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3)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3)      第三章第三個(11-13)     

惡魔囚籠60 半真半假

爆裂的惡魔之炎,火光沖天而起。
  熊熊烈焰中,脖頸被第一時間扭斷的‘多城之神’身軀迅速的灰飛煙滅。
  但,對方并沒有死亡!
  而是從實質的身軀,變為了一種‘光’。
  既像是對方之前射出的激光,但更像是一種光暈,可不論是什么,對方在惡魔之炎下,依舊承受著難以想象的痛苦與傷害。
  畢竟,惡魔之炎最大的特性就是焚灼靈魂、吞噬生命。
  “‘告死鳥’!”
  仿佛是一個光團的‘多城之神’帶動著空氣的抖動,發出了類似人的大喊。
  聲音中帶著震驚、不解和怨毒。
  他震驚于秦然的布局。
  他不解于秦然的強大。
  至于怨毒?
  毀掉身軀的仇恨,足以讓對方將秦然當做生死之敵,雖然在最初對方也是抱著要將秦然置于死地的念頭就是了。
  “去死吧!”
  又是一聲大喊,變成一個光團的‘多城之神’拼命了。
  ‘多城之神’不會求饒。
  因為,對方很清楚的知道,神靈和神靈之間的戰爭,沒有俘虜一說。
  也許凡人可以逃得一命。
  但神靈自己,只有一條路:更強或者隕落。
  百城百神從妖魔時代末期開始,就是這樣不停循環反復。
  舊的神靈隕落。
  新的神靈誕生。
  又或者……
  同歸于盡!
  光團炸裂了。
  刺目的光輝淹沒了惡魔之炎,連帶著秦然也被籠罩其中。
  “制裁!”
  ‘多城之神’的意志高聲宣判著,猶如一位公正的法官。
  事實上,當光輝炸裂的時候,肅穆、秩序的氣息就充斥在周圍。
  這些氣息無孔不入,審問著所有生物。
  自然包括秦然。
  或者說,秦然就是首當其沖的。
  在他的眼前,街道早已消失了,出現的就是一座法庭,‘多城之神’坐在了法官的席位上。
  而他?
  站在了被告席上,手上帶著金屬的銬子。
  在一旁是原告席位和陪審員席位。
  每一處都充斥著各種生物。
  有人也有怪物。
  他們用不懷好意的目光看著秦然。
  “有罪!”
  “有罪!”
  沒有等法官宣判,這些人和怪物就高聲的吼著。
  梆、梆!
  “肅靜!”
  法官的木槌重重的敲了兩下。
  頓時,整個法庭就安靜了下來。
  法官滿意的點了點頭,目光看向了站在被告席上的秦然。
  “‘告死鳥’你可認罪?”
  法官厲聲喝問。
  秦然沒有回答,只是用一種饒有興致的目光打量著周圍。
  幻術?
  幻境?
  “不對!”
  “不管是幻術還是幻境都無法讓精神達到Ⅲ的我感到這么的真實。”
  對于自己的精神屬性,秦然是有著絕對的信心。
  或許在對方的地盤,借助著‘地利’對方能夠影響到他的精神,但離開了對方的城市,對方絕對做不到這一點。
  不然的話,對方也不需要大費周折的做出種種布局,直接打上門就好。
  要知道,表面上的他,就是一個沒有大地眷顧的‘弒神者’,并不是真正的本土神靈,可以獲得眷顧。
  對于這樣的‘弒神者’,對方都在小心翼翼。
  除去謹慎外,只有一個原因:實力弱小。
  而剛剛的一幕也證實了這一點。
  對方沒有察覺他的到來。
  也沒有有效的手段抵御惡魔之炎。
  咚、咚咚。
  秦然抬起手掌敲了敲眼前的木質圍欄。
  然后,又用手指摸了摸金屬手銬的質感。
  最后,秦然又看了看原告和陪審席。
  “這些都是真的。”
  “但那些卻應該是假的……”
  “真假混淆的秘術嗎?”
  秦然低聲自語著。
  這樣的聲音沒有隱瞞,十分清晰的傳到了法官的耳中。
  充當著法官的‘多城之神’臉色一變。
  他沒有想到在‘制裁’狀態下,秦然不僅保持著清醒,而且還能夠保證自身的冷靜。
  ‘多城之神’不知道秦然是怎么做到的。
  但他知道,眼前的情況對他十分的不利。
  所以,下一刻,‘多城之神’十分干脆的進行了宣判。
  “‘告死鳥’褻瀆神靈!”
  “判處極刑!”
  洪亮如雷般的宣判聲,在法庭內回蕩著,原告、陪審員席位上的人、怪物們瞬間就沸騰了。
  “處刑!”
  “處刑!”
  他們和它們好像是嗜血的野獸看著兩個身披黑色處刑服,拎著鐮刀,與傳說中死神極像的劊子手走了出來,來到了秦然的面前。
  嗚!嗚!
  兩聲厲響。
  兩把鐮刀徑直劈砍而下。
  可兩把鐮刀還沒有落在秦然的身上,兩個處刑者就被秦然踢飛了。
  一個飛向了原告席位。
  一個飛向了陪審員席位。
  上一刻還在歡呼慶幸的人、怪物們,紛紛被洞穿了身體,他們、它們一個個化作泡影消失在了秦然的視野中。
  連帶著法庭也消失大半。
  一切就如同秦然猜測的那樣。
  眼前的秘術是依靠著半真半假,來以假亂真的。
  當然,不單單是某些物品是真的。
  那種秩序、審判的氣息也是真的。
  那些都是源自‘多城之神’意志的氣息。
  隨著‘多城之神’的意志而變化。
  此刻,它們就發生了最終的改變——
  一根根鎖鏈,憑空出現捆綁著秦然。
  一支支長槍,出現在秦然頭頂,狠狠落下。
  一道道聲音,回蕩在秦然的耳邊。
  “罪人!”
  “罪無可恕!”
  “懺悔!”
  “獲得原諒!”
  隨著這樣的聲音,秦然的視網膜上,精神判定開始如同潮水一般的出現了。
  毫無疑問的,全部通過。
  不僅通過了,秦然的反擊也開始了。
  若有若無的硫磺氣息變得清晰起來。
  混亂與桀驁隨之而來。
  灼熱開始充斥破敗的法庭。
  咔、咔咔!
  一根根鎖鏈就這樣的被崩斷了。
  一支支長槍就這樣的被融化了。
  而那聲音?
  當喉嚨被掐住的時候,誰也說不出話來。
  神靈,也不例外。
  喀嚓!
  脖頸又一次被扭斷。
  惡魔之炎再次的燃起。
  眼前的一切,又回到了那條街道上。
  ‘多城之神’的身軀化作了點點金色光輝,以純粹而又特異的力量涌入了秦然的身軀,再次點燃了身軀中的那些秘法符文。
  但大約十分之一左右的光輝,卻出乎秦然預料的,涌向了他的背包。
  【審判天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