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098 方法

瑞秋有所隱瞞!
  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不論是對方剛剛的話語,還是之后匆匆的離開方式,都在告訴著秦然。
  可秦然卻無法強迫對方說出這樣的秘密。
  很簡單的答案:無法無天。
  “所以,我才習慣一個人。”
  秦然輕聲呢喃著,也向著酒館前廳走去。
  在那里,不知何時出現的無法無天,正叼著雪茄向眾人展示著‘一人獨飲’的挑戰模式。
  一字排開的二十二支造型各異、酒精濃度不同的酒液,就這么的在燈光下散發著瑰麗的色彩。
  在眾人的歡呼大吼中,無法無天從左面第一支酒開始了挑戰。
  這是豐收酒館的特色節目。
  任何一個人能夠挑戰成功‘一人獨飲’,不僅可以免去酒錢,還能夠獲得1000積分的獎勵。
  不過,自從有了這項挑戰以來,還沒有任何一個人挑戰成功。
  哪怕是最擅長飲酒的‘煉金師’勒梅,也最多挑戰到第十九支酒,就敗下陣來。
  至于無法無天?
  在第十一支的時候,就開始往桌子地下鉆去。
  “下、下次,我一定能夠挑戰成功的!”
  醉醺醺的無法無天,在醉倒前,結結巴巴的說著。
  “是的!”
  “無法無天下次一定能夠挑戰成功的!”
  “不過,你的付清這次的酒錢!”
  眾人起哄著。
  每一個都在歡呼雀躍。
  他們沒有惡意。
  僅僅只是在用這樣的方式發泄著即將進入副本世界的緊張,或者是歸來后的不適。
  哪怕面容被遮掩,秦然能夠看得出來。
  無法無天也看得出來。
  也正因為看得出來,無法無天才會一次又一次的挑戰‘一人獨飲’。
  他在用自己的方式,讓周圍的朋友變得開心、快樂一點。
  雖然這樣的方式,在秦然看來很愚蠢,但秦然不會讓無法無天就這么的醉倒在桌子下面。
  秦然抬手拎起無法無天的后脖領,將對方扔在了一張椅子中,看著完全陷入醉酒模樣,意識都變得模糊的無法無天,忍不住眉頭一挑。
  “你是傻瓜嗎?”
  秦然低聲說道。
  無法無天的行為,在秦然看來,就好似一個小孩子為了融入到一群小孩子中,而故意出洋相。
  在滿堂的哄笑中,很自然的一起笑起來。
  接著……
  加入其中。
  孩子,是純真的,他們的觀念分為對錯。
  所以,處理起事情來也變得簡單。
  對的就是對的。
  錯的就是錯的。
  可大人們不同。
  大人們有著太多明面上、暗地中的利益糾葛了。
  因此,大人們不會單純的去分辨是非對錯,而是會從自己有利的角度出發,來看待一件事情。
  對自己有利的,那就是對的。
  對自己不利的,那就是錯的。
  對的,就繼續下去。
  錯的,就用‘實力’去糾正。
  一直叫囂‘是非對錯’的,無非就是沒有實力去糾正‘對錯’,還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大孩子’罷了。
  秦然不想成為這樣的‘大孩子’,也不想無法無天成為這樣的‘大孩子’。
  2567:無法無天的治療多會開始?
  瑞秋:還要再等等。
  2567:需要幫忙的話,告訴我。
  瑞秋:好的。
  ……
  秦然指了指無法無天,向著不遠處的瑞秋示意,在后者點頭后,秦然轉身向著酒館外走去。
  身后,意識模糊的無法無天好似看到了秦然,含糊不清的說著。
  “2、2567?”
  “你、你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
  聲音很低,但卻被秦然敏銳的捕捉到了。
  秦然的腳步停下了。
  他轉過身,以非常認真的口吻,回答著。
  “暫時不需要。”
  “好好休息。”
  說完,秦然再次轉身邁步。
  而在秦然的身后,無法無天則響起了陣陣鼾聲。
  ……
  返回華爾威街13號的秦然,下線簡單的處理了個人問題后,再次登陸游戲。
  【積分:10000;技能點:25;黃金技能點:4;黃金屬性點:4】
  ……
  看著積分技能點欄,秦然略微改變了原本提升幾項需要黃金技能點技能的計劃。
  第一,他沒有想到那個消息會這樣的昂貴。
  第二,他也沒有想到這個消息又一次關乎到了人物模板極限的突破。
  “黃金屬性點、黃金技能點成為了入階后,到Ⅴ階前的關鍵嗎?”
  雖然從很早開始,秦然就知道了黃金屬性點、黃金技能點的寶貴,但是剛剛瑞秋的話語卻讓秦然越發的了解到了兩者的寶貴之處。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秦然不需要為提升技能還是保留黃金技能點而猶豫。
  對于天賦、本源之力的變化,秦然的看重遠遠超過那幾項技能。
  “不知道我的第二次人物模板極限在哪里?”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他的屬性欄。
  力量:SS+
  敏捷:SS+
  體質:ZZZ-(評價:新晉Ⅰ)
  精神:G+(評價:未入Ⅲ)
  感知:SSS+
  ……
  精神屬性最高,即將接近Ⅲ階,力量、敏捷最低,但也遠超普通玩家。
  沒有任何的猶豫,秦然開始了對精神屬性的提高。
  不管是原本的計劃,還是改變后的計劃,精神屬性都是秦然必須要提高的屬性。
  對于打造自己最強一點,秦然從不吝嗇。
  【使用黃金屬性點……】
  【精神G+→GG-(評價:未入Ⅲ)】
  【使用黃金屬性點……】
  【精神GG-→GG(評價:新晉Ⅲ)】
  【使用黃金屬性點……】
  【精神GG→GG+(評價:新晉Ⅲ)】
  【使用黃金屬性點……】
  【精神GG+→GGG-(評價:新晉Ⅲ)】
  ……
  “新晉Ⅲ嗎?”
  “按照瑞秋的評估,‘大沼’平時的狀態應該是在Ⅳ階,戰斗時計算底牌的話,應該會再高出1-2階,而‘貫穿之刺’的那位‘神靈’層層布局的對付‘大沼’,顯然是沒有正面對抗‘大沼’的力量。”
  “因此,對方應該是在Ⅲ至Ⅳ階,不可能超過Ⅴ階……”
  “如果給我一個優勢的戰場……”
  秦然默默的計算后,雙眼微微瞇了起來。
  在秦然的腦海中,開始了又一次細致的算計。
  與此同時,穹頂時鐘塔外。
  一道身影正在緩慢的靠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