷雙雙進入了新晉入階的程度,或許是最弱的級別,但也是超過了平凡級,尤其是超凡特效【非凡雙腿】更是令秦然在面對常規、有實質的生物時,可以獲得攻擊等級額外+1的程度。
  哪怕使用雙腿攻擊時,會消耗額外的體力,但卻讓秦然的雙腿攻擊穩穩的進入到了超凡行列。
  而且,這并不是全部。
  呼!
  漫天的腿影中,突然燃起了烈焰。
  熊熊的惡魔之炎,附著在秦然的雙腿上,一次又一次的攻擊著夜脛的防御。
  在突破人物模板極限的副本世界,秦然突破技能限制時獲得的特效【非凡之力】更是能夠讓秦然的雙腿灌注‘晨曦之力’或者‘惡魔之炎’,形成較強級別的額外攻擊,或許攻擊等級不高。
  但是當秦然與大師級的【百烈腳】配合時,225%的攻擊速度,彌補了攻擊不足的效果。
  特別是觸發了【貝西卡踢腿術】的效果與【蓄力】特效時,更是如虎添翼。
  從第二次踢擊開始到第五次踢擊為止,秦然分別獲得敏捷屬性等級+1+2+3+4的判定,而當第四第五次踢擊,更是再原有的基礎上,又獲得了力量、敏捷+3+4的加持,這一次的加持,令秦然的攻擊變得越發凌厲、恐怖。
  哪怕夜脛的‘極夜’有著遠超秦然攻擊等級的防御,也變得左支右絀起來。
  量變會引起質變!
  數量,在任何時候都是不應該忽視的。
  更何況,此刻秦然面對的早已是不完整的‘極夜’了。
  咔!
  咔咔!
  連續的破碎聲不斷的響起。
  秦然能夠感覺到‘極夜’的防御越來越弱。
  可心底卻有一種極度的危險感升起。
  沒有任何的猶豫,秦然徑直抽身后退。
  就在秦然后撤的剎那——
  夜脛的一只手,擦著秦然的靴子底而過。
  沒有觸碰到秦然。
  可卻讓秦然不寒而栗。
  不是溫度。
  是直覺。
  似乎只要被那只手觸摸到,他就會死無葬身之地般。
  仿佛是為了證明秦然的猜測,下一刻,夜脛身上的氣息就再次直線下降,比之前的合擊和剛剛一連串攻擊加起來還要多。
  而隨著這次氣息的下降,這個時候的夜脛,早已從最初的極度危險,變得不那么危險起來。
  雖然依舊超過秦然,但在秦然的感知中,對方卻已經不是深不見底了。
  “Ⅳ階!”
  秦然按照巨大城市的方式給予了對方定義。
  然后,秦然迅速的調整呼吸,準備下一輪的攻擊了。
  秦然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以及隱藏在曙光中的‘收益’!
  對方會給他帶來什么戰利品?
  這樣的猜測,只要想一想就會令秦然激動不已。
  同樣激動的還有【狂妄之語】!
  能夠斬殺如此強大的敵人,對【狂妄之語】來說,無異于獲得了一塊最好的磨刀石。
  它會越磨越利。
  它會越磨越強。
  最終,達到最初打造者夢想的程度。
  人,身體微微下壓,如同一頭下山的猛虎。
  劍,劍尖直直向前,就是猛虎的爪牙。
  而當這頭猛虎撲出去的時候,必然是勢不可擋的。
  夜脛似乎感受到了這樣的氣息。
  他雙眼忌憚的看著秦然。
  然后……
  后退了。
  剛剛現階段最強一擊的失效,已經讓夜脛徹底的放棄了現在沖入宮殿的打算。
  至于逃跑是否會有失顏面?
  從沒有榮譽感的夜脛根本不在乎。
  不然的話,也不會使用各種鬼蜮伎倆來對付大沼了。
  只有在他強大的時候,他才會‘堂堂正正’的出現。
  一旦陷入劣勢,夜脛從來都是先退走,再想辦法。
  就如同此刻。
  在秦然還沒有發動攻擊的時候,夜脛就開始逃跑了。
  只不過,并不是轉身就跑。
  而是雙腳點地,身形不動的后退,因此,夜脛的面容還是沖著秦然的,并且,他到了這個時候,還不忘說出一番威脅的話語。
  “這一次是你運氣好。”
  “但你不要忘記,這里只是暫時壓制了我的力量!”
  “當我返回地面時,我的力量就會恢復!”
  “到了那個時候……”
  “你最好祈禱我可以大發慈悲的給你留個全尸!”
  一邊說著,夜脛一邊抬起了右手,做了一個割喉禮。
  無疑,夜脛已經恨透了秦然。
  是秦然的出現,才讓他功虧一簣。
  不!
  我還沒有失敗!
  炎城內還有我的布置!
  如果利用的好,我還能夠扳回一城!
  心底的想法,令夜脛后退的速度更快了。
  但一根蛛絲卻更快!
  無聲無息的,【魔爾朵思之絲】就出現在了夜脛剛剛完成割喉禮的右手手腕上,而另外一頭則被秦然牢牢的抓在手中。
  接著,蛛絲開始急速的收縮。
  剛剛拉開的距離,瞬間縮小到了忽略不計,哪怕夜脛在下一刻就掙脫了蛛絲的束縛,但秦然已經一劍斬下。
  而這一次,夜脛可沒有了‘極夜’做為防御。
  在秦然連續的攻擊下,‘極夜’早已不堪重負,進入了即將崩壞的地步。
  面對著一劍斬下的秦然,夜脛只能使用,更加原始,他早已看不上的辦法:使用‘極夜’的本體去招架。
  一柄通體黝黑,劍刃只有兩指寬,卻布滿碎痕,足有1.2米長的長劍,出現在了夜脛的手中,他一揮手,長劍就架住了【狂妄之語】。
  鐺!
  金屬劍刃的交擊中,夜脛臉色大變。
  因為,力量還是不對。
  還是太小了。
  馬上的,夜脛就看到了秦然再次從雙手變為了單手,看著豎在自己面前的左手,夜脛的臉都要扭曲了。
  他完全想不到,到了這個時候,秦然居然還在玩這種花樣。
  呼!
  惡魔之炎又一次燃起。
  可還沒有等惡魔之炎吞噬夜脛。
  一片黑暗出現。
  吞噬著一切光亮的黑暗。
  包括,惡魔之炎。
  剛剛出現的惡魔之炎,就這么的熄滅了。
  黑暗中,夜脛的聲音清晰的傳來。
  “你知道我為什么叫做‘夜脛’嗎?”
  “因為,只有在夜晚,我才能夠發揮出我最強的實力。”
  “特別是……”
  “黎明時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