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120 各有算計

【觸發特殊事件:急促的拍賣】
  【急促的拍賣:你與撒克利的合作拍賣,即將開始了,而這必將引來炎城與炎城之外諸多存在、勢力的目光……】
  【根據玩家行為,判定為自成一方陣營。】
  (標注1:特殊事件中,玩家表現越好,評價越高)
  (標注2:玩家表現,包括但不限于戰斗)
  ……
  “急促的拍賣?”
  秦然自語一聲后,微微搖了搖頭。
  時間上或許急促,但是準備上卻并不急促。
  事實上,自從他進入到眼前的副本世界開始,布局就已經在準備了,與撒克利的‘合作’拍賣也只是因為趕上了恰當的時機罷了。
  簡單的說,沒有撒克利,秦然也有著自己針對‘貫穿之刺’的計劃。
  而現在?
  只不過是讓這個計劃變得更加直接,并且,拉入了更多的‘進場者’。
  對于‘林城之神’這位‘進場者’,秦然不意外。
  同一座城市的‘神靈’間,會因為不同的立場而明爭暗斗,更加不用說是不同城市之間了。
  爭斗是必然的。
  哪怕表面上是一團和氣的。
  “‘林城之神’……”
  秦然輕輕敲擊著椅背扶手,思考著這位‘進場者’。
  有關這位‘林城之神’,秦然知道的并不多,但這并不妨礙秦然去了解對方。
  而且……
  秦然擁有一位十分恰當的‘人’選。
  ……
  山腳街,某處幽靜的公共庭院內,變回本來面目的秦然和老探長坐在一張黑色的長椅中,靜靜的等待著。
  不同于炎城其它街區公共區域的人滿為患,在富人聚集的山腳街,人們更習慣的是待在自己家的庭院內享受著私密,而不是來到公共區域,將自己暴露在其他人的視野中,即使事實上周圍除去巡邏的警察外,幾乎沒有人。
  連續的兩隊巡警經過公共庭院,帶著詫異的目光掃過秦然。
  不過,有著老探長在,卻沒有任何一個上前詢問。
  做為炎城資歷最老的探長,歐克或許沒有太大的實權,但是卻有著難以想象的名聲。
  至少,大部分的年輕警察們都知道這么一位身份特殊的探長。
  “已經一個小時了!”
  “你真的還要繼續等下去?”
  老探長皺著眉頭問道。
  “你將我的信送到了嗎?”
  秦然問道。
  “送到了,可是……”
  “相信我,‘大沼’比你想象中的要平易近人的多,他對整個城市或許有所松懈,但他不會無視登門拜訪的人。”
  老探長解釋的話語,被秦然微笑著打斷。
  看著面帶笑容的秦然,老探長十分想要告訴秦然,那座山頂莊園看門人的盛氣凌人,可最終老探長再次皺了皺眉,沒再繼續說什么。
  老探長很清楚自己對于另外一個世界的了解有多么的不足。
  在這樣的前提下,老探長不會做出任何魯莽的評價。
  即使心中有著懷疑。
  因此,當突兀的聲音從身后響起的時候,老探長整個人一驚。
  “2567,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了解我。”
  “嗯?!”
  老探長下意識的就要拔槍,但是卻發現秦然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后,老探長忍不住的苦笑了一聲。
  “你們這樣的存在是不是都很喜歡嚇唬人?”
  “之前是2567不聲不響的出現在我的辦公室內,讓我去送信。”
  “現在是艾利特爾加閣下您……”
  “拜托,我已經不是那種可以隨意開玩笑的年紀了。”
  老探長嘴里說著,卻滿是驚訝的打量著從庭院一處走出來的‘大沼’。
  很顯然,這位老探長在驚訝著‘大沼’的年紀。
  當然,更加重要的是,這位老探長驚訝于‘大沼’和秦然相似的氣質,一樣的瞳色。
  黑色!
  神秘,而又深邃。
  放在秦然、‘大沼’的身上,更是有著非同一般的感覺。
  似乎……
  能夠吸引人的靈魂。
  老探長費了相當的工夫才將自己的視線挪開。
  “抱歉。”
  “我不是有意的。”
  隨著這樣客氣的話語,‘大沼’一瞬間就變得普通起來,宛如街道上隨意一個擦肩而過的路人。
  這樣的變化,沒有讓老探長驚訝。
  最近一段時間,見識過太多驚人變化的老探長,早已經習慣了。
  所以,他知道一些事情是他能夠參與的,一些事情則不能。
  “我去那邊等你們。”
  不需要秦然開口,老探長就徑直走向了庭院的一角,隨手點燃了一支香煙,不再關注這里會發生什么了。
  “很不錯的人。”
  面對著知趣的老探長,‘大沼’贊賞道。
  “那是因為你沒有觸及到他的底線!”
  “不然的話,就算面對‘大沼’你這位炎城的神靈,他也會有著拔槍的勇氣。”
  秦然同樣不吝嗇對于老探長的贊賞。
  “他在保護炎城,不是嗎?”
  ‘大沼’笑了起來。
  “是啊,他在保護炎城。”
  “你呢?”
  秦然問道。
  “炎城早已和我合二為一了,我自然會保護著它。”
  ‘大沼’這樣的回答道。
  “你和炎城合二為一,我知道。”
  “但我卻沒有感受到你所說的保護。”
  “你有著能力扭正一切,卻又放任自流,抱歉,我不是神靈,我不懂神靈的想法,但這至少……”
  “和我想象中的差了太遠。”
  秦然繼續的說著。
  “所以,你沒有親自登門,而是讓那位老探長來試探我?”
  “我曾經說過嗎?”
  “如果不是知道不可能的話,我還以為我會多出一個兄弟。”
  “謹慎、多疑,卻又會相信他人。”
  “你的性格,你的血脈,和我類似,但我們終歸是不同的,我的做法,也許在你看來是很不可思議的,但在我看來卻是最恰當的。”
  “畢竟,我不是孤家寡人。”
  ‘大沼’深吸了口氣,緩緩的說道。
  秦然看著對方。
  足足數秒鐘后,秦然才搖了搖頭。
  他沒有看出任何的東西。
  但他知道,‘大沼’是有所隱瞞的。
  不過,秦然并不會氣憤。
  就如同‘大沼’說的那樣。
  他們都是謹慎、多疑的。
  對于自己真實的想法,在任何時候,總是會有所保留。
  可這樣的保留,并不會影響一些其它事情。
  “合作嗎?”
  秦然問道。
  “我出現在這里,還不夠明顯嗎?”
  ‘大沼’反問著。
  然后,兩人相視一笑,同時開口道。
  “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