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980 顯露

遠處,塵土飛揚,叫囂聲更是此起彼伏。
  陽光下,明晃晃的刀劍來回擺動。
  一支人數大約30的強盜隊伍,就這么直直的沖著秦然所在的隊伍而來。
  至于為什么是強盜?
  因為,在至高之路附近,除去燃燒黎明的精銳外,只有那些來去如風的強盜們才會以全部的騎兵方式出現。
  路上的商隊和旅人,大都是徒步,即使有馬,也會用來拉車。
  “這、這……”
  看著遠處的強盜們,瓦倫張嘴想要說些什么。
  這位少校想要挽回燃燒黎明的形象,但面對事實,卻不知該如何解釋。
  “應該是稍晚一點接到‘沙盜’‘碎顱者’‘熊人’進攻碎石鎮消息的強盜們!”
  秦然目光掃過遠處的強盜,很快就有了判斷,然后,直接下令。
  “葛瑞克里,帶人去干掉他們。”
  秦然冷冷的說道。
  面對至高之路附近的強盜、土匪,是不需要手下留情,更不需要心慈手軟。
  腦海中簡單的記憶和這幾天聽到的消息,足以讓秦然做出一個十分準確的判斷。
  “是,大人。”
  葛瑞克里在馬背上一欠身后,就坐直了身軀,雙眼殺意騰騰的看著越來越近的強盜隊伍。
  對于強盜、土匪,本身就是傭兵、商人出身的葛瑞克里同樣沒有任何的好感。
  更何況,這是秦然的命令。
  “一個不留!”
  一聲低吼,葛瑞克里一抖韁繩,戰馬立刻飛馳而去。
  在他的身后,那5個隨行者,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
  6人組成的隊伍就向著30人的隊伍發動了沖鋒。
  看到這一幕,奔襲而來的強盜們發出了哄笑。
  強盜們嘲笑著葛瑞克里的自不量力。
  因為,按照一般情況,多出6倍的人數,早已是奠定了勝利。
  但,那只是一般情況!
  眼前卻不一樣!
  葛瑞克里揮舞著長劍,如同是一支射出的箭矢,輕而易舉的就撕開了對沖而來的強盜們組成的陣型。
  特別是自認為勇武,為首的那個強盜,更是被葛瑞克里一劍兩斷。
  鮮血飛舞。
  哀嚎遍野。
  上一刻還哄笑的強盜,這一刻驚恐萬分。
  他們想要逃走,但突然戰馬的蹄子如同是膠水一般粘在了地上,而猛然間增大的重力讓他們臟腑受到了一次毫無預料的重擊。
  不少強盜吐血墜馬。
  更大的強盜,則被追上來的葛瑞克里等人一一斬首。
  整個戰斗也就是持續了一分鐘左右。
  就在瓦倫準備讓自己的手下前去幫助的時候,戰斗就結束了,葛瑞克里已經開始命人打掃戰場。
  “2567閣下,您的手下……真是非同一般。”
  瓦倫看著牽回戰馬的葛瑞克里,思考了片刻才說出這樣的評價。
  秦然面色不變的點了點頭。
  根本沒有為眼前的事情而驚訝。
  葛瑞克里當然是非同一般了,要不然也不會成為莫迪選中的棋子之一了。
  事實上,假如不是遇到了秦然。
  葛瑞克里的能力,會讓任何一個人感到頭疼。
  對于土壤的控制,在這片荒蕪的曠野上,葛瑞克里真的是如虎添翼般。
  熟知葛瑞克里一切的秦然,十分淡然。
  但完全不知道的瓦倫卻是看著秦然淡然的神情,又一次開始重新對秦然做出評價。
  對于碎石鎮是什么模樣,瓦倫是心知肚明。
  除去沃恩外,就沒有一個拿得出手的人物。
  而秦然身邊已經出現了不止一個比沃恩優秀的人物了。
  眼前的葛瑞克里。
  還有布魯、懷利。
  前者的箭術,后者的潛行技巧,都讓瓦倫印象深刻。
  對了!
  還有那個使用雙劍的劍士!
  雖然沒有記住名字,但對方的實力也是十分強悍的。
  再加上有別于普通鎮民的民兵隊伍,瓦倫不由自主的對秦然做出了猜測。
  “燃燒家族的庶長子嗎?”
  “可這樣的資源、扶持……又一次的明爭暗斗,開始了嗎?”
  “這些大家族真可怕!”
  想到了什么的瓦倫,忍不住搖了搖頭。
  那心有余悸的模樣,很自然的落在了秦然的眼中。
  不過,秦然沒有理會對方。
  哪怕知道對方所想,秦然也不在乎。
  他只是借用了這個身份罷了。
  不論是所謂的燃燒家族庶長子也好,還是因此而引起的明爭暗斗,都和他沒有任何關系。
  “我們需要加快速度了!”
  “希望哨所內駐扎的士兵,如同瓦倫你說的那樣精銳!”
  秦然突然說道。
  瓦倫一愣,隨即面色大變。
  這位少校不是白癡,馬上就明白了秦然的意思。
  很多的強盜、土匪并不知道沙盜’‘碎顱者’‘熊人’三個死亡的事實,他們的消息還停在最初階段。
  因此,他們會一直向著碎石鎮方向聚集。
  靠近碎石鎮附近的哨所,自然成為了必經之地。
  小股規模的強盜、土匪,當然不敢對燃燒黎明駐扎的哨所有什么想法,但是當人數越來越多呢?
  不要小看人們的貪婪。
  就如同不需要小看貪婪者的愚蠢一樣。
  燃燒黎明哨所內的物資,足以讓靠著人數壯膽的強盜、土匪們一試了。
  “加快!”
  “加快速度!”
  瓦倫高聲大喊著。
  頓時,前行的隊伍,就進入了奔馳的狀態。
  慶幸的是,之前收獲的戰馬,足以讓這支隊伍的人做到一人兩騎、三騎的狀態。
  原本正常六個小時的路途,秦然一行四個小時就到達了。
  只是,看著眼前的哨所,除去秦然之外的所有人都為之一愣。
  記憶中堅固的城墻,坍塌一片。
  高聳的瞭望塔,從中而斷。
  軍營、操場上一片狼藉,尸橫遍野。
  燃燒黎明的士兵就如同是被拷問、.虐.待過后般,一個個死得慘不忍睹。
  而且,很多人都是被分尸。
  先切去了四肢,然后再砍掉頭顱。
  又或者再切去了四肢后,任由士兵哀嚎而亡。
  不過,和被剝去了皮膚,敲開了天靈蓋,吸食腦髓而亡的士兵相比較,那已經算是慈悲了。
  因為,這些士兵是在還活著的時候,敲開天靈蓋,然后掏出了腦髓。
  秦然看著這些士兵失去了皮膚和一些肌肉后,碩大的眼眶內,順帶被抽動的雙眼,完全可以想象當時的他們承受了怎么樣的痛苦
  行走在這些士兵尸體中間,秦然一一檢查著。
  而隨行的人中,除去葛瑞克里緊跟在秦然身后外,剩余的人都是在臉色一變后,紛紛嘔吐起來。
  少校瓦倫沒有嘔吐。
  但情況更加的糟糕。
  “是那個!”
  “那個又來了!”
  瓦倫神魂落魄般的喃喃自語著。
  隨著這樣充滿恐懼的低語,絲絲異樣的能量開始從哨所深處彌漫而來。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