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123 很好的時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德林街大劇院內的氣氛卻是越發的熱烈起來,足夠大的冷氣不僅沒有讓這些賓客有絲毫的涼爽。
  相反,他們每一個都是大汗淋漓。
  如果是平時,這些人一定會感到不適。
  但現在?
  所有的賓客都顧不上這些了。
  一件又一件關乎艾利特爾加的珍寶出現在了眼前。
  一個又一個令人驚動不已的價格出現在耳中。
  他們的腎上腺素幾乎是分泌出了一個巔峰值。
  與這些人一樣的是凱里。
  這位曾經在福特手下擔任副手的頭領,站在拍賣臺上經歷了最初的不適后,就變得越發如魚得水了。
  仿佛,他天生就該站在這里,而不是去街頭搏殺一樣。
  呼!呼!
  凱里又一次的進行著深呼吸。
  數個小時的拍賣,不停的渲染氣氛,足以讓一位壯漢累倒在地。
  凱里在這個時候已經是極為的疲憊了。
  可精神上的振奮,則讓凱里變得不知疲倦。
  他一手拿著話筒,一手揮舞著木槌,又一次的站到了舞臺的中央。
  這一次,凱里不需要說話,熱烈的掌聲就出現了。
  之前的幾個小時,在場的賓客,早已被凱里的話語所征服,之前些許不愉快的記憶,迅速的消失不見。
  剩下的,只有期待。
  期待凱里帶出一件又一件珍寶。
  凱里面帶微笑的看著這些賓客。
  等到掌聲停下后,凱里才張嘴說道:“感謝諸位之前的踴躍,但之前僅僅是微不足道的熱身,為的就是此時此刻的到來!”
  “我們最后一件拍賣品馬上就要出現!”
  “相信我,你們是不會失望的!”
  沒有更多的介紹話語,凱里轉身走進了后臺,和克雷一起將一輛小車推了出來。
  一樣紅色的絲綢遮蓋。
  一樣耀眼的燈光照耀。
  可周圍賓客依舊是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最后一件拍賣品是什么?
  還會是和艾利特爾加冕下相關的珍寶嗎?
  還是……
  更有價值的東西?
  一個個的猜測,令這些賓客的雙眼不由自主的瞪大。
  砰!
  就在所有人都期待的時候,一聲悶響從身后劇院的大門方向傳來。
  關閉的大門,被人從外面踢飛,重重的落在了會場內。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會場內所有的人都驚怒不已。
  特別是克雷。
  他可是在外邊布置了足夠多的人手,并且,向秦然夸下海口,可這個時候卻有人來搗亂了。
  本能的,克雷就要掏出后腰別著的手槍。
  不過,卻被凱里攔住了。
  凱里沖著克雷搖了搖頭。
  略帶猶豫,克雷沒有掏出手槍,但是手掌卻緊握著槍柄。
  而凱里則是面帶微笑的看著走進來的一隊人,特別是隊伍中的那個熟面孔:貝奇。
  對于貝奇,凱里是十分熟悉。
  因為,沒有對方的配合,他們根本不可能這樣的擴張地盤,也不可能獲得舉行這次拍賣的資格。
  假如貝奇是平時出現在這里,哪怕沒有邀請函凱里也是十分歡迎對方的。
  可是現在?
  凱里雖然面帶微笑,但眼神卻是極為冰冷的。
  他阻止了克雷并不是想要放過對方。
  僅僅是情況不明罷了。
  “諸位,你們有邀請函嗎?”
  凱里明知故問著。
  同時,不著痕跡的示意克雷去請示秦然。
  克雷默不作聲的就要向內走去。
  可才剛移動腳步,貝奇身邊的一個男子就出現在了克雷的面前,擋住了克雷前進的道路。
  “現在,這里被我接收了。”
  “任何人,任何東西都不能動。”
  貝奇面容冷漠的說道。
  “貝奇,你什么意思?”
  凱里聲音陰沉的問道。
  而在腦海中,凱里則是飛速的轉動著。
  之前的合作都是陷阱?
  為的是一網打盡?
  這樣的猜測一個接著一個出現在凱里的心間。
  讓凱里的心不由自主的沉了下去。
  因為,如果這是對方的陷阱,那么……
  下意識的,凱里看向了不遠處的后臺。
  他相信這里發生了這么大的動靜,秦然不可能聽不到,而聽到了卻沒有出來……
  出事了!
  頓時,凱里眼神中浮現了一絲慌張。
  但隨即就被凱里掩飾過去,他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夠自亂陣腳,因此,凱里正視著貝奇,等待著對方的回答。
  “什么意思?”
  “難道你沒有看出來嗎?”
  貝奇指了指身后的一隊人,冷漠的看著凱里,用只有拍賣臺上的人才能挺清楚的聲音說道。
  “還是你還幻想著伊森.亨特出來李勉狂瀾?”
  “他早就自身難保了!”
  “我給過你機會,是你不珍惜……”
  “所以,你只能陪著他去死了。”
  貝奇說著,臉上浮現了惡意的笑容。
  冷漠到惡意,僅僅是一個瞬間。
  但當惡意出現時,貝奇才有了一種真實感。
  “你真的以為,我會和你們這些人渣合作?”
  “你們實在是太天真了!”
  貝奇冷笑著抬起了手,狠狠的揮下。
  立刻,跟在貝奇身后的人就沖上了拍賣臺,向著凱里、克雷撲來。
  克雷當然不會束手就擒。
  拔出了早就握緊的槍,克雷抬手就是數槍。
  砰砰砰!
  子彈飛舞。
  但大部分都是擦著這些人的邊而過,根本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傷到這些人。
  “你們根本不懂什么是力量!”
  貝奇冷笑著。
  “是啊。”
  “我們不懂。”
  “但你真的以為,自己就懂?”
  “傻X!”
  一直站立不動的凱里說著就躥起一步,抓住了克雷。
  咔!
  一聲機簧響動。
  兩人腳下的舞臺突然塌陷。
  徑直的,兩人就沒有了蹤影。
  密道!
  拍賣臺上有密道!
  這一幕,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那些跟在貝奇身后的人們紛紛一愣。
  “愣著干什么?”
  “留幾個人守在這里,剩下的人給我追!”
  貝奇有點惱羞成怒的吼著。
  這些人馬上就行動起來。
  可就在靠近密道口時,耳邊傳來的電子滴答聲,卻讓這些人臉色一變。
  “炸彈!”
  轟!
  一個人張嘴才說出了炸彈一詞,爆炸就發生了。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
  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在爆炸直接掀飛了整個黃金舞臺的時候,舞臺上的人,就在沖擊中變得粉身碎骨。
  但……
  那件最后的拍賣品沒有。
  紅色的絲綢化為了飛灰。
  露出了那件拍賣品的廬山真面目。
  一根細長的,好似蛇一般盤好的長須。
  它的顏色因為歲月而變得暗淡。
  它的力量因為時光而變得孱弱。
  可這并不是它被摧毀的理由!
  吼!
  一聲仿佛龍吟的叫喊聲中,一道修長綿延百米,如龍似蛇的虛影從長須中沖天而起。
  黑暗,有了光。
  來自那道身軀。
  黑暗,變得圣潔。
  歌詠聲。
  贊美聲。
  一一浮現。
  會場內的所有普通人,在虛影出現的剎那,就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
  就如同當年他們先祖時一樣。
  尋求庇護。
  選擇臣服。
  虛影俯視一切。
  它微微張開嘴,即將吐露第一個字的時候……
  噗!
  它的頭顱被斬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