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132 素齋

又一次在食物的刺激下開始暴走的‘暴食’,如同是一只脫韁的野馬,在秦然體內橫沖直撞。
  它以‘原罪之力’點燃了秦然體內的一道道秘法符文,沖擊著那才消耗了許多,并沒有真正恢復的混沌、黑暗。
  在秦然的注視下,他體內的混沌、黑暗又一次的減少著。
  一絲絲。
  一點點。
  很快的,連續經歷了兩次沖擊的混沌、黑暗就要在那秘法符文的光照下徹底消失了。
  而在這個時候——
  嗡!
  秦然耳邊出現了一陣嗡鳴。
  他眼前金星亂冒,身軀更是一個踉蹌,從端坐的姿態,變成了依靠手掌支撐。
  然后,盤踞在秦然腦海,宛如實質的混沌、黑暗分出了一絲進入到了秦然的體內。
  而這一絲黑暗仿佛迎風就長的怪物。
  一個呼吸后,秦然體內本該即將消失的混沌、黑暗,就再一次的充滿了!
  秦然略帶眩暈的看著體內的變化,眉頭微皺。
  不過,當他察覺到自己腦海位置的混沌、黑暗變弱了一點時,眉頭瞬間就舒展開來了。
  雖然那種變弱相較于混沌、黑暗是很不起眼的一點,猶如九牛一毛般。
  可這種變化,卻告知了秦然下一步應該怎么繼續。
  “持之以恒,一點點的消磨嗎?”
  秦然心底自語著,嘴角卻露出了一個微笑。
  這樣的事情,在大部分的人看來都是一件極為麻煩的事情,秦然也不例外。
  可不同的是,秦然有著耐心與決心。
  以及……
  堅持!
  既然已經看到了希望,那么為什么不堅持下去?
  有過絕望洗禮的秦然,比任何一個人都要珍惜希望。
  希望,出現了。
  那就拼盡全力抓住。
  不然的話,秦然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
  呼!
  微微吐了口氣,迅速調整狀態后,秦然抬起了頭看著‘大沼’。
  “你在做著一件危險的事情。”
  ‘大沼’徑直坐在了秦然的對面后,緩緩的開口了,年輕的面容,滄桑的聲音開始在房間內回蕩。
  仿佛是一道結界,將整個房間從羅生寺中‘剝離’了出來。
  就如同是,羅生寺里根本沒有這個房間一般。
  “大部分的時候,危險都是如影隨形的。”
  “只是,有的人知道,有的人視而不見罷了。”
  “我可不希望自己成為后者。”
  秦然掃視了周圍一眼后說道。
  他沒有感覺到惡意。
  可也對‘大沼’的手段暗自警惕。
  一時的盟友,不代表一世的盟友。
  假如發生了什么沖突,要和‘大沼’敵對的話……
  ‘給你一個建議——永遠不要和擁有一座城市的神靈,在對方的城市中戰斗!’
  莫名的,秦然想到了瑞秋的提醒。
  而一直看著秦然的‘大沼’則搖了搖頭。
  “你總是這樣的警惕嗎?”
  “我們現在可是盟友,而且,我和你簽訂了契約——以我父親名義的契約,可是有著相當的威能。”
  ‘大沼’這樣的說著。
  “相當不是絕對。”
  “就如同你此刻提防著另外一位盟友一樣。”
  秦然暗指羅生寺。
  剛剛的對話中,秦然并不認為‘木’會說謊。
  “木?”
  “不一樣的!”
  “我和他的關系,和你相比較,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大沼’搖了搖頭,然后,看著秦然的雙目中,突然浮現了一抹笑意。
  他說道:“你不覺得我們真的很像嗎?”
  “嗯。”
  “所以,我們成功了。”
  “雖然有著一絲意外。”
  秦然點頭道。
  “正因為這一絲意外,才決定了他和你的不同。”
  ‘大沼’淡淡的說道。
  “你事先不知道?”
  秦然一愣。
  在秦然看來,有關【噬運之殤】這件事情,‘大沼’是理所當然知道的。
  畢竟,這里是……
  炎城!
  “我知道的話,就會告訴你了,與兩個‘神靈’為敵的前提下,我還隱瞞一些事情……我可不希望變成一對三。”
  “沒錯!”
  “這里是炎城!”
  “而我也是炎城的‘神靈’!”
  “可你不能夠指望我真的能夠全知全能!”
  “任何一位城市的‘神靈’,都無法做到,我自然不例外。”
  仿佛是看穿了秦然在想什么,‘大沼’解釋起來。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秦然問道。
  “順其自然。”
  “一座城市不該有兩個‘神靈’。”
  “但恰好的是,有一座需要‘神靈’的城市就在隔壁——羅生寺,只需要付出一些代價,就可以離開。”
  ‘大沼’笑著說道。
  不該,秦然從對方的目光中、臉上,沒有感受到任何一絲的笑意。
  甚至,這樣的笑容中,帶著的也是冰冷。
  “例如?”
  秦然試探的問道。
  “放心吧,絕對不會傷害到你熟悉的人。”
  “說是情分的話,你一定會嗤之以鼻,那么,我換個說法——”
  “你的實力,值得我這樣做。”
  “未加冕的同伴。”
  ‘大沼’擺了擺手,給予了一個保證。
  然后,大沼繼續的說道:“也許我應該給予你一個建議。”
  “什么建議?”
  秦然一挑眉。
  “放下你的警惕吧!”
  “難道你看不出來,我這是為了我們下一步的合作,再向你示好嗎?”
  ‘大沼’攤開雙手,無奈的看著秦然。
  “抱歉。”
  “我習慣了。”
  秦然一聳肩。
  “真是壞習慣。”
  ‘大沼’評價著。
  “總比死亡的好。”
  秦然回應著。
  面對著這樣的回答,‘大沼’笑出了聲。
  “你如果真的是我兄弟就好了!”
  “可惜那個老家伙不可能再有子嗣了!”
  “但你血脈依舊是特殊的!”
  “記住你要時刻利用他!”
  “當你——觸及這里的時候!”
  ‘大沼’抬起右手,伸出食指點了點自己的太陽穴。
  “還有呢?”
  秦然繼續問道。
  “還有?”
  “那就該談談我們下一步的合作了。”
  “當然,在此之前,我帶來了之前合作的酬勞,并且,面對出乎預料的成功,我愿意支付更多的酬勞!”
  ‘大沼’一臉神秘的說著。
  下一刻,昏迷的‘貫穿之刺’首領出現在了秦然的腳邊。
  而在背包中的【大沼之鱗】和鑲嵌著上百寶石的石板也從秦然的背包中飛出,懸浮在‘大沼’面前,綻放出了炫彩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