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新的一個月了求保底

被制服的士兵,根本沒有顧忌匕首的鋒銳,任由匕首將自己的脖頸割開后,整個人撲向了瓦倫。
  “閣下,小心!”
  突然的變故讓所有人大驚。
  瓦倫的副官大呼出聲。
  懷利更是再次追趕,手中的匕首連連揮出,在士兵的后背帶起了一道又一道的傷痕。
  可是,完全的沒用。
  那個士兵仿佛完全失去了痛覺一般,依舊是撲向了瓦倫。
  眾人焦急的看著那個后背全是傷口,喉嚨被割開,越顯猙獰的士兵距離瓦倫越來越近。
  嗖!
  又是一支箭矢破空而來。
  布魯的箭矢準準的射在了這個士兵的.胸.口,并且,穿.胸而過。
  不過,就與脖頸上的傷口一樣。
  胸口的致命傷也沒有讓這個士兵死去。
  相反,對方在疼痛的刺激下連連大吼。
  濃密的毛發開始從四肢生出,人類的爪子變成了狼類的爪子。
  尖銳而又鋒利。
  “狼瘟?!”
  瓦倫看到這樣的變化,心底一沉。
  做為燃燒黎明的少校,瓦倫很清楚最近燃燒黎明發生了什么,甚至,一些行動他還參與其中。
  因此,瓦倫知道這個時候,無法再靠別人了。
  只能靠自己。
  呼!
  瓦倫深吸了口氣,那凸出的小肚腩略微收回,雙拳緊握后,粗壯的雙臂上肌肉虬結而起,讓眼前這個大胡子中年人多出了一分孔武有力的感覺。
  可還沒等瓦倫出拳,斯納克就擋在了瓦倫的面前。
  ‘雙劍士’一臉冷傲的看著撲來的半人半狼的怪物,似緩實快的抽出了腰間的長劍。
  兩把長劍閃爍的寒芒與‘雙劍士’此刻臉上的冷傲相得益彰,讓‘雙劍士’呈現出一種別樣的氣勢。
  即使是‘雙劍士’的伙伴布魯、懷利都看著一愣。
  他們從未見過這個模樣的‘雙劍士’。
  更加不用說是周圍的人了。
  此刻,周圍的人都用一種期待的眼神看著‘雙劍士’。
  他們想要看到‘雙劍士’是怎么干掉那個半人半狼的怪物。
  “嘿,都被我認真的模樣驚呆了吧?”
  “早就說過了,這里只有我一個是靠譜的!”
  感受著眾人的目光,‘雙劍士’美滋滋的想著,但動作卻不慢,‘雙劍士’打算干凈利落的干掉眼前的怪物。
  不過,就在‘雙劍士’要揮出交叉的雙劍時,他眼前一道黑影閃過。
  陽光下的鴉羽披風,因為身形的移動而帶起了獵獵破空聲。
  然后……
  那怪物被踢飛了。
  一陣骨頭折斷、肌肉撕裂的響聲中,被狼瘟感染的士兵,在半空中就沒有了氣息。
  或許沒有了普通人認為的致命要害,也沒有了大部分的痛覺,甚至力量、速度大增,但半人半狼的怪物們依舊有著一個極限。
  如同秦然這種一擊之下,幾乎摧毀全身的勁道,它們根本無法抵抗。
  看著倒地斃命的怪物,圍觀的人群一靜。
  接著,就是大聲的歡呼。
  “2567大人萬勝!”
  “2567大人萬勝!”
  ……
  歡呼聲震耳欲聾。
  但‘雙劍士’卻呆呆的站在原地,好似丟失了靈魂一樣。
  “不該是我出手的嗎?”
  “不該是我用最帥的姿勢解決它的嗎?”
  斯納克喃喃自語著。
  從房頂上躍下的布魯眉頭一皺,看著這樣的伙伴,他認為他有必要安慰斯納克。
  同樣的,走過來的懷利也是這樣想的。
  “戰士的榮譽不止是眼前的歡呼,還有內心的沉重。”
  “戰士的勛章不止是身上的傷疤,還有內心的堅韌。”
  兩人幾乎不分先后的說道。
  可聽到伙伴安慰的斯納克卻越發的意志消沉了。
  “我才不要傷疤!”
  “我才不要沉重!”
  “我才不要堅韌!”
  “我就想要歡呼!”
  “果然,我就不該離開黎明之都的,如果不離開黎明之都,我就不會和你們組隊,不和你們組隊,我就還是那個名震黎明之都、受到大家歡迎的劍客……”
  意志消沉的斯納克就這么拖著雙劍走到了墻角,蹲在那里不停的自語著。
  面對著伙伴的模樣,早已習慣的布魯、懷利絲毫沒有意外,繼續用自己的方式安慰著斯納克。
  “別沮喪,斯納克。”
  “剛剛所有人都在注意著2567大人,沒有人注意你的。”
  “你不用擔心自己這副模樣被看到。”
  “是啊。”
  “不論是狼狽,還是尷尬,都沒有人看到。”
  “你還是你,那個有名的‘雙劍士’斯納克。”
  接連不斷的勸慰聲在斯納克耳邊出現。
  “呵呵。”
  “我是蘑菇、我是蘑菇、我是蘑菇……”
  斯納克咧嘴一笑,習慣性的開始自我放飛了。
  而就如同布魯所說的,沒有人注意這里。
  在秦然出現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秦然身上。
  雖然只是短短的三天,但秦然在碎石鎮早已成為了傳奇。
  面對傳奇,每一個人都有著好奇。
  當然了,介于傳奇中的‘戰績’,每個人都保持著克制。
  畢竟,所有人都知道燃燒家族的人不是好好先生。
  “感謝您的出手相助。”
  瓦倫面帶感激的看著秦然。
  雖然已經下定決心了,但瓦倫可是知道徒手、沒穿盔甲的自己對上那個怪物的勝算有幾成,就算是勝利,最終也就是慘勝。
  因此,這樣的感激,是真誠的。
  “不客氣。”
  “你是燃燒黎明的特使?”
  秦然搖了搖頭,徑直問道。
  想要進一步確認情況的他不在乎對方的感激。
  “是的。”
  “非常榮幸能夠見到您,2567治安官閣下。”
  只要不是聾子,在剛剛的歡呼聲中,都應該知道了眼前秦然的身份,瓦倫自然不例外。
  這位燃燒黎明的少校先是行了一個軍禮,然后,以十分感嘆的語氣說道:“之前艾思芬妮特使向我們保證2567閣下您可以幫助我們治療狼瘟時,我們還是有著顧慮的,但是剛剛的一幕,卻在向我們表示,艾思芬妮特使說的都是真的。”
  “這真是太好了!”
  “那些家伙們有救了!”
  說著說著瓦倫的雙眼就紅了。
  秦然敢肯定,假如不是周圍人太多的話,這個一臉大胡子,挺著肚腩的中年男人就能哭出來。
  但這個時候的秦然可不會安慰對方,他更關心對方的話語中的內容。
  “你說什么?”
  “治療狼瘟?”
  為了確認,秦然再次問道。
  “嗯。”
  瓦倫點了點頭,然后,壓低了聲音,以只有兩人能夠聽到的話語說道:“艾思芬妮特使說,皇室知道了至高之路發生的一切,才會派出她和您來到這里,一明一暗的調查一切,并且治療那些被狼瘟感染的人!”
  “她是明面上的特使負責吸引敵人們的注意力,而您是暗中的那個,既負責暗中的調查,又負責治療狼瘟!”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