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051 莫丁

踏、踏踏。
  凌亂到踉蹌的腳步聲在倉庫內響起,一個渾身骯臟的男子,仿佛是喝醉了般,搖搖晃晃的出現在了燈光下。
  “在這里!在這里!”
  他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嘴里接連不斷響著近乎嘶吼的聲音。
  而每一聲嘶吼,都會有一個被石化為雕像的人,爆裂開來。
  砰!
  砰砰!
  剎那間,倉庫內血霧彌漫。
  那些看似被徹底石化的人,實際上只是外表石化,內里卻還是血肉。
  此刻的爆炸,讓那六個人,就好似是瞬間過多灌入肉餡的香腸,在撐裂了腸衣后,血肉、內臟直接噴散出來。
  發出嘶吼聲、渾身骯臟的男子面對著一地血肉、內臟,不管不顧的撲了上去,一把抓起地上的血肉、內臟開始向著嘴里塞去。
  沒有咀嚼,就是吞咽。
  而且,速度極快。
  六個人的血肉,一分鐘不到的樣子,就吞食了小半。
  為了達到這樣的速度,男子的嘴巴兩側的臉頰徹底的裂開,更多的、尖銳的牙齒突顯出來了,看著就宛如是一張鯊魚的嘴。
  血肉的吞咽繼續著,鮮紅色逐漸的掩蓋了男子的雙手、面容、衣物,當男子全身都被鮮紅色充斥的時候,一尊有著成年男士小臂長短的雕像就這么從對方的后背,緩緩的浮起。
  這是一尊沒有四肢,甚至可以說沒有軀干,只剩下一副狹長臉頰的古怪雕像。
  雖然雕像狹長的面容看起來無比呆滯,但外露的尖牙利齒卻說不出的猙獰恐怖。
  尤其是在雕像與男子的背部血肉相連時,一根根肉筋般的東西,從男子背部延伸到雕像上。
  然后,隨著男子的心跳而鼓動,猶如將男子吞噬的養分送到了雕像內一般。
  但這遠遠不夠。
  雕像傳來了震動。
  本就被血肉所吸引,而喪失了理智,忘記了最初目的的男子這個時候更是如同傀儡一樣,遵循著雕像的意志,好像是一頭野獸沖出了倉庫。
  “該死!”
  “這是什么玩意?”
  “開槍!快開槍!”
  砰!
  砰砰!
  ‘鮮血嶺’的幾個守衛高聲驚呼著,那個領頭者則舉起了手中的槍,連連扣動著扳機。
  槍聲一響,那些受到了驚嚇的守衛總算是回過了神,紛紛向著那野獸般的男子傾瀉著子彈。
  可惜的是,這些也只是來自普通人的‘鮮血嶺’守衛,不論是意識,還是反應,和那野獸般的男子相比較,都相差了太多。
  當他們抬手舉槍射擊的時候,那野獸般的男子早就躲到了另外的方向。
  再威力十足的子彈,打不到目標也是無用的。
  因此,就算是‘鮮血嶺’守衛一方有著槍械,戰局也是一面倒。
  吼!
  低吼聲中,早已打完彈匣內子彈,還在不停扣動扳機的領頭者就這么被撲倒在地,隨后就被咬斷了喉嚨。
  嗤!
  脖頸的血肉,連帶著喉管部位被那野獸般男子撕咬而起,鮮血濺起了兩米多高。
  倒地的頭目,噴散的鮮血,一下子就擊潰了周圍守衛的神經。
  這些來自‘鮮血嶺’的家伙面對比他們弱小的人,有著無與倫比的勇氣和令人側目的暴戾。
  可一旦他們面對強大的對手時,他們比之那些他們所看不起的、弱小的人都不如。
  更加不用說是,面對未知的怪物了。
  在這個時候,還能夠用手中的槍進行幾次射擊,已經算是相當不錯了。
  當然,也就是到此為止了。
  “怪物!”
  “怪物!”
  “快跑啊!”
