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037 隱匿

身軀僵直的卡爾斯、馬克,早已被眼前連續的變化震驚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無法無天,他們認識。
  在兩人的認知中,無法無天就是一個毫無威脅、缺心眼、愛煙愛酒,類似瑞秋跟班一般的人物。
  但,這是剛才之前。
  而現在?
  面對著無法無天他們如臨大敵。
  一個跟班可不會有震懾兩個入階者的實力。
  至于含羞草?
  膽小的含羞草在某些方面來說,也是相當有名的,卡爾斯、馬克也是知道的。
  只是他們從沒有想過,傳聞中膽小無害的含羞草,竟然會是這樣的可怕。
  看著一步步走來而當含羞草,卡爾斯、馬克僵直的身軀開始顫抖了。
  既因為恐懼。
  還因為本能。
  他們仿佛被食物鏈頂端的某只怪獸注意到了。
  更讓他們恐懼的是……
  這只怪獸是食肉型的。
  “這里是瑞秋的房間,你們想過在這里出手的后果嗎?”
  馬克高聲尖叫。
  舌頭被無法無天抓住的對方,話語模糊不清,只能依靠尖叫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意思。
  “那有怎么樣?”
  無法無天嘟囔著。
  含羞草發出了一聲輕笑。
  無法無天的手掌在握緊。
  就如同他剛剛說的那樣,他準備將兩人的舌頭拔出來。
  含羞草的身影在靠近。
  他準備將兩人喂狗。
  至于兩人所說的威脅?
  系統會隨之而來的懲罰?
  很抱歉,不論是無法無天,還是含羞草,兩個在醉酒狀態下的人,都不在乎。
  前者在酒精的作用下,徹底的放開了平日中的對抗、壓抑,將壓抑的殺意、殺心全部的釋放了出來。
  后者則更是干脆連性格都發生了轉變。
  同樣是壓抑到極致的改變。
  同樣是性格上的缺陷。
  以及……
  同樣到讓人懷疑人生的強大。
  在兩人氣息的波及中,兩個入階者就好似在海上遭遇到了暴風雨的小舢板,隨時有著覆滅的危險。
  然后——
  啪!
  一個酒瓶拍在了無法無天的后腦上。
  “給我冷靜點。”
  “還有你這個家伙。”
  瑞秋出現在了幾人中間,一把拎起本就酒醉,又被酒瓶砸得暈乎乎的無法無天,然后,手中的另一個酒瓶塞入了含羞草的嘴里。
  咕咚、咕咚。
  一瓶不下于【烈焰冰湖】的烈酒,就這么的被含羞草喝了個干干凈凈。
  上一刻還散發著好似兇獸氣息的含羞草,下一刻就搖晃了兩下,徹底的醉倒在地,發出了陣陣鼾聲。
  “一個兩個都是不讓人省心的家伙。”
  “你這個混蛋總是會引來這種奇奇怪怪的家伙。”
  “每次都要我給你擦屁股!”
  “告訴你,你欠老娘的賬翻倍了!”
  酒館女老板拎著無法無天的領口,大聲的咆哮著。
  “嘿、嘿,瑞、瑞秋。”
  醉意朦朧的無法無天向酒館女老板打著召喚,但這并沒有讓酒館女老板選擇原諒無法無天,本身是用來調酒的冰桶,就這么被酒館女老板扣在了無法無天頭頂。
  “給我好好的清醒一下。”
  冷哼了一聲,酒館女老板目光看向了站在原地的卡爾斯、馬克。
  看到酒館女老板的目光,卡爾斯、馬克兩人就是一抖。
  做為這個松散小組織的成員之一,卡爾斯、馬克都是知道眼前這個女人究竟多么的強大。
  也正因為這樣,他們這個松散組織的聚會地點才會是豐收酒館,而不是其它地方。
  事實上,在瑞秋出現的剎那,被‘解去’束縛的兩人,真的想要逃跑——假如,這里不是豐收酒館,不是瑞秋的房間的話。
  系統一向是公平的。
  給予某些限制的同時,也會給予某些權利。
  就好似,他們進入這里時,需要瑞秋同意,而瑞秋不能夠傷害進入到這里的他們,但在離開時,也需要瑞秋的同意一樣。
  “我沒有背叛你或者任何一個人。”
  “我只是嫉妒2567。”
  面對著酒館女老板的目光,卡爾斯很直白的說道。
  而這種看似直白的話語,則把馬克推到了臺前。
  馬克向著卡爾斯投去了一記恨意的眼神后,就將雙手高高舉起。
  “好吧,我承認。”
  “我是背叛了大家,但我的背叛并沒有讓大家遭到實際的損失!”
  “所以,我愿意用行動來彌補我的過程。”
  馬克略帶狡辯的說道。
  “沒有實際損失?”
  “與掮客暗通款曲,準備將我們一網打盡,不算實際損失嗎?”
  “還是與那些守望者互通有無,出賣我們的行動消息,不算實際損失?”
  “如果這些都不算,那么,馬克你認為所謂的實際損失是什么?”
  酒館女老板的話一出口,馬克被系統遮掩的面容就大變。
  馬克根本沒有想到,他所做的、自認為隱蔽的事情竟然都被瑞秋看在了眼中,而對方之所以沒有說出來……
  “你在利用我?!”
  馬克驚怒道。
  酒館女老板沒有回答,只是一抬手。
  頓時,馬克消失在了眼前。
  并不是死亡。
  只是驅逐。
  驅逐離開屬于自己的房間。
  然后,酒館女老板轉過頭,看著卡爾斯。
  “嫉妒也有錯嗎?”
  “這是正常的情緒,任何人處在我的位置,都會有著類似的情緒。”
  卡爾斯再次解釋著。
  酒館女老板仿佛贊成的點了點頭,可隨即的話語就讓卡爾斯啞口無言。
  “嫉妒當然沒有錯,任何人都會嫉妒,我也會有,但我會控制我的嫉妒,不會讓嫉妒控制我做出一些不可饒恕的事情來。”
  “還是說,你本身就是帶著不可告人的目的加入我們的?”
  “‘魔女遺產’守護者之一的卡爾斯先生。”
  酒館女老板的話語如同是驚雷一般在卡爾斯耳邊回蕩。
  “你什么時候發現的?”
  卡爾斯驚愕的看著酒館女老板。
  “最開始的時候。”
  酒館女老板回答著。
  “是因為吳?”
  “只會是吳……她的能力在某些方面就是無解的,即使我再怎么小心,也會被她一眼看穿。”
  卡爾斯沒等酒館女老板回答,就苦笑起來。
  然后,卡爾斯就陷入了沉默。
  卡爾斯知道,他早已被看穿了。
  這個時候說什么都沒有用,反而說的越多,暴露的就越多,失去的籌碼就越多。
  酒館女老板也沒有再次開口,抱著肩膀靠在吧臺上,就這么靜靜的站著,仿佛是在等待著什么。
  而這樣的等待并不長,至多也就是兩三秒鐘。
  收到了信息的酒館女老板一笑,給予了許可。
  豐收酒館的門再次開啟,殺意未散的秦然緩步走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