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109 山腳街

青豆裹著蛋液,在滾燙的油脂中翻炸。
  白色的豆腐放在碗中蒸出。
  當揭開蓋子的剎那,水蒸氣升騰而起的時候,滾燙的熱油夾雜著青豆與雞蛋花就這么的澆在了豆腐上。
  嗤的一聲,豆子的香氣立刻壓住了水蒸氣。
  而之后長達兩分鐘的時間內,都是滋滋作響。
  秦然拿著長柄的湯勺,根本沒有理會燙嘴的溫度,直接挖出了一勺。
  嘎吱。
  第一口是青豆的脆。
  第二口是豆腐的軟。
  而將兩者結合的是,那炸出來的雞蛋花。
  如果單單是青豆的話,就會顯得太過干。
  但如果又只是豆腐的話,則會顯得濕軟。
  可再有了油炸的雞蛋花后,一切就變得不同了。
  松軟中夾著絲絲脆意,就如同是一座橋梁,將兩個極端的不同聯系到了一起。
  “不錯。”
  哪怕是第五道菜了,秦然仍然是一勺接著一勺,速度飛快的將食物全部吃完,拿起一旁的餐巾,擦了擦嘴后,這才評價著。
  不是敷衍,是貨真價實的。
  只是……
  話語中,卻有著一絲絲大的失望。
  因為,‘暴食’并沒有絲毫的異動。
  在發現該如何提高原罪之一‘暴食’的力量時,秦然在進入【妖魔都市Ⅱ】前,就有了自己的計劃。
  完成主線任務的同時,品嘗各類美食。
  對此,秦然十分的期待。
  而食物本身并沒有讓秦然失望。
  可惜的是‘暴食’的貪婪。
  “真是原罪啊!”
  秦然又一次的感嘆著。
  所幸的是,在上一個副本世界有了類似經歷的秦然在開始時就有了準備。
  就如同,在面對皮斯克這樣的‘人’時,秦然做出的猜測一樣。
  眼前的世界是一個暗藏妖魔的世界。
  甚至,從某些方面來說,就是一個妖魔縱橫的世界。
  在這樣的前提下,一個普通人能夠成為炎城地下世界的執掌者之一,說什么秦然也是不會相信的。
  妖魔,或者半妖,才應該是對方的身份。
  而之后的一連串戰斗,都在證實著秦然這個猜測。
  同樣的,這樣的戰斗,也讓秦然收獲不菲。
  總共六件戰利品。
  其中五件是魔法級別的,一件則是稀有級別,就來自皮斯克。
  這是一件擁有眼球模樣,直徑一元硬幣大小的道具。
  【名稱:浩之殘眼】
  【類型:飾品】
  【品質:稀有】
  【屬性:1,斥引;2,壓碎】
  【需求:無】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它曾經是自某個大妖魔的器官,但是在割取時受到了意外的破損,工匠雖然費盡心思修補它,但它依然力量銳減。】
  ……
  【斥引:將半徑25米內,力量判定為A-級別的單一重物,憑空拉到你的面前,或者推開它】
  【壓碎:在斥引過程中,隨時完成一次較強級別之上的碾壓攻擊】
  ……
  秦然把玩著這枚特殊的飾品,再將那些魔法級別裝備一一檢查,確認沒有什么可在意的時候,才將之全部收好,目光看向了房門處。
  外面已經傳來了若有若無的爭吵聲。
  即使不需要聽口音,秦然通過步伐也已經知道來人是誰了。
  “請那位探長進來。”
  秦然對著克雷說道。
  “是,老大。”
  克雷快步的跑了出去。
  不一會兒,克雷帶著兩個人走了進來。
  一個是秦然的熟人老探長歐克,另外一個則是陌生的年輕人。
  而且,相較于老探長的坦然,這位年輕人卻有些拘謹,或者準確點說是,有些害怕。
  “伊森.亨特你開始.綁.架了嗎?”
  老探長看著一旁被凱里‘請’來的廚師,臉色一沉道。
  “老家伙,你以為你在和誰說話?”
  克雷獰笑著站到了秦然的餐桌前,擋住了老探長看向秦然的目光,雙眼不懷好意的打量著老探長和那個年輕人。
  老探長毫無懼色的和克雷對視。
  那位年輕人則在克雷的注視下,臉色逐漸的慘白起來。
  “當然是一群混蛋了。”
  老探長冷笑了一聲。
  “老家伙,你……”
  “嘿嘿!”
  “你真以為我會動手打你嗎?”
  “我可不是那些笨蛋!”
  “不過,我還是需要警告你,如果你在這樣說,我可是會告你誹謗的!”
  克雷一聲怒吼,可馬上的就嬉笑起來。
  他一臉看破了老探長計謀的得意,轉過頭看向了那位廚師。
  “告訴他,我綁.架你了嗎?”
  “沒、沒……”
  “你還有什么拿手菜嗎?”
  廚師結結巴巴的回答,被秦然打斷了。
  “沒、沒有了。”
  廚師的回答依舊結結巴巴的。
  看向秦然的目光充斥著恐懼與不安。
  秦然皺了皺眉,他知道是他此刻的身份,讓對方這樣的,但為了之后的計劃,他根本無法解釋。
  甚至,任何多余的解釋,都會讓他的計劃付諸東流。
  因此,秦然揮了揮手,示意對方離去。
  戰戰兢兢的對方,如蒙大赦般的轉身就跑,就連自己的廚具都不要了。
  “去將這些還給他。”
  “并且,將飯錢結了。”
  “是真正的給予相應的金錢,而不是你們以為的那樣,懂嗎?”
  秦然強調著。
  盡管他現在扮演的是福特的表弟,可這并不代表對方的這位表弟就是一個吃霸王餐的人。
  “知道了,老大。”
  面對秦然時,剛剛還一臉桀驁的克雷馬上恭敬的點了點頭,快步的追了上去。
  頓時,整個餐廳就剩下了秦然和老探長,還有那位臨時助手兩人。
  老探長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看著秦然。
  眼前這個人,在今天之前,他還沒有聽說過。
  但在短短的一天后,對方的名字已經在整個炎城內傳播。
  建立在一次次戰斗,一具具尸體上的威名,不僅是讓所有人對這個名字如雷貫耳,還讓人們膽戰心驚。
  而這樣的人,會好心付賬?
  老探長有些不信。
  “我喜歡規則。”
  “它保護著弱者。”
  “也讓我更加的形式方便,所以我不會破壞它。”
  秦然說著早有準備的解釋話語。
  “既然你不愿意破壞規則,那么一切就好說了!”
  “現在讓你的人,馬上離開其它街區!”
  老探長沒有任何想要寒暄的意思。
  他幾乎一刻都不愿意待在這里。
  他生怕自己忍不住,給對方的腦殼上開幾個洞。
  因此,直奔主題
  “離開?”
  “當然沒有問題,不過,那是在我和他談過之后了。”
  秦然面帶微笑的反問著,然后,抬手指了指老探長那位臉色蒼白,滿是恐懼的臨時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