  當第一個人開始逃跑的時候,剩下的幾個來自‘鮮血嶺’的守衛,徹底的放棄了抵抗,轉身就跑。
  不過,這樣的逃跑,只會讓他們死亡的腳步加快。
  野獸般的男子面對著背對自己的獵物,發出了愉悅的低吼,對方如同貓兒一般,對著復數的獵物進行了一次連環撲擊,剛剛撲倒一個獵物,用手、用嘴將獵物致命后,就借力撲向下一個。
  數個呼吸內,逃跑的‘鮮血嶺’守衛,就全部的死亡了。
  吼!
  野獸般的男子站在幾具尸體間,帶著炫耀的意味,仰天咆哮。
  而那尊古怪雕像則在殺戮后,散發出了莫名的氣息。
  在這莫名氣息的刺激下,幾具尸體上,一個個半透明的靈魂出現了。
  他們一個個茫然互視。
  然后,一條虛實不定、帶著濃郁邪異、狡詐感的赤紅手臂就這么從雕像上冒了出來,一把就將幾個靈魂抓在手中,拽入了雕像內部。
  嘎吱、嘎吱吱。
  清脆的咀嚼聲中,那尊古怪雕像上的氣息越發的濃郁了。
  周圍空氣的溫度,以極為明顯的感覺提高了些。
  逐漸提升的溫度中,陣陣邪惡的呢喃開始顯現。
  吞噬血肉的男子開始在呢喃中越發的暴躁難耐,一聲聲的嘶吼從對方的胸腔中響起,一道道令物體石化的光線如同煙霧般彌漫開來。
  整座倉庫都被這樣的光線所籠罩。
  本就是磚石結構的倉庫被一層灰色的巖石所包裹。
  金屬、玻璃、塑料、橡膠,地面殘余的尸體無一例外都變成了石頭。
  不過,卻有著例外。
  秦然!
  令物體石化的光線,照耀在秦然的身軀上,就如同是微風拂面,沒有給秦然帶來任何的變化。
  但此刻,站在陰影中的秦然,卻目帶詫異。
  眼前的局面是出乎他預料的,他從沒有想過會出現眼前的情況。
  看著那尊‘附身’在男子的雕像,感受著升高的氣溫,聽著陣陣邪惡的呢喃,看著在石化光線中察覺了自己,控制著男子沖來的雕像,秦然雙眼一瞇。
  雖然情況出乎預料,但并不妨礙秦然出手解決麻煩。
  可就在秦然準備出手解決這個意外麻煩的時候,一股前所未有的厭惡之感,從心底的‘惡魔之力’傳來。
  甚至,在秦然的耳邊已經回蕩起了惡魔的咆哮。
  “殺!”
  “殺!”
  “殺!”
  一聲又一聲的惡魔咆哮足以令天地變色,但絲毫無法撼動秦然的心神。
  秦然早已經習慣了和體內這些邪異、暴虐存在打交道了。
  就如同他早已習慣了該如何面對敵人。
  砰!
  沖來的男子被秦然一腳踩入了地面,身軀雖然不斷掙扎,但最終卻是無力癱軟在地,而對方背部的雕像則又一次‘探’出手臂。
  那條虛實不定、帶著濃郁邪異、狡詐感的赤紅手臂直直的向著秦然抓來。
  周圍的氣溫越發的高。
  邪惡的呢喃更是響亮。
  赤紅的手臂越來越近。
  然后……
  一條粗壯了數倍的巖漿手臂虛影就這么從秦然背后探出,狠狠的將赤紅手臂抓在了手里。
  頓時,升高的氣溫一頓。
  頓時,邪惡的呢喃一滯。
  下一刻!
  伴隨著宛如實質的骨頭碎裂聲中。
  氣溫直線拔高,仿佛身在火海。
  呢喃大聲朗誦,仿佛黑暗贊歌。
  一道宛如實質的惡魔虛影站在秦然身后,俯視著不停顫抖的雕像,好似看著一盤可口的小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