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073 散步而至

德累斯頓面對超級罪犯,不會有絲毫的留情,大踏步的靠近后,一拳轟出。
  這一拳就如同是泰山壓頂般,拳頭還未到,所帶起的拳風就讓人忍不住的感到窒息。
  ‘巨臂’十分配合的繞到了另外一側,阻擋著突襲者的退路,他那一雙本該是正常的手臂,呼吸間,就如同是吹氣球一般的脹大。
  當脹大停止時,已經足足有兩扇門板大小了,上面還閃爍著金屬的光澤。
  顯然,隨著手臂的變大,‘巨臂’不僅僅是力量直線上升,改變的還有防御力。
  呼!
  ‘巨臂’碩大的雙拳砸下。
  帶起了響亮的呼嘯聲,雖然不如德累斯頓般,拳風就讓人窒息,但也足以令一般人頭皮發麻。
  可在這位突襲者的眼中,似乎只有德累斯頓一般,完全沒有在意‘巨臂’的攻擊。
  事實上……
  也是如此!
  對方不躲不閃,就這么的站在原地,直視著德累斯頓的拳頭,無視著身后‘巨臂’的攻擊。
  鐺!
  ‘巨臂’的雙手,仿佛兩只戰錘,重重的砸在了對方的身上,發出了巨大的金屬轟鳴聲,猶如是被敲響的大鐘。
  突襲者,毫發無損!
  不僅如此,‘巨臂’那碩大的雙拳還被狠狠的彈起,整個人更是不受控制的踉蹌向后,身軀撞塌了一面墻壁,順勢帶起的雙拳,則將房梁與屋頂,一起砸碎了。
  轟隆!
  缺少了房梁的支柱,墻壁被大肆破壞的會客室,就這么坍塌了。
  灰塵飛起,在還沒有真正意義上形成灰色的粉塵霧氣前,就被德累斯頓的拳風吹散了。
  然后,帶著萬鈞之力,德累斯頓的拳頭砸在了突襲者的身上。
  鐺!
  又是一陣金屬的轟鳴聲。
  比之前響亮了十倍。
  蘊含的勁道也是十倍。
  一層無形的氣勁,從拳頭與身軀碰撞的地方擴散開來。
  木頭、石頭,構筑成整棟房屋的建材,好似遇到了臺風,不僅整棟房屋都被吹飛了,而且……
  所有的一切,都在這風中被攪碎了。
  踏、踏踏!
  突襲者連連后退。
  但,依舊毫發無損。
  “桀桀桀……”
  “‘正義之拳’嗎?”
  “不過如此……呃!”
  怪笑聲從突襲者嘴里響起,可沒還沒有徹底的落下,一口鮮血就涌上了突襲者的喉嚨。
  同時!
  一直遮掩著突襲者本來面目的面罩,也直接粉碎了。
  然后,露出了一張令德累斯頓發愣的面容。
  “2567?!”
  “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一愣后的德累斯頓不解又不信的看著秦然。
  “為什么?”
  “當然是為了自己啊!”
  ‘秦然’輕笑了一聲,緩緩的說道。
  神情、語氣,細微的小動作,哪怕是氣息,都與德累斯頓記憶中的秦然一模一樣。
  可越是這樣,德累斯頓越是不解。
  在之前的接觸中,德累斯頓認為自己已經大致了解了秦然。
  秦然就應該和他的另外一位好友‘酒桶’赫茲克一樣,是那種只顧著自己的事情,但又會謹守自身底線,不會危害城市。
  德累斯頓自信自己不會看錯。
  那么,只剩下了一個可能!
  “你是被‘莫丁雕像’蠱惑了嗎?”
  “放心吧!”
  “我會打醒你的!”
  “然后,你要為今天的事情贖罪——我陪著你一起,做為你的朋友,我竟然只在簡單的勸說后,就放棄了阻止你做這樣危險的事情……這是我的錯誤!”
  “現在,讓我們改正它!”
  德累斯頓深吸了口氣,握緊了拳頭。
  砰!
  空氣的炸裂聲,從德累斯頓握緊的拳頭中響起,這位‘正義之拳’的神情無比的認真起來。
  他必須要認真!
  能夠在他一拳之下,哪怕是略帶試探性的一拳之下,毫發無損的人,就足以讓人認真了。
  更何況,眼前的人,還是他視為朋友的人。
  轟!
  德累斯頓一拳轟出了。
  這一拳,帶著大地的共鳴。
  這一拳,帶著德累斯頓的信念。
  這一拳……
  落空了。
  從出現開始,就一直不閃不避,表現著強大防御的‘秦然’后退了。
  以德累斯頓反應不及的速度后退,仿佛一股風般,吹向了遠處,接著,又如一個被重型卡車撞倒的破爛娃娃般摔到了德累斯頓面前。
  德勒斯頓看著臉上印著一只鞋印就要掙扎爬起的‘秦然’,又看了看從遠處似緩實快走來的秦然,整個人有些發懵。
  “發生了什么?”
  “分身和本體的戰斗?”
  德勒斯頓疑惑著。
  ‘暴食君王’擁有類似分身的能力,在與‘惡靈先生’一戰后,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因為,沒有分身能力的克制,‘惡靈先生’根本不會那么快的敗亡。
  但是德累斯頓從未見過分身和本體發生戰斗的。
  “應該不是吧?”
  “可兩人的氣息都一樣……”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直監控著戰局的威利斯同樣疑惑不解。
  不過,這并沒有妨礙他,給予德累斯頓正確的建議。
  “老板,我建議你旁觀。”
  威利斯說道。
  “嗯。”
  德累斯頓點了點頭,但身軀卻沒有移動,視線更是死死的盯著兩個秦然。
  顯然,德累斯頓準備一有不對就出手。
  “你終于出現了嗎?”
  “我的本體!”
  “可憐的被‘莫丁雕像’影響后,連自己的意志都無法控制的家伙!”
  “你現在出現在這里又能夠做什么呢?”
  “阻止我?”
  “還是被我拉著一起跌入深淵?”
  “畢竟,我們是一體的!”
  “兩位一……”
  ‘秦然’爬了起來,絲毫沒有介意自己臉上的傷勢,反而是發出了陣陣狂笑聲,并且,猶如在向不解的德累斯頓、威利斯解釋般的說著。
  而面對著這樣的話語,秦然又是一腳。
  砰!
  與之前的一腳一樣。
  還是對準了對方的臉。
  對方想要閃避,卻根本無處躲閃,秦然的這一腳,如影隨形般的印在了那張臉上。
  哪怕這張臉并不算是真實的,秦然也不希望有人頂著這副面容做出一些,令他不快的事情。
  或者說,出現一模一樣的面容,本身就是令秦然不快的事情了。
  但心底的不快,并沒有讓秦然失去判斷。
  陷阱!
  眼前的一切,無疑是針對他的陷阱。
  一個看起來很巧妙,卻又破綻諸多的陷阱。
  當然,對方這樣做,可不單單是為了陷害他,還有著試探的意思。
  “被發現了嗎?”
  秦然抬起頭看著天空中一閃而過的火鴉,輕聲自語著。
  不過……
  這也不是對方真正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