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10 爆頭

子彈擊打在坍塌的墻壁、腐爛的木頭上。頓時,磚頭碎裂、木屑橫飛。
  而早在開槍后,秦然就一個側撲翻滾,離開了原本所在的位置。
  秦然感謝柯琳的教導,如果沒有技能【躲閃】的話,他這個時候必然被這一陣槍火壓在了那堵坍塌的墻后。
  砰砰砰!
  槍聲還在繼續著。
  顯然,之前秦然的一槍,讓對方成為了驚弓之鳥,恨不得就這樣隔著墻將秦然打死。
  不過,先不說【M1905】的子彈能否打穿水泥墻壁,就算是打穿了,早已經不在原本位置上的秦然,也是注定讓對方失望的。
  呼!
  靠在墻壁上,秦然深呼吸著,他握緊了手中的【M1905】,等待著機會。
  之前的一槍,并不是秦然需要的機會。
  事實上,如果不是對方發現了不對勁的話,秦然會繼續利用【潛行(基礎)】與【冷兵器(匕首)(基礎)】的配合來收割剩余的目標,絕不是開槍。
  就如同,秦然自己預料的那樣。
  他的槍法并不好!
  哪怕和目標距離不足十米,也無法準確的擊中目標的要害。
  【射擊:造成對手50點生命傷害,對手擁有防具,免疫45點傷害,實際造成傷害5點……】
  看著戰斗記錄,秦然只有搖了搖頭。
  如果能夠擊中對方沒有防彈衣保護的頭部,這個時候,對方早已經死亡了。
  而不是像此刻一般,對方還剩余兩個!
  不過,同樣的,秦然一方也有著兩個人!
  砰!
  一聲突兀的槍聲,夾雜在連續的射擊聲中,是那樣的刺耳。
  “啊!我的腿!我的腿!”
  之后持槍暴徒的慘叫聲,更是無比的清晰。
  柯琳!
  在戰斗開始后,就一直藏起來關注全場的柯琳出手了。
  按照秦然與柯琳兩人制定的計劃,秦然是主攻手,只有當秦然陷入到包圍或者被對方的槍火壓制后,她才會出手,為秦然創造逃脫或者反擊的機會。
  眼前發生的一切,都證明了柯琳做的很不錯。
  沒有猶豫的,秦然在陰影中抬起了手中的【M1905】!
  砰、砰!
  一連兩槍。
  雖然有著柯琳給創造機會,但是結果卻并不怎么樣。
  第一槍依舊射擊在了對方防彈衣覆蓋的區域,而第二槍則是徑直的脫靶了。
  “該死!”
  秦然心中低罵了一句,再次迅速的移動起來。
  因為,他已經看到了,那個被他瞄準,卻在第二槍脫靶的持槍暴徒舉起了槍。
  “菜鳥!用槍的菜鳥!哈哈哈!”
  ‘豺狼’胡克忍不住的獰笑出聲。
  一開始屬下無聲無息的死亡,著實讓他嚇了一跳,讓他以為是碰到了什么狠人,甚至,產生了慌亂的情緒。
  而之后,突如其來的一槍,讓自己僅存的屬下中槍倒地,更是讓這份慌亂變得越發濃烈起來。
  最終,演化成了絕望!
  ‘豺狼’胡克已經從心底產生了自己要死的想法。
  以至于面對又一次的襲擊,‘豺狼’胡克完全的呆愣站在原地等死了!
  不過,隨著眼前家伙的兩槍,‘豺狼’胡克卻是放下了心。
  眼前的家伙哪里是什么狠人,只是一個菜鳥而已!
  至少,是用槍的菜鳥!
  距離不足十米,射擊完全無法移動的物體,都能夠脫靶的家伙,不是菜鳥是什么?
  只要不被對方近身,他就可以完虐對方!
  簡單的說,以對方當做突破口的話,他就不用死了!
  至于另外一個射擊的家伙?
  看著身旁抱著小腿的手下,‘豺狼’胡克明智的沒有選擇對方當做對手,有著一個菜鳥做為突破口,他不選擇的話,那才是傻子。
  ‘豺狼’胡克小心的避讓開柯琳的射擊角度,對著還在呻吟的手下喊道:“去,把前邊的那個家伙引出來!”
  說著,手中的槍口就對準了那個受傷的手下。
  “頭領,你不能夠這么做!”
  持槍暴徒低吼著,然后,也舉起了手中的槍。
  不過,這讓‘豺狼’胡克譏諷的一笑。
  “你的槍里還有子彈嗎?”
  胡克冷冷的問道。
  持槍暴徒一愣。
  之前陷入到慌亂中的持槍暴徒,在遭遇到襲擊后,徹底的亂了神,完全沒有顧忌是否看到了目標,就是一陣的射擊。
  因此,他根本沒有計算自己的子彈消耗。
  汗水從持槍暴徒的額頭上溢出,但是,他并不打算就這樣的去做誘餌。
  “頭領你的子彈也沒有了吧?”
