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3)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3)      第三章第三個(11-13)     

惡魔囚籠1038 再現

為什么秦然會從外面進入酒館?
  為什么秦然身上殺意未散?
  幾乎是一個瞬間,卡爾斯就猜到了。
  然后,卡爾斯越發的苦澀了。
  這就是一個陷阱。
  徹頭徹尾,針對他和馬克的陷阱。
  一開始聚會時,沒有出現其他人,他就已經心有疑惑,但是隨著吳的出現,他的疑惑又被拋開了。
  因為,在這個松散的小組織內,所有人都很清楚:吳是沒有戰斗力的。
  或許,在某些方面,吳的強大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但相對的,那樣的‘強大’,換來了必然是致命的弱點。
  所以,任何、可能會爆發沖突、戰斗的地方,吳都不會出現。
  尤其是,在傳來了游戲房間也不是絕對安全后,吳的出現,會讓這個松散小組織內的所有人認為是安全的。
  卡爾斯也不例外。
  并且,卡爾斯繼續按照計劃試探著吳。
  不僅是因為守護者們想要知道吳的能力上限在哪里,卡爾斯也想要知道。
  畢竟,這種仿佛‘預言’般的能力,實在是太罕見了。
  罕見到,即使是在巨大城市,都絕無僅有的地步。
  不然的話,守護者組織也不會‘主動’露出破綻,還派出他潛入到這種松散的小組織中。
  不過,這些現在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該怎么樣才能夠活下去。
  卡爾斯不會懷疑眼前瑞秋的心狠手辣
  就和他不會去懷疑秦然的殺伐果斷一樣,只要是收集過秦然信息的人,就都知道這一點。
  面對這樣的局面,卡爾斯不打算再等下去了。
  他不希望用自己的生命去測試秦然的耐心。
  “我可以用一個消息來換回自己的生命!”
  “我保證這個消息是物超所值的!”
  “相信我,當你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我的誠意——只要2567、瑞秋你們愿意和我簽訂一份互不傷害的契約。”
  卡爾斯看著秦然、瑞秋非常干脆的說道。
  每個人都不希望面對死亡。
  哪怕是入階的卡爾斯也不例外。
  甚至可以說,正因為他入階了,站到了普通玩家無法站到的位置上,他才會更加的珍惜自己的小命。
  “一個消息?”
  “這可不夠。”
  瑞秋笑著開口了。
  秦然則是將這種交涉完全交給了專業人士。
  他相信瑞秋會給他和自己謀求到最大的利益。
  就如同瑞秋相信他會很好的解決馬克,從而為他開啟了一條‘密道’一樣。
  秦然彎下腰,將完全醉倒的含羞草抱到了一旁的椅子中,然后,再把哪怕戴著冰桶,都犯迷糊的無法無天拉到了旁邊,看著兩人的模樣,秦然暗自嘆息了一聲。
  秦然不是傻瓜,當那條‘密道’出現的時候,他就明白過來,無法無天、含羞草兩人突如其來的爆發,打亂了瑞秋的布局。
  秦然不知道瑞秋最終想要做什么。
  可他知道,治療名單上要多出一個名字了。
  “暗藏殺機的食人花嗎?”
  看著發出鼾聲的含羞草,秦然輕聲自語著,目光看向了走來的酒館女老板。
  酒館女老板輕盈的步伐,代表著對方不錯的心情。
  而能有著這樣的心情,自然是收獲不錯。
  “請你的。”
  “蜂蜜水配了一些我自己種植的薄荷。”
  酒館女老板將一杯飲料推到了秦然面前。
  “如果有下次需要我配合,請提前告知。”
  秦然端起杯子,微微抿了口。
  濃郁的甜味立刻充斥在了口腔內,但卻沒有單純糖類發膩的感覺,有著的只是蜂蜜本身的香味,配合著絲絲薄荷的清涼,秦然忍不住的又喝了一口。
  感受著甜味與涼意在舌頭上的碰撞,秦然不由愜意的瞇起了雙眼。
  不過,他并沒有忘記提醒對方。
  “我保證,這是一個意外!”
  “我沒有任何要把你攪進來的意思。”
  “在我的計劃中,你和他們的交際只有之前在小廳內的那一次,之后會是和其他人的見面……”
  “誰知道這兩個家伙會突然發瘋。”
  酒館女老板看了看摯友無法無天,又看了看含羞草,最終還是放下了手中的廚刀。
  當然,并不是就這樣算了。
  而是面對兩個醉酒的人,這樣的懲罰實在是太輕了。
  至少,要等到兩人醒酒。
  “是的,這是一次意外。”
  “所以,我才坐在這里喝著你調制的飲料。”
  秦然點了點頭這樣的說道。
  既是提醒,也是警告。
  他愿意相信對方,因為無法無天,也因為對方一直以來表現出的善意,但這并不代表秦然會無動于衷到無視這次事情。
  “抱歉。”
  瑞秋再次的表示了歉意后,迅速的給予了實際補償。
  【玩家瑞秋向你交易噩夢套索,是否同意?】
  “同意。”
  秦然給與了肯定的回答。
  一件傳說級別的裝備、道具,遠比任何話語來的有力。
  “這是我能做主的道具。”
  “剩下的,是吳必要的支出。”
  酒館女老板說道。
  必要的支出?
  使用那種卡牌占卜需要耗費傳說級別裝備?
  秦然心底猜測著。
  不過,卻沒有問出口。
  玩家間的規矩,秦然是知道的。
  沒人喜歡被窺探隱私。
  巨大城市內的玩家們尤為如此。
  因此,在面對某些事或者在某些場合時,玩家們更愿意用私信交流。
  酒館女老板、秦然也不例外。
  瑞秋:卡爾斯用兩個消息換回了自己的小命。
  瑞秋:兩個消息和我們都有關。
  2567:我們?
  瑞秋:嗯,我們。
  瑞秋:燃燒瓶!希頓!
  ……
  酒館女老板用私信回答著。
  秦然的雙眼瞬間瞇了起來,內里精光閃爍。
  ……
  巨大城市,某處隱秘居所內,‘掮客’揉著太陽穴。
  分出的一絲靈魂被干掉,即使對于‘掮客’來說也是極為嚴重的傷勢,而且,還伴隨著令人不堪忍受的后遺癥。
  靈魂的切割,是超過肉.體十倍、百倍的。
  但在承受著這樣疼痛時,‘掮客’卻是笑著的。
  “雖然失敗了,但也算是成功了。”
  “接下來……”
  “才是真正的重頭戲。”
  “2567真是讓人意外吃驚的對手,那些所謂的守護者,真想要看看你們面對他時的表情啊!”
  “可惜,我暫時看不到了。”
  ‘掮客’自語著站了起來。
  一旁的登記者立刻將一杯酒端了過來。
  “【俄塞里斯之釀】,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嘗試它的味道了。”
  說完,‘掮客’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接著,‘掮客’整個人就軟倒在了椅子中,陷入了最深層次的睡眠。
  而在‘掮客’陷入沉睡時,巨大城市的某個小巷子內,一個人卻突然的醒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