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096 守護者的秘密

即使相隔極遠,但聲音還是傳入了秦然的耳中。
  但對于那些話語,秦然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他更不會去向那些人解釋什么。
  因為,秦然很清楚,人們只愿意相信他們愿意相信的部分。
  至于剩下的?
  在他們看來就是騙局、捏造的。
  或者,干脆選擇視而不見。
  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同樣的,你也無法將事實告知一個先入為主的人。
  對此,早已深有體會的秦然自然知道該怎么做:徹底的將之拋在腦后,關注自己應該關注的事情,不要隨意浪費寶貴的時間和精力。
  “你說那只鷹是‘魔女’的仆役?”
  秦然詢問著身旁的卡爾斯,眼神帶著驚訝。
  那只老鷹明顯是經過訓練的,這一點秦然絲毫不會懷疑。
  不過,秦然從沒有想過,那只老鷹的主人竟然會是離開的‘魔女’。
  “嗯。”
  “而且,‘守護者’組織也是在圍繞那只鷹建立的,就連守護者本身,都是由那只‘鷹’來挑選的。”
  卡爾斯點頭道。
  “它是根據什么挑選的?”
  秦然繼續詢問著他感興趣的信息。
  “不知道。”
  卡爾斯搖了搖頭。
  秦然眉頭微皺,并不滿意這樣的答案。
  ‘魔女’離開了,留下了一只老鷹。
  而這只老鷹竟然開始挑選玩家。
  如果說里面沒有什么貓膩的話,秦然說什么都不會相信。
  “事實上,我也是無意中知道了這個秘密——到現在為止,絕大部分守護者都認為那只鷹是首領的仆役。”
  “我可以用契約證明,我說的這個秘密都是真實。”
  卡爾斯顯然也明白,自己的回答不會讓秦然滿意,馬上就補充道。
  秦然并沒有制止。
  他看著對方又一次寫下契約后,才再次追問有關‘守護者’的信息,卡爾斯一一回答著。
  整個問答過程大約持續了二十分鐘。
  當這次的問答進入尾聲時,秦然突然抬起右手,指了指被手套遮掩的詭異笑臉,問道:“你對它知道什么嗎?”
  卡爾斯一愣。
  然后,苦笑出聲。
  “那是‘魔女的饋贈’!”
  “干掉了希頓的你,體會過那種屬性增加、技能等級提高的感覺了吧?”
  “很.誘.人,對不對?”
  “所以,你應該知道,我現在是多么的富有吸引力。”
  苦笑中的卡爾斯不住的搖頭,似乎到現在還無法接受被追殺的現實。
  不是本源力量?
  而是屬性、技能等級?
  秦然心底涌上了一陣猜測,但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的聽著卡爾斯繼續說道。
  “守護者組織很奇特。”
  “不僅僅是允許成員拉幫結派,成立各自的小組織,還因為它竟然允許內斗,而且,還是死亡內斗。”
  “可與追殺不同的是……”
  “被見證的死亡內斗的收益要遠遠遜色于單純的追殺——而我也是從這里發現了那只老鷹的秘密。”
  “我知道的,已經全部的告訴你了。”
  “這些信息我都可以用契約來證明我沒有說謊!”
  深吸了口氣,卡爾斯看著秦然。
  卡爾斯在等待著秦然的答案。
  “走吧。”
  “挑選距離你最近的住所。”
  秦然直接說道。
  卡爾斯有著三個住所沒錯,但在追殺的前提下,這三個暴露出去的住所,每一間外都必然是重兵把守。
  簡單的說,挑選哪一間都是一樣的。
  ……
  威廉科姆小道,位于巨大城市西側,在內城區和曾經外城區的交匯之處。
  曾經在一個多月前還是不毛之地,隨著近期大量玩家的涌入,迅速變得繁華起來。
  街道兩邊有著玩家自行開啟的商鋪,路上也不缺少行人類的玩家。
  不過在這些玩家的.胸.前大都帶著統一的標志。
  一個豎起的,類似I一般的字符,在兩邊則是一對白色的翅膀,綠色的橄欖枝在外圍環繞。
  “他們是‘圣憐會’的人。”
  “主旨是互幫互助,幫會的首腦是一個剛剛入階的老玩家,為人不錯。”
  卡爾斯向秦然解釋著,但目光卻是警惕的看向四周。
  很顯然,越是靠近威廉科姆小道122號,卡爾斯就越是緊張。
  就好似是一根被拉到極限的橡皮筋,再繼續拉下去,必然會斷。
  秦然看著卡爾斯默默的搖了搖頭。
  他不知道對方這幾天是怎么度過的,但他知道,假如對方真的是一個人返回住所的話,哪怕有著成功的幾率,也會因為這樣的緊張而功敗垂成。
  而且,對于‘守護者’挑選卡爾斯為‘間.諜’的行為,秦然現在也開始懷疑起來。
  “為人謹慎、擅長掩飾,很符合‘間.諜’的特質,但意志卻不夠堅韌,足以推翻前兩條。”
  “也許……這才是卡爾斯成為‘間.諜’,不、不,是‘棄.子’的原因!”
  “一個有別于經歷副本世界,使用積分、技能點,卻又光明正大,毫無危險提升實力的機會。”
  突兀的,這樣的想法從秦然心底升起。
  然后,一個困惑秦然許久的疑惑就這么的解開了。
  最初的守護者是怎么出現的?
  或者說,為什么會出現?
  假如真的能夠獲得另外一個,極為安全提升實力的機會,這樣的機會誰又會放棄呢?
  第一位,或者是建立了‘守護者’組織的那位,在發現了魔女選擇的‘守護者’有著某種特質后,才建立了‘守護者’組織。
  而且,對方還進行了一些改變。
  想著希頓和‘競爭者’的不同,以及死亡內斗和追殺的不同,秦然默默的補充了一條。
  “如果是這樣的話,對方怎么會甘愿把這樣的機會讓給別人?”
  “除非……”
  秦然雙眼又一次的瞇了起來。
  他不相信利用這樣‘機會’的人會舍己為人。
  那么就只剩下了最后一個可能:對方在做最后的收割者。
  就如同是養豬一樣。
  挑選出一些‘飼料’,讓這些‘豬’吃得膘肥體壯。
  然后,再舉起屠刀殺‘豬’。
  甚至,對方還會用‘飼料’來控制這些‘豬’,讓每一頭豬都變得聽話、順從。
  “這家伙是誰?”
  秦然默默的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