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010 前往

黃金城的重建比想象中的還要容易。
  在盧塞克的指揮下,不僅是原本的奴隸,還有黃金城原本的居民和俘虜,紛紛加入了重建的工作中。
  那些奴隸和原住民在獲得了自由民的許諾后,自愿加入其中。
  而由強盜、土匪、走.私商人和奴隸.販.子組成的俘虜則選擇屈服于刀劍之下。
  或許燃燒黎明的精銳騎兵的人數不多。
  但是在黃金城深處的宮殿內,可是有著一位令人恐懼到絕望的存在。
  以一敵萬。
  一人敵城。
  這種史詩、傳說中的人物,就在那里。
  哪怕心思再狡詐的人,也不敢輕舉妄動。
  因此,黃金城的修繕速度十分的快。
  只是幾個小時后,就已經初見成效了。
  其中,最大的工程就是被秦然用烈焰沖擊掃垮了的城墻與箭塔。
  先利用大塊的碎石和泥土填補城墻的縫隙,剩下的,包括箭塔的重新建造都需要工匠的幫助。
  短時間內是根本無法完成的,
  因此,修補的隊伍將目光轉向了黃金城內。
  黃金城內需要修補的地方不算多,但也不少。
  很快的,修繕隊伍就化整為零,開始繼續忙碌起來。
  站在城墻上的盧塞克,檢查著那段被修繕的城墻。
  可以說,經過了簡單的修繕后,黃金城雖然距離那個固若金湯的要塞有點差距,但是抵御一定的進攻卻是沒有問題的。
  不過,這并沒有讓盧塞克有絲毫輕松的心態。
  他一邊站在城墻上看著黃金城內的修復工作,一邊安排著副手向落在后面的騎兵大隊和瓦倫傳遞著消息。
  “讓大家快點趕到黃金城,雖然有著大人在,那些家伙不會鬧出什么事來,但是大人不是我們的保姆,不可能時時刻刻的為我們擦屁股。”
  “還有,讓瓦倫開始重新布防!”
  “他所在的營地和十一號哨所,按照前線防御工事來安排……記住,讓他別大意,我們的機會只有這一次了,如果失敗了,燃燒黎明就徹底完蛋了。”
  盧塞克沉聲吩咐道。
  “是,大人。”
  副官一個軍禮后,就飛馬出了黃金城。
  盧塞克要傳遞的消息太重要了,根本不是一般傳令兵能夠擔任的,而在這支隊伍中除了盧塞克之外,就只剩下了副官身份合適。
  目送著自己副官的離去,盧塞克低頭看向了腳下。
  那里擺放著一些大小不一的石子。
  在常人看來,這就和小孩子的玩意兒差不多。
  但如果是熟知至高之路,有著一定軍事素養的人就會看得出,這是一條條簡略的防線。
  以黃金城為主,燃燒黎明南北兩個營地為輔助,十一個哨所串聯的,近乎無死角的防線。
  這條防線所針對的則是……黎明之都方向。
  對于圣塞安達的皇室,盧塞克太清楚了。
  對于圣塞安達的貴族,盧塞克更是明白。
  這位燃燒黎明的騎兵總長清楚,一旦這里的消息傳到了黎明之都,圣塞安達的皇室會怎么做。
  也明白那些貴族會怎么做。
  畢竟,圣塞安達皇室針對燃燒黎明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而是足足百年。
  那些覬覦燃燒黎明‘財富’的貴族就如同是殘忍、貪婪的野狼、禿鷲般,將燃燒黎明搜刮了一遍又一遍。
  現在隨著黃金城的出現,這些家伙又怎么會放棄呢?
  必然會出現冠冕堂皇的封賞與調令。
  接著……
  自然就是皇室、貴族們的分食勝利、享用戰利品的狂歡。
  以往的每一次都是這樣。
  可這一次不同!
  燃燒黎明真正的繼承人出現了!
  他們等待的那位大人歸來了!
  他們要換一種方式了。
  因此,戰爭必然會出現!
  圣塞安達皇室、貴族組成的聯軍,恐怕不久之后就會來到至高之路!
  “來吧、來吧!”
  “你們這些雜碎,是到了讓你們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燃燒黎明的騎兵總長低聲的念叨完,向著一旁的士兵吩咐后,就大踏步走下了城墻,向著黃金城的王宮走去。
  王宮內,所有能夠找到的書籍,亦或者是帶有字跡的紙張、布匹都被堆放在大廳中。
  秦然坐在其中,以極快的速度翻閱著面前的每一本書籍。
  這樣的速度肯定不是精讀,就連通讀都算不上,只能稱得上是‘檢索’。
  ‘墳墓’‘寶藏’‘秘密’‘遺產’等幾個詞匯成為了秦然檢索的關鍵。
  如果可以的話,秦然自然不會選擇這樣的方法。
  因為,會遺漏太多真正有用的信息。
  可眼前,他卻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慶幸的是,在黃金城王宮的藏書中,他找到了一些極為隱秘的記錄。
  既有關于‘墳墓’的,也有關乎到燃燒黎明‘秘密’的。
  記載著‘墳墓’信息的是一本十分古樸的,用某種動物皮制成的書籍。
  不是羊皮,也不是牛皮。
  要更加堅韌一點,有些像是……狼皮。
  秦然專家級別的【神秘知識】和基礎級別的【神奇生物學】給出了一個初步的推斷,更進一步則是不可能了。
  但這對秦然來說也足夠了。
  他需要的就是通過書籍本身來判斷記載的知識是否真實。
  很顯然一本極為特殊的狼皮書,上面記載的知識有極大可能是真的。
  哪怕所記載的有些不可思議——
  芬里爾摘下了頭冠,拋在遠方。
  他眼神悲憫。
  他神情沉痛。
  人間疾病、瘟疫和饑荒,讓他夜不能寐。
  他需要解除這些疾苦。
  他走上了遍布鐵荊棘的道路。
  他的鮮血流遍了這片大地。
  他的意志貫徹著最初的心愿。
  即使……
  道路的盡頭,將會是他的墳墓。
  ……
  記錄的文字,有些像詩歌,也有些像是隨筆。
  但其中的頭冠、墳墓等詞匯卻讓秦然十分在意。
  對于‘至高之神’和‘至高之路’這個當前副本世界原住民熟知傳說,秦然并不陌生,但頭冠、墳墓卻是第一次看到。
  假如只是這樣的話,秦然會留意,但不會十分在意。
  可記錄燃燒黎明的‘秘密’中,也提到了頭冠一詞后,卻讓秦然明白他接近了某些事實的真相。
  我的軍隊,燃燒黎明再次獲得了大勝。
  至高之路的一切阻礙都以掃平。
  我得到了頭冠。
  可我的血脈讓我無法靠近頭冠。
  這讓我感到沮喪。
  不得已我將其帶往黎明之都詢問我的好友,該如何正確的使用它。
  1081年.冬末
  ……
  一段沒頭沒尾,夾雜某本書籍中的紙片。
  要不是秦然細心根本不會發現。
  但也正因為這次發現,秦然變得越發迫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