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肥龍喝多了請假~

手雷!
  三人看著腳下的東西,微微一愣后,全部大驚失色。
  他們不知道為什么會有一顆手雷直接出現在腳下,但是他們知道現在應該怎么做。
  坎貝克一個翻身就鉆到了沙發后面。
  斯瑞也是有樣學樣,扭動著肥碩的身軀轉向了沙發后,但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出現在他的身上,牽扯著他的身軀向著手雷壓去。
  而且,剛剛翻到沙發后的坎貝克也被凌空揪了出來,壓在了斯瑞身上,兩人就好像是疊羅漢一般,將那枚手雷壓在了身下。
  不過,這并沒有結束。
  周圍的沙發、實木家具紛紛飛起,如同滾落的山石壓在了斯瑞的身上。
  “不!”
  感受著身上的重壓,感受著身下硬物的觸感,斯瑞汗如泉涌般涌出,恐懼徑直淹沒了他的神經,兩塊眼簾下肥墜的肉不停的抖動。
  坎貝克也不例外。
  一臉的疤痕開始不停的扭曲,全身的肌肉隨著掙扎而不斷的鼓起,但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
  自然的,最終的結果也沒有改變。
  砰!
  本該響亮的爆炸聲,變得沉默。
  手雷爆炸的彈片四射,撕裂著斯瑞、坎貝克的身軀,隨之四射,令那堆砌在斯瑞身上小山般的沙發、實木家具,發出了一陣震動。
  彈片經過數層的削弱,早已經沒有了任何威力,坐在那里的皮克斯沒有受到傷害,但皮斯克卻無比的憤怒。
  “誰?”
  “是誰?”
  皮斯克大聲的吼道。
  誰也不喜歡自己的家被陌生人侵入。
  更讓人討厭的是,自己的計劃被破壞。
  現在,兩點都出現在了皮斯克的身上。
  皮斯克自然有著充足的理由憤怒,也有著支撐他憤怒的實力!
  至少,皮斯克是這樣認為的!
  那響亮的嗓音,一點也看不出是這一個老者。
  而且,隨著這樣的喊聲,一道無形的力場,開始在書房中肆虐起來,地毯、散落的家具、斯瑞、坎貝克的殘尸,就如同是被軋道機碾壓過去一般。
  嘎吱吱。
  一陣令人牙酸的響聲中,除去皮斯克和身上的沙發外,整個書房的一切都被壓成了薄薄的一片。
  包括……
  窗戶所在的一側墻壁。
  失去了墻壁的遮擋,窗戶外的一切,都顯露了出來。
  黑色的夜空,點點燈光,層層疊疊的綠植。
  只需要看一眼,就會有一種愜意、舒適的感覺。
  可在憤怒的皮斯克眼中,這一切都是阻礙。
  嗡!
  無形的力量再一次碾壓而出,層層疊疊的綠植,瞬間被壓入了地面,照明的燈柱緊隨其后。
  當一切阻礙都消失后,剩下的就是黑暗了。
  皮斯克的雙眼透過黑暗尋找著那個目標。
  可……
  空無一人。
  “在哪?”
  “給我出來!”
  “我一定要……”
  皮斯克吼著,但是話語聲還沒有吼出來,聲音就戛然而止了。
  一支冰冷、黑黝黝的槍口頂在了皮斯克的后腦勺上。
  “什么時候?”
  心底的驚異令皮斯克全身僵直。
  上一刻還無比憤怒的皮斯克,在這個時候瞬間的冷靜下來,他十分配合的舉起了雙手。
  “朋友,我認為我們可以淡淡。”
  “你看……”
  砰!
  【溫徹斯特的獵槍】的扳機被扣動,滾燙的子彈,沒入了皮斯克的后腦勺,帶起了天靈蓋。
  腦漿飛濺中,皮斯克的尸體倒地。
  一件帶著橙色光芒的道具從尸體上浮現。
  秦然一把撿起,整個人迅速消失在了黑夜中。
  在秦然消失后的十幾秒后,一隊保鏢才沖了進來,看著一片狼藉的書房和倒地的尸體,這些保鏢臉色巨變。
  尤其是那些房屋中的仆人們,在看到主人的尸體時,更是發出了一陣陣的驚呼。
  隨后,混亂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而且,不單單是這一處。
  仿佛是多米諾骨牌般,由山腳街開始,一處又一處的混亂開始出現,當這些混亂連成一片的時候,剛剛在黑夜陷入‘沉睡’的炎城又一次蘇醒了。
  警車一輛接著一輛從分局開出。
  一隊又一隊全副武裝的軍警走上了街區。
  而這些和秦然沒有什么關系了。
  他將一切都扔給了凱里和克雷。
  “我不想知道你們是怎么做的,我只想要一個結果:那些死掉家伙的底盤、手下,都要聽我的。”
  “白天有著秩序。”
  “夜晚,那里只有一個人的聲音。”
  “那,就是我的。”
  秦然坐在那里,雙手交叉在下頜前,一字一句的說道。
  “明白了,老大!”
  “好的,老大!”
  凱里、克雷興奮的一點頭后,就急匆匆的向外走去。
  他們不知道自己的老大是怎么做到的,但他們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去做什么。
  搶下那些底盤!
  收編那些手下!
  至于現在人手的缺乏?
  別開玩笑了!
  在德林街后的貧民區里,最不缺少的,就是人!
  一隊又一隊衣裝不整,暗藏武器的人們沖出了德林街。
  他們沒有走大街道,而是鉆入了小街小巷,以自己特有的方式,進入了各自的目的地。
  接著,戰斗爆發了。
  一方有心,一方無心。
  一方失去了指揮。
  一方則是頭領沖鋒在前。
  戰斗在最開始的時候,結果就已經注定。
  太陽再一次升起。
  陽光遍灑大地。
  一夜喧囂的炎城,并沒有停止下去,街頭上還時不時的傳來零散的槍聲,既有著那些幫.派.成.員,但更多的卻是追擊中的警察。
  雙方的交戰從后半夜持續到了現在。
  對于這些手持武器的幫.派.成.員,老探長真的是恨透了。
  他恨不得現在就拔出槍,將這些人斃掉。
  但是遵從著職業道德的他,現在卻只能看著這些人一個個被壓上了警車,而且,看那些人趾高氣揚的模樣,仿佛并不是去監獄,而是去度假。
  “這些混蛋!”
  “我一定要讓你們把牢底坐穿!”
  “我……”
  老探長惡狠狠的說著,可話語說著說著,就說不下去了。
  因為,他知道他是無能為力的。
  剛剛接到那位局長大人的命令,早已經讓老探長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了。
  妥協!
  又一次的妥協!
  老探長攥著拳頭,身軀都顫抖起來。
  最終,只剩下一聲嘆息。
  不過,很快的,這位老探長就調整了情緒。
  即使心中疲憊、無奈,他也有按自己的方式,將接下來的事情做到最好。
  “去,德林街。”
  老探長對著臨時副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