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3)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3)      第三章第三個(11-13)     

惡魔囚籠1055 接觸

謀殺案?
  秦然一愣,下意識的想到了昨晚在倉庫發生的事情,但馬上的,秦然就暗自搖了搖頭。
  在進入那座倉庫前,他不僅完全的隱匿了身形,而且離開時更是將他留下的痕跡全部的打掃干凈。
  除非有人可以追溯時光,不然根本不可能找到所謂的線索。
  抬手制止了要走過來的弗里斯,秦然坐在椅子中看著普德克。
  “普德克警長,您相信我和那樁謀殺案有關嗎?”
  秦然這樣的問道。
  普德克略顯猶豫,最終搖了搖頭。
  “我不信。”
  “從你昨天的表現來看,你不會愚蠢到那么光明正大的出現在攝像頭下,留下這么完整的證據。”
  “但是……”
  “其他人相信自己的眼睛。”
  “尤其是某些自以為是的家伙。”
  說著,普德克撇了撇嘴,顯然意有所指。
  “所以,我還有挽救的機會?”
  秦然笑著問道。
  “有!”
  “但不是現在!”
  “現在的你必須要和我回去。”
  普德克強調著。
  “好的。”
  “弗里斯,留在這里,照顧好一切,我去去就回。”
  秦然站了起來,在走出房門前,特意吩咐了弗里斯一句。
  “是,大人。”
  弗里斯了然的一點頭。
  他很清楚秦然想要讓他干什么,就如同他清楚需要向那些隨行而來的警員表明立場,讓這些人明白,該怎么做。
  在弗里斯的注視下,隨行的警員們戰戰兢兢的跟在秦然身后上了警車。
  按照規矩,秦然需要在兩名警員的看手下,坐在中間的位置,必要的時候,甚至需要戴上手銬。
  不過,這個時候,可沒有人這么做。
  不僅不會有人提醒,而且,沒有警員愿意和秦然坐在同一輛車上。
  最終只有兩個倒霉蛋被推選了出來。
  而弗里斯的目光隨即就放在了兩個倒霉蛋的身上,那呆板的面容上,浮現了更多的冰冷。
  仿佛在說:‘嘿,我記住你了!’
  弗里斯宛如殺人般的注視,讓兩個倒霉蛋上車后都在哆嗦個不停。
  坐在副駕駛的普德克皺了皺眉,想要說些什么,卻最終什么都沒有說出來。
  一路安全的返回警局后,在警員們迫不及待的交差中,普德克帶著秦然進入了那間熟悉的審訊室。
  不需要普德克多說什么,秦然就徑直拉開了椅子,坐到了桌子后面。
  “看來這里真的很安全。”
  秦然微笑的說道。
  “比你想象中的還要安全!”
  “同樣的,你的處境也比你想象中的危險!”
  “只有在這里,我才能保證,那個能夠任意冒充他人的混蛋,不會輕而易舉的混進來,給你來上一槍。”
  普德克坐到了秦然的對面,將手中的文件夾遞給了秦然。
  秦然打開文件夾。
  文件夾不厚,但卻極為詳盡。
  除去文字外,還有著一些截圖照片。
  其中最為顯眼的就是,‘秦然’手握一支手槍的情形,而在‘他’身后不遠處,則是一個倒在血泊中的人。
  那個倒在血泊中的人在文字描述中有著極為詳盡的資料:艾普克,‘鮮血嶺’成員,是其主要骨干成員之一,負責在周圍街區兜售某些小藥丸,包括但不限于藍色的那種。
  “‘鮮血嶺’的成員?”
  “還是骨干成員之一?”
  “也是被‘莫丁’雕像吸引而來的家伙嗎?”
  秦然暗自留意,不過表面上依舊是不動聲色的看著普德克。
  “那個能夠任意冒充他人的混蛋?”
  “看來你已經有真正懷疑的對象了。”
  秦然笑著說道。
  “‘千面人’!”
  “除了這個混蛋外,我想不到還有誰的偽裝能夠做到這樣的惟妙惟肖!”
  “這個家伙是天生的惡棍,不僅肆意妄為,而且無比膽大:他曾經冒充過某些富豪,獲得大量的金錢,也曾經冒出過市議員,提出過讓人惱怒的提案,最過分的是他十分樂意冒充別人的丈夫、妻子,做一些讓我恨不得將他剁碎的事情。”
  說到氣憤之處,普德克重重的一拍桌子。
  結實的桌子,在這位警長的一擊下,立刻發出了嘎吱的響聲,足以說明這位警長是多么的憤怒。
  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這位警長越發的憤怒了。
  當一個警員小心翼翼的敲門進來,低聲耳語了幾句后,這位警長直接咆哮出聲。
  “他們的腦子里是有大便嗎?”
  “還是他們的早餐吃得是大便?”
  “沒有任何的直接證據,僅僅依靠著一份錄像帶就要定罪?”
  “他們是不知道‘千面人’?”
  “又或者他們以為‘千面人’已經死了?”
  ……
  接下來足足一分鐘的時候,整個審訊室內,都是普德克的怒吼。
  當怒火發泄的差不多后,普德克轉頭看向了秦然。
  “2567你等我一下。”
  “我需要和那些混蛋談一談。”
  “放心,我不會讓你成為‘千面人’的替罪羊!”
  這位警長說著就向外走去。
  一如既往的雷厲風行。
  但秦然可不會被動的等待。
  因為,他知道,多半普德克是無功而返的,到時候他免不了要被折騰一番。
  就算是時間足夠,秦然也不希望遇到這種事情。
  更何況,現在的他根本沒有多少時間。
  心念一動。
  秦然身后的陰影中,微不可查的出現了絲絲漣漪。
  ‘血腥瑪麗’以虛無的姿態出現在了秦然的身后。
  “以我的面容,在有人注視下,去干掉一個‘鮮血嶺’的人。”
  秦然從心底向高級邪靈發布著命令。
  “好的,我的主人!”
  高級邪靈帶起一陣鬼魅的笑聲,迅速的消失在了審訊室內。
  之后,自然是等待。
  秦然有著足夠的耐心去等待,但這并不代表如果可以做一些其它事物,秦然會不去做。
  “可以給我帶一份早餐嗎?”
  秦然看向了留守的警員。
  對方是被弗里斯恐嚇過的警員之一,在普德克離開后,就一直站在距離秦然最遠的房間角落。
  “可以。”
  “您需要什么?”
  警員面對著秦然的詢問,立刻點頭,就如同餐廳的服務生。
  “方便快捷的……肉類。”
  秦然思考了一下說道。
  “好的。”
  警員拿起了房間中的電話說道:“送兩份牛肉漢堡和配套的飲料來。”
  片刻后,走廊上就響起了腳步聲。
  警員馬上打開了審訊室的門。
  不過,面前的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送餐員,而是三個西裝革履的人。
  警員愕然的看著三個人。
  而坐在那里的秦然則瞇起了雙眼,緊緊盯著其中的一人。
  超凡者!
  遠超弗里斯等級的超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