  持槍暴徒強笑著說道。
  “看來,你還是不了解我為什么是頭領,而你只是老大的一個普通手下!”
  胡克說著就從一邊的口袋,掏出了一個裝滿子彈的彈夾,道:“看到了嗎?我每次出來,‘禿鷲’老大都會特意給我多準備兩個彈夾……為的就是應付眼前突發的局面!快點!不然的話,我不介意親手解決你!”
  胡克不耐煩的再次舉起了槍口。
  持槍暴徒相信,他只要不出去的話,胡克肯定會開槍。
  對方的心狠手辣,早已經深入人心了。
  猶豫了一下,持槍暴徒最終選擇了妥協。
  畢竟,他出去的話,以對面射擊菜鳥的水平不一定死,而留在這里,肯定是死定了!
  要知道,胡可能夠成為‘禿鷲’的左膀右臂,那手不錯的槍術可是有著相當分量的。
  一咬牙,持槍暴徒爬出了掩體。
  陰影中,秦然看著眼前的一幕,幾乎是瞬間就明白了對方的打算。
  之前,對方那沒有掩飾的聲音,脫口而出的‘菜鳥’評價,秦然可是聽得一清二楚的。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當他再次抬槍射擊的時候,對方那個完好無損的持槍暴徒一定會沖出來,朝他這個射擊菜鳥射擊。
  而他則只有兩個選擇。
  第一,躲避!
  第二,與對方硬拼!
  如果選擇前者,對方很有可能逃脫!
  而選擇了后者?
  以他之前表現出的槍術來看。
  他是必死無疑的!
  不過,秦然依舊選擇了后者。
  如果這里是現實的話,秦然是萬萬不會選擇后者的!
  但是,這是在游戲中!
  哪怕這個游戲再真實,可游戲就是游戲,一些設定并不會因為游戲的真實而做出改變!
  例如:新手副本給予玩家的‘福利’!
  在新手副本里,只要有效的觸發三次,就能夠獲得相應的技能!
  之前,秦然就做出了這樣的猜測。
  并且有著極大的把握!
  而現在,他已經以槍械經行了兩次有效攻擊。
  只需要再有一次,他就可以獲得相應的技能!
  到了那個時候,與對方的射擊,他必然可以獲得勝利。
  秦然有著這樣的自信!
  因為,對方雖然表現出了對于槍械的熟悉,但是這樣的熟悉,絕對不可能達到游戲技能的水準!
  不然的話,面對著對方之前的射擊,他早已經死了!
  呼!
  深深的吸了口氣,調整著狀態的秦然抬起了手中的【M1905】,瞇著眼瞄準著那爬行著的持槍暴徒。
  砰!
  槍響了。
  子彈狠狠的撞擊在了對方的防彈衣上,沖擊力讓爬行的對方徑直的一個翻滾。
  看到這一幕的‘豺狼’胡克從掩體后站了起來,他的槍口瞄向了站在陰影中的秦然,而秦然沒有躲閃,手中的【M1905】同時對準了‘豺狼’胡克。
  看到這一幕的‘豺狼’胡克簡直要欣喜的笑出聲來。
  一切比他想的還要簡單!
  對方遠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愚蠢!
  在‘豺狼’胡克原本的想法中,對方在發現他的時候,一定會縮回掩體內的,但是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打算和他硬拼!
  “明明只是一個射擊菜鳥,竟然敢和我硬拼槍術!”
  頓時,‘豺狼’胡克獰笑了起來。
  本來只是打算逃走的‘豺狼’胡克,并不介意順帶收割秦然的小命。
  要知道,他帶出來的手下,幾乎是死傷殆盡,如果沒有一個說法的話,回到了巢穴,也無法向‘禿鷲’交代。
  想到了‘禿鷲’的嚴酷的手段,‘豺狼’胡克就不由的打了個冷顫。
  事實上,‘豺狼’胡克已經想到了逃走后,直接去其它的區域,遠離‘禿鷲’!
  以他手中的槍械,即使無法混得如同在巢穴般如意,但也能夠硬挨下去。
  但誰想到,秦然竟然撞到了他的槍口上。
  “干掉了其中的一個家伙,‘禿鷲’老大就算是生氣,也不會太過怪罪我了!”
  想到這,‘豺狼’胡克心中一陣火熱,如果可以的話,他絕對不想要離開巢穴那個美好的地方。
  “去死吧!”
  ‘豺狼’胡克的手指就要扣動扳機
  砰!
  但是,秦然卻是搶先一步扣動了扳機。
  “對方就是一個射擊的菜鳥!”
  ‘豺狼’胡克嚇了一跳,不過,他馬上這樣的安慰自己。
  接著,‘豺狼’胡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因為,他的頭顱就如同爆炸的西瓜般,碎裂開來