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102 路途

“小心!有狙擊手!”
  老探長的反應十分的快,高聲提醒秦然的同時,整個人就以極為標準的姿勢向后翻滾,躲入了窗口的死角。
  接著,老探長就看到秦然站在原地動也沒動。
  “2567……”
  砰!
  嘩啦!
  老探長下意識的就要提醒秦然,可話語才出口,就被玻璃的碎響所打斷。
  在響聲中,一個人被徑直的扔了進來。
  老探長甚至沒有看到對方是怎么進來的,而之所以判斷是被‘扔’進來的,則是因為對方太慘了。
  不僅滿臉的玻璃渣子,血污一片,而且四肢還呈現出不同程度的扭曲。
  但老探長并沒有更多的關注這些,當他發現對方脖頸位置的某個刺青時,注意力就徹底的被吸引了。
  “你認識這個刺青?”
  秦然掃了一眼那個五芒星刺青問道。
  眼前的五芒星,并不是魔法陣,就是一個徒具模型的樣子貨,既沒有秘法文字的填充,更不會出現啟動的咒語。
  “嗯。”
  “記得我剛剛和你說過的福特嗎?”
  “這是他獨有的標記,只有隸屬于他的心腹成員,才會被給予擁有這個刺青的權利。”
  老探長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摩擦最先開始的德林街嗎?”
  秦然低聲自語著。
  老探長剛剛說過的話,以秦然的記憶力自然不會忘卻,不過,秦然并沒有想到這個狙擊手會是來自那里。
  原本秦然認為,對方只是一個普通的、趁亂來找老探長麻煩的尋仇者。
  但明顯的,對方有著更加直接的目的。
  而這對于已經有了初步計劃的秦然來說是一個好事。
  “看來事情比你說得還要嚴重。”
  “或者……”
  “你最近的所作所為,讓那位剛剛掌管了德林街的‘大人物’不滿了!”
  “他在向你提出抗議!”
  秦然說道。
  “哼!”
  “這樣的抗議不是一次兩次了!”
  “如果我愿意接受這樣的抗議,我早就退休了!”
  老探長一邊說著一邊走向了電話。
  不過,卻被秦然攔了下來。
  “能夠將這件事交給我嗎?”
  秦然問道。
  “交給你?”
  老探長一愣。
  在他的認知中,秦然可不是什么樂于助人的人,雖然對待他很不錯,但也理應不會多管閑事。
  這樣的反常,讓老探長變得嚴肅起來。
  “你有什么事?”
  “還是你準備做什么?”
  老探長雙眼凝視著秦然。
  老探長這樣的人,永遠不會忘記恩情,但同樣的,他也不會忘記職責。
  甚至,在大部分的時候,職責還在恩情之上。
  看起來有些不近人情。
  但也正因為這樣,秦然才會選擇和對方打交道。
  因為,老探長是真的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對方不會被一些小恩小惠所打動,也不會被仇恨蒙蔽雙眼。
  對方面對任何人,都會堅持在其他人看來,十分可笑的底線,可秦然看中的就是這樣的底線。
  “放心吧。”
  “我只是好奇那個家伙為什么會出現你嘴中的變化。”
  “而且,我向你保證,不會波及到其它人。”
  秦然笑著說道。
  “我要全程監督。”
  老探長強調著。
  “沒問題。”
  秦然微笑不變的點了點頭。
  ……
  福特全身綁著繃帶與夾板,整個人爬在椅子上。
  嘎、嘎嘎。
  一陣陣的脆響聲在福特的身體中響起
  他咬著一塊毛巾,努力的讓自己不發出聲來,但一陣陣的哼聲,還是不可抑制的在他嘴中響起。
  在那沒有一根頭發的腦袋上,青筋崩起,大滴大滴的汗珠不停的溢出,流下,以至于對方臉上的五芒星刺青都變得模糊起來。
  這一過程大約持續了近十分鐘。
  福特全身早已被汗液打濕,不過,就在體內的脆響停止的剎那,福特就一把扯下了嘴里的毛巾,翻身從椅子中站了起來。
  并且,以特殊的姿勢活動著全身。
  啪、啪啪!
  又一陣響聲從福特體內傳來,但與之前的脆響不同,眼前的響聲,猶如炒豆子一般,不僅連綿,還十分的密集。
  在連綿不絕的響聲中,福特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強壯起來,本就肌肉線條明顯的身軀,數個呼吸中就變得堪稱壯碩,而且,就連身高也高了一兩公分。
  感受著從身軀內迸發出的力量,福特滿意的一捏拳頭。
  “力量!”
  “這就是力量!”
  “我要更多的力量!”
  福特低吼著,面容略顯猙獰,一想到交易者的吩咐,他根本就沒有猶豫,轉身就向外走去。
  可才剛剛邁出腳步,福特心底就升起了一股危險預警。
  那是他常年在街頭廝混中,磨礪出的直覺。
  想也不想,福特就向著一旁的書桌翻滾而去,手更是將腰間的大口徑手槍掏出,當他落地的時候,槍口已經對準了讓他不安的方向。
  整個過程在福特已經逐漸超越普通人的身體素質下,彷如行云流水般。
  但……
  他槍口瞄準的地方,根本沒有人。
  只有一團頭發。
  一團烏黑、茂密且又極長的頭發。
  妖魔!
  往日的聽說和最近一段時間的認知,早已讓福特明白自己面對的是什么,手指連連扣動扳機的同時,向著房門跑去。
  如果再過一段時間,福特自認為就算妖魔,他也不會放在眼中。
  可,現在不行!
  他,還差的太遠!
  相當有自知之明的福特將轉身就跑。
  可他還是低估了妖魔的實力。
  子彈帶著灼熱的溫度,一顆不落的射入了頭發之中,但也就是這樣了,絲毫沒有阻止頭發的行動。
  嗖、嗖嗖!
  好似弩箭般的破空聲中,一大團頭發中激射數股,不僅將福特纏繞,還將福特的嘴巴塞住,讓對方的喊聲全部的壓抑在了喉嚨中,然后,猶如牽拽著傀儡似得,將福特拉出了窗子。
  等到福特的手下因為槍聲沖進來的時候,除了破開的窗子外,什么都沒有找到。
  老大的失蹤一下子就讓福特的手下慌亂起來,開始一窩蜂般的尋找。
  而在距離福特大本營不足一公里的一輛車子上,被‘發妖’抓回來的福特,正怒視著老探長。
  哪怕嘴巴被堵住,也不斷傳來,含糊不清的吱嗚聲。
  不過,馬上的,當對方看到緩步走回的秦然時,臉上的憤怒就隨即被驚恐所代替了。
  這種意外的驚恐讓秦然訝然。
  秦然掃視對方的神情,心底略微沉吟后,緩緩的說道。
  “你認識我。”
  “而且,你和我屬于敵對。”
  “在這里和我敵對的……”
  “貫穿